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禾城日记(三首) (阅读2989次)



●我没有去安慰那个清洁工


我没有去安慰那个打了个趔趄的清洁工,
他与我没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唯有街道
与我心心相印。且去参观一下
他打扫出来的这条街道:
玫瑰花叶还粘附于水泥上,
郁金香的花瓣还紧贴于被雨淋湿的白纸——
我不知道他的妻子是否需要这些,
他没有向我递来一个眼神,所以
我也无法向他递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就这样,他兀自清扫着他的街道,
我兀自看着。我没有去安慰他帚下的一切——
玫瑰花叶和郁金香花瓣都喝着雨,
喝得发醉。我不忍它们醉,就只好
背上这一天阴沉的天气,
沿着这位清洁工打扫过的路
去做了一次简单的旅行——
天空之中,阳光没有,寒冷也没有。

(写于2007年1月21日 海盐)




●雨又把我的兴高采烈打断


雨又把我的兴高采烈打断。
它把朝霞带走,藏到自己的被窝里;
它把盲道留给我,让我不停地在上面走。

我马不停蹄,气喘吁吁——
此后,我给予雨最大的理解就是不理解,
它余留的冬天没有温暖。

雨中,大片被浸泡的香樟树
紧挨着停靠街头的婚礼车,注视
那些神经衰弱、心律不齐的观众们。
它们看到:新娘正站在他们中间——

冬天的新娘雪白雪白的,身边的新郎
一声咳嗽,骤然
将香樟树的兴高采烈打断。

(写于2007年1月21日 海盐)



●禾城日记


这一天,我又被潮湿控制,
午间,我看见昨晚微弱的呼吸
如今天的雨。这一场想入非非的雨
让冬天不像冬天——那条去往快乐的路上
一路翠绿,仿佛春天从不曾消失。

我索性坐到运河的河埠头,去看
古色古香的村庄,以及我的麻雀。
秀城桥说了句梦话,吓得鸳鸯湖
一下倒在了我的怀中——

我的怀是那么虚弱,那么轻,
我听见湖水的啼叫,那些蓄积在湖底的淤泥
此时被船桨搅起——浑浊不清。而我
能从水中照出自己的潮湿——
今天,我是那么幸福的一个人。

(写于2007年1月20日 海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