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6诗选16首 (阅读4342次)



《怀念记忆里的一场雨》

我在你清清的歌中沐浴着美。
那时我在山中,周身绿意汹涌。
难得一见的宁静,诸多名利不想去占有。

你的歌像鸟儿倏忽飞走,留下一串湿漉漉足印,
淡蓝高远的天空。
思考和愤怒能改变什么?
你不告诉我,我也不再苦苦质询。

一个人离去,什么也不带走,
只在一些人的怀念里闪烁几分钟。
我还忧伤什么?我还放不下什么?
自己给自己找点儿快乐,
上苍给你的就这么多!
2006/6/7


《丙戌初冬,阳光明媚,访老杨历山别院》


生命中多的是拥挤、无聊和匍匐。
韶华渐老,欲望弥新,不在宫中,亦多樊笼,
浓得化不开的孤独烦忧。

丙戌初冬,阳光明媚,呼朋唤友,驱车上历山,
那里建有你小小庭院,使得这山
骤然亲切,如梦中野鸟,声声鸣唤。

蛇行公路蜿蜒而上,几户农家散落林间。
层林浸染,满目寂静,古朴而质感。
天空仿若大圆盘,端上一场盛宴。

且宰羊,它食的是未被污染的青草和露水。
且奔跑,大口吸入这不用钱买的无价之宝。
且登山,出一身热汗远远赛过桑拿万千。

阳光大面积来临,因为空旷而温暖、清新。
倘有兴趣,搬出八仙桌、五六条凳,点出一百零八将,
在这海拔六百米的山上大战一回。

八块羊肉,二碗萝卜骨头汤,一碗米饭,
我已几年没有吃得这么香甜?!
悠闲是生命的加油站,让耳边白发,重新乌黑。

看儿女田间跳跃,听群峰沉默无言,
你可以醉卧其间,数天上星星,寄林间明月,
恍若此间非人间!
2006/12/27



《冬日公园,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


阳光洒下薄薄的金黄。
冬日公园里花朵叽叽喳喳。
我读着米沃什的诗,
间或向四周瞧一瞧。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破旧的衣裳
像一头瘸腿的狼,一步一个阴影。
他的手上是卧着几个钢蹦儿的瓷碗,
在一个个年轻的父母面前巡游。

有人摇头,是冷漠?不屑?
大家都活得不轻松,也许昨晚刚刚遭遇不同的烦忧。
有人摸出一个硬币,随即看向远处,
老人鞠躬着,慢慢走向另一人。

他有手有脚,并不残废,
为何把自己看轻,腰身和语言大面积弯曲?
我们财税宿舍的清洁工,同样刻满岁月的刀痕,
此刻正在自家屋檐下,享受这冬日的温暖和寂静。

内心的柔软部分,让我离开时
一次次把老人的身影找寻。
他仍然重复着刚才的工作,像钟表一丝不苟,
似乎永无休止,时间也无法堵截。
2006/12/18



《经过明媚的一天》

经过明媚的一天,日子重新阴郁,
是我把美好挥霍掉了。
不让一些事来占有我。
读几首好诗。
听几首老歌。
在偶尔的间隙中不由自主地想起美——
那永恒欲望的熬煎。
当孤独不可避免地来袭,
我又想起那帮牌友——
把黑夜当作白天的桌上的战争,
枕戈、长啸。
即使过后,
仍然是一片虚空,
甚至不再认清自己。
2006/12/8



《十二月六日》


半月不见的阳光,仿佛情人的召唤,
呆在家里简直是懦夫的羞耻。
昨晚打牌晚了,凌晨二点回来,还看亚运赛事。
中国金牌拿得太多,应该不好意思。
上午姚明在NBA的表现也出乎意料爽歪歪。
泡温泉,舒泰像抚摸一样汩汩冒出来。
这个时候特别适宜阅读卡瓦菲斯,
找到恰当的语感,写下这首诗,
就要到办公室去。
虽然这些天年休,也要处理
一些单位上的事。
再到报社送二首诗,
到幼儿园接小女,
她缠着我去挑蛋糕已尽了好几次。
与她逛一会书店,与妻一道回家,
一路享受这冬日的阳光。
2006/12/6



《远方在遥远,我一直在路上》


每次见面他们总想得到我的诗集,
还说为我发在报上的一组诗争论不休。
想深入我的心,这个跟他们干着相同工作的人,
思想和情感指向了何处?
(我们是财税人,好象与文学不搭边的领域,
多的是数字与经济)。
我感觉得到,他们的敬意
并非出于怜悯和好奇。
这充满了意义。
就为这我也要把写诗持续,
无关掌声和荣誉。

远方在遥远,我一直在路上
看到鲜花、白雪、冰凌和荆棘。
会有圆月把清辉洒下,美和爱情
在梦中。
我的果实,在一次次
似乎无可拯救中来临。
2006/12/16




《向美而生》


谁能一直爱着谁?

是我,爱着一个人的影子

时间寂静,风月无边

到处都是记不住的脸
你不一样,你是我宗教的圣洁

美丽总带着甩不开的流言

你看不见
我心里厚厚的一场又一场雪

偶尔想起我?

我泪滂沱
2006.11.7



《惆怅之诗》


三三两两的雨
黑夜寂寞安慰
像你慵懒抚摸
我有如莲惆怅
微漾无眠湖面

昨天还在北疆看雪
今天忍受江南闷热
万水千山转眼飞越
只因有你在心里边
飞得再远也会疲倦
2006/9/2



《中年之诗》



随意风流
留不下宝贝

遍地虚伪
日渐生锈

人到中年
有过爱吗

怅望星空
一地烟头

何处有新鲜
纯洁的感动?
多是交换留下的后遗症。

信任越来越少
减到自身的冷

终于明白
艺术源于幻想
和安慰

来!来!来!
且饮一杯
小酌当醉
2006/8/5



《命运安排了必须的错误》



谁没有一本
伤心的账薄?
又有多少
能一笔抹去?

天真死于愤怒
纯洁被伤口掩埋
沉默是更多的表达
即使火焰成了冰
也要独自咽下

就这样
慢慢变冷吧
2006/7/27




《太多的寂寞和愤怒让我疲倦》



上班、下班、接孩子
上网、读书、看电视
寂寞结出了青苔
仿佛就是全部的生活

想给心情放个假
掏出电话却拨不出号码
(曾经的朋友都哪里去了?
我想的她也会想我吗?)
一个人在孤寂中越陷越深
这些冰,一点一滴,覆盖了我们!

任何陌生的微笑都需要买单
押上你的名誉、金钱和尊严
太多的寂寞和愤怒让我疲倦
冷眼看这尘世滚滚的追逐
2006/7/4




《梦里栏杆拍遍》


一泡尿惊飞梦美人
虫儿唧唧,嘹亮的寂静
拧亮台灯,看见
陶渊明背着锄把已出了家门
李白酩酊大醉中嘟哝了一声

孤单的醒者
爱恨苦乐一一浮现
昨夜酒浇块垒
那汩汩而出的真话,它的锋利
是否伤了柔软心?
锦水说要“和而不同”
对于文学我还是过于认真

愈夜愈清醒,索性起身
把这城市的栏杆拍遍
只是人们天亮时醒来
从不知晓改变了什么
2006/8/22



《天一阁即兴》

相对于发黄的典藉,我更喜欢院中的树
几百年夕光过去,仍活得苍翠葱茏
相对于鱼群一样的人,我更喜欢独自漫步
唯有寂静才能深入事物的内心
转完天一阁,只用了一个上午
生命短暂,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
2006/4



《岁月沧桑忆爷爷》

“这样没力气怎么行啊!”
爷爷的叹息,满是无奈和对生的向往
肝硬化  胃癌晚期  大口吐血
这样活着,亵渎了爷爷尊严
他无神的眼,早已看不清我们悲泣

仿佛仍在眼前,爷爷离去已三年
冬去春来,日落月升,绿水青山
活着的依然辛苦,时间里艰贞不屈
每当我感到厌倦,就让眼前浮现
爷爷渴望的眼,是多么不愿合上,对世界的最后一瞥!
2006/10/11



《送爷爷上山》



提一盏香碗油灯,送爷爷上山。
爷爷八十岁后的人生,从这里开始
一切辛劳都已放下。
  
来时哭声嘹亮,走时唢呐悠扬
我们的泪,既是伤心怀念,亦有生命轮回的欣慰。
平生第一次下跪,献给远行的爷爷
愿他在另一个世界,比今生活得潇洒。

生死有命,明月高悬。
爷爷安息,我们继续未竟的苦乐年华。
浮生有梦,我会回来,燃一炷香:
你的美德,在我身上,抽枝发芽。
2006



《喀纳斯湖》



禁锢太久的心,亟需一场暴动。
八月,从江南飞北疆,迢遥四小时
绿在变瘦,到胡杨、雪松,嶙峋高耸。
过天山,始潮湿蓬松。

远远避开人群,山水才是自身。
牛马羊群悠悠,闲看日落月升。
一湖碧波荡漾,一万仙女出浴,披神秘纱巾。

睁大眼睛,用这美丽纯净,洗去风尘。
宁静在燃烧
我大梦,不愿起身。
2006.9.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