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李森诗选 (阅读2658次)



纸和笔

李森


   年复一年
   在这个河谷里
田鼠打洞
秧鸡出入
豹子、狐狸
东张西望
桦树皮,竹子
麦秆,谷草
在好事的风中
长成了
造纸原料
它们找到了
镰刀的弯钩
斧头的锋利
拉车的牛马牲口
到达造纸车间
它们找到了
粗糙的手指
便宜的汗水
漂白的药物
终于把原材料
变成了纸
接着
伟大而干净的空白
在刀下切出来
在此之后
无论什么人
都可以弄脏它
历史装饰公司的技术高手
文学情感铺子的骚货
当代艺术烂人
养猪场的政客
人民不断分娩的
杂种和小偷
教育杂货店里的
喜鹊和鹦鹉
都可以弄脏纸张
好听的说法
完全可以最冠冕堂皇
最高屋建瓴
足见江湖险恶
在时代的涂画者中
主教或方丈
我不认识
我熟悉几支小笔杆
其中一支笔杆
是体制的江湖郎中
开了一个
包医时代百病的方子
一夜之间
成了名医
其中另一支笔杆
走路像鸭子
样子像火鸡
时来运转
靠满肚子的黑墨水
打进了体制内部
爬上了山头
掌握了秘密
第三支笔杆
比较憨
他涂抹的画卷
上面不喜欢
又太急于爬上山头去
写作用劲太猛
终吐血而亡

             2003-6-9



旗 帜

李森

一块布,只要用心去剪裁
用心涂上各种颜色,画上各种图案
挂在高处,或者举在前头
再制造出一堆说法,就成了旗帜
英雄的玩法,孩子的游戏,如此简单
可是,朋友啊,简单就是神秘
像黑夜中移动的磷火,制造了鬼
磷火和旗帜,都让人毛骨悚然
有人终其一生,制造旗帜
而有人,则要漂洗旗帜上的颜色和图案
把一块块鲜艳的布,漂洗干净

                      2003-6-3
儿童节

李森


孩子们,赞歌由别人去唱
祖国的喉咙,早就为节日清洗干净
我今天有幸看见
你们的笑容是红色的,就在国旗上
经过辛勤地挖掘,弯腰观察
我又发现,你们的幸福
像地里的土豆一样,装满了箩筐
又是收获未来的时候了
祖国的笑容,人民的土豆
今天过节,让我们把所有的心都集中起来
让我们载歌载舞
赞美我们的食物和理想
赞美牛奶,面包,蔬菜,水果
孩子们,心到这里集合,排队上车
有人要带着你们到远方去
在远方,有一只肥硕的奶
红色的乳头,自上而下
不停地流着甜蜜的乳汁

                   2003,6,1
子 弹

李森


意志从来不会转弯
不知道敌人或靶子
却永远都要射向敌人或靶子
子弹,从被制造出来那天起
就在寻找着一滩血,一堆肉
寻找着一个个黑洞的尽头
黑洞,永远不计其数
像仇恨一样深陷
像革命窝子里的种子
深深地埋藏在祖国的胸怀里
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黑洞
每个人,都是一块泥巴
等到适当的时候
种子就会发芽
我们制造子弹
对子弹充满渴望
我们也被制造,成为子弹
我就是一颗子弹
弹头已经填满了火药
身子已经被金属武装
已经与其他子弹连在一起
放在弹夹里
我们梦寐以求
等待上膛的那一天
等待被射出的那一时刻
不管是英雄还是盗贼
不论是以正义的名义
还是人民的名义
早点把我射出去吧
前方可怜的枪手
早点下令吧
幕后俗气的孬种

           2003,5,31
钟 声

李森


    好不容易,在梦中
    我让天空都挂满了铜钟
    在云朵的背后,不停地敲
    你还是听不见钟声
    天穹之下
    你低着头,弯着腰
    正在草场挤奶
    奶牛都抬起头望着天上
    它们似乎渴望着云层移开
    鱼儿都游出水面
    鹭鸶也降临人间
    你还是听不见
    现在,我就站在你的后面
    你却从来不回头,看上一眼
    我的祖母,追随着你
    我回到草场
    而你的墓木已拱
    你的牛群,已经卷着草场
    翻过山梁,不知去向

             2003-6-13
    
人 民

李森


不是人,而是群众
他们永远在风暴之中
在海枯石烂的岸上集合
然后又退去
他们没有名字
就像满山遍野的石头
不是这一个和那一个
光阴呻吟的低潮,静默
理性的沉沦,永无休止
过了不久,人民这种东西
又被潮水送到岸上
在那里集合
欢呼,痛哭,愤怒
吐出白沫
直到找到了一种说法
又欢天喜地
像潮水般退去
每一次折腾
都只留下了几个人
这几个人才有语言
但不属于人民

      2003,5,29


在北京

李森


在祖国的心脏,人民的心窝里
我遇见了几个诗人
一个是树才,一个是侯马,一个是莫非
树才比较温柔,侯马绵里藏针,莫非义愤填膺
他们的工作刚好符合各自的性格特征
一个是副研究员,一个是团政委,一个是公司职员
三位诗人啊,我心仪已久,见面真不容易
祖国太大,你们住在首都,在心脏
我来自边疆的云南昆明,靠近肛门
我的诗写得不好,但还要请你们多多宣传
诗歌江湖上的事情,你们就多费点心吧
我爱北京天安门,我也爱你们

                         2003,5,27


学院派的博士

李 森

                一

远离学院派,像一只回头看人的公鸡
轻蔑地看一眼——学术殿堂,大屁股的座次
这个会在人们心中闪闪发光的怪物
足以证明,在人们心中发光的东西,
通常都是些赝品,水晶玻璃的富贵荣华

               二

当今的学院派,外表的装饰材料是马赛克
大气浑浊的子宫,怪胎,天之骄子
空心的不锈钢博士,百无一用的学究
一看标签,就知道是刚刚出产
人肉罐头的加工厂,生意越做越大
学术垃圾坑,臭虫,与蟑螂同时扇动翅膀
钻出来,钻出来啦,原来是张龙赵虎王二麻子

               三

混饭吃的假大空理论,像大毛竹的笋子
头尖,皮后,越高大,腹中越空
语言的乌托邦,台上的痞子懵人的游戏
在学术大殿堂里,张龙赵虎们信以为真
他们口若悬河,从来不管洪水滔天
开始出场时,博士们是天之骄子
挤在大殿堂的后排,座次渐渐往前移动
每个骄子都渴望着,尽快移到大屁股的座次

                          2003-6-9


玻璃杯子

李 森


一个透明的玻璃杯子
盛满了泉水,它被制作出来
盛满水,它已经存在
在别人的手中
不像我一样
虽然已握在别人之手
却还没有获得一杯泉水
于是,我有可怜的骄傲
空虚,源于伤感
花花世界,弱水三千
我竟舀不到一瓢
我只有渴望着破碎
可别人小心翼翼
让我闲置
后来,我听窗外的风暴说
大海盛满了水
还是动荡不安
大海渴望水手
去玩游戏,推波助澜
一浪高过一浪
而闲置的玻璃杯
害怕空
只需要一杯泉水

             2003-6-9

枪 手

李 森


枪手的命,就是一把枪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枪手不需要——灵魂这个后台
灵魂,长成什么样啊
有本事,让它像一只灰鼠
从洞中爬出来
枪手不需要——道德这个看家的老奴
道德,像闪光的子弹
服从背后的枪口
无数的枪口,黑透的圆圈
英雄的枪手
无法将这种子弹推上枪膛
枪手不需要——爱情这出旧戏
尽管爱情的玫瑰嘴唇,不能抑制
疯狂的花心,急不可耐
随时都在打开,它的柔软和潮湿
枪手,只服从于一把枪
就像祖国聪明的猪,老朽的牲口
归根结底,服从于一把刀

               2003-6-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