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们都谈起了故乡 (阅读3112次)



我们都谈起了故乡

三个流浪汉
在小镇最偏僻的一角
喝着土制的白干
冬天的风
卷起满地黄沙
“在我的故乡
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灰尘”
是啊,他的家,在日喀则
除了那条美丽的河
就是牛羊满山坡
“但在我们那
冬天不可能这么冷”
没有这么冷的冬天
是在南方。天蓝蓝的
会俯下身子扶起一棵被一块石头压伤的草

天暗了
裹了一件破棉絮的老板娘点起酥油灯
外面野茫茫一片  我的沉默
如桌上酥油灯的火焰一样寂静
三年了  我一直把故乡背在肩上
可此刻  它哪里去了
2002.08.25

乡野的风

乡野的风就是一个没牙的老头
爱找人聊天
它一路吹着蒲公英
在傍晚的村庄前
慢下脚步

它慢下来
却没有慢下自己的心跳
它带来满地月光
它知道它要找的老太
就在这个村子里

乡野的风
已经越过了那么多的乡野
它撒了一把春天的种籽
夹了一朵早开的花
但它不知道
该对它的老太
说些什么

它什么也不会说
就只知道站在村外
看着灯火一盏盏熄灭
             2002.11.13

穿花衣裳的野菊

路边的一朵野菊
穿着花衣裳
它急着想把自己嫁掉
晚风吹过
它就脱掉一身衣裳
有人来
它就尽量挺起胸脯

它的胸脯
是九月的草坡
在向阳的那一面
接受阳光挑战

善良的人们啊
你知道野菊穿上花衣裳
是想把秋天
藏在冬天的内心
         2002.11.14

如果野花是我的呢喃

如果秋天是野花的故乡
如果野花是我的呢喃
一朵朵,不会轻易开放
一句句,不会轻易说出

只有那么野的花才称为野花
在路旁,使劲地开
使劲地攥住行人的脚步
行人太快了,就攥住脚步声
攥住南飞的鸟孤单的影子

我的呢喃是朝着山坡说的
朝着大海说的。朝着你的耳朵
缓缓说的。它那么野
野得你的心快要开成一朵花

如果秋天是靠不住的
它就一脚踢开野花。如果
野花靠不住的。它就
不是我的呢喃
我的呢喃,整个秋天
它都在你耳边
         2002.11.25

每天,沿着村子走一遍

斜阳真的有点斜了
几乎斜到村口的井里去
看见风一阵一阵地停下歇脚
鸟一群一群地飞回来
我就沿着村子走上一遍
我绕着村子走
像走在一只空空的水桶边缘
村子里没有人,这么大的巢
我一个人守着
像守着春天,守着一只蛋
等秋风吹起,枯叶落下
一只鸟从村子里飞出
            2002.12.05
一块地

向乡下最穷的老汉
购一块地。给他两块地的价钱
他把漂亮的女儿许给我
我都不要
我要他做的那一圈篱笆
围在地的四周
自己照看这一块地。卷着衣管
干喜欢的活
让老汉的女儿做下手
收成了,送她几棵白菜
年景不好,就让她读我的诗
闲着也是闲着
我喝她泡来的山水茶
和她聊些脸红的玩笑
把她的芳心打动
但我不娶她
我只守着这一块地过冬
            2002.12.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