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春天汹涌 (阅读4798次)





    晶莹,以及发自内部的一种收敛的炫丽。盐……城。黄色大海边上用晶亮的白色盐块堆垒的迷宫之城。街道,橱窗,人家黑暗的卧室,尖耸塔楼,优雅浑圆的店堂廊柱,观光的露台,骑马的军人雕塑……在任何一个精致细小的部位,我品尝着神秘之盐。透明的城。方言(圆活、柔野特征)。盐的迷宫。盐的迷宫里,同时漫逸四月油菜和绿麦的化学分子。在这个晶莹的王国(黄海从远处努力拍撼着这个白色王国),夜晚也是光明而且炫丽。特别是春天夜晚中的一个婚礼,尤其显得像一束绚烂的火花,在这个貌似虚幻的世界里熠熠生辉。从结晶的盐(或说是玻璃)的光影里,伴随着一首外国乐曲,新郎和新娘出现在宾客们预先设置好的时间展台上。结实又激动的新郎。红色的新娘则使整个透明的盐城在夜晚八点掠过一道桃色的气韵。酒。五彩荧屏上跳舞的脸和大腿。大海拍撼王国。麦和菜花的味道。扎满丝带和玫瑰的轿车藏着一对新人驶入盐的深处(揣着喜糖、满面油光的客人也已四散)。在白色晶体的另一空间,红色的新娘将会重新呈现。红色……新郎首先面临了吉祥,接下去遭遇的,便是彼此间奉献的、秘密而又消耗体能的……人类美餐。

    无边无际的油菜和绿麦。充斥大海边起伏陆地的油菜和绿麦。四月深夜的大雨覆盖发情植物的国度。浓郁、澎湃、压抑又旺盛四溢,那雨里金黄和翠绿的燃烧呵!他(她)们尽情地拥抱、恣肆、生育数不清的孩子、呼啸合唱,像膏汁的铁水般涌来漾去--这其实是无人能知的秘密(因为发生在人类睡眠的深夜)。花朵和茎叶在雨夜喷吐着香气,在雨水的鞭打之下,发情的海边的土地,像一位心甘情愿的受虐者。
    ……乡村诗人庞余亮蜷睡在城里旅馆的床铺上。午后,疲惫的轻轻鼾声带来凉意。梦呓中他将一件外衣搭在身上。他正在做梦。醒后依然心有余悸:有好多人对他进行追杀。地点我没问,不知是否在他执教的那所几乎被油菜和绿麦淹没的偏僻乡村中学。菜花和麦子充满了他的诗歌(精神)和日常(物质)生活。我感动于他的一个比喻:麦子是男孩,油菜是女孩,他们两小无猜,亲密无间。后来,女孩发育早,油菜便早早地长高了,开花了,最后就--被人提前收割了--出嫁了。所以,五月天空下成熟的麦子总是涌动难以言说的寂寞和忧伤。《菜薹在轻轻喊疼》,这是他新写的小说。一个精神受挫的女大学生被送返她的乡村,在菜花和麦子的平原上,她独自漫游。轻轻地,是这个蜷睡着的乡村诗人在为她,为寂静的春天的土地,喊疼。

    带着菜花和麦子气息的风在下午空荡荡的春天街道上来来回回。硕士教师、英文小说翻译者义海在星期天师专的门口等待我们的到来。(现在他话越来越少,每次见面,总是一个人埋头喝酒,然后脸红红地坐在那儿抽烟--之前孙昕晨这样介绍义海。)校园内部。陈旧教工家舍的某五楼朝南房间外有一狭小阳台,这是义海栽种大蒜、晾晒衣裳的不封闭阳台。有些部位已经驳落,显露水泥围栏内的三两根锈迹钢筋。站在阳台上,下午春天街道上的风(带有菜花和麦子的气息)会温暖地钻入你的袖管和衣领(这种感觉,是普鲁斯特站在巴黎里兹饭店的豪华阳台上所不会有的)。所以,即使入夜,义海也总有片刻会逃离房内的光明,站在凌空的此地,眺望属于他一个人的风景:操场上仍在奔跑踢球的学生;在阶梯教室曾经聆听过他的外国文学课而此时在草坪上亲密漫步的学生情侣;还有,就是闪烁声音和零散灯光的黑暗,以及从黑暗中生出的缈远思绪。白昼的南房间(书房)仍然是零乱而拥挤。西墙被高矮不等的书橱占领,橱内当然爆满(多为70和80年代出版的中外文学书籍。也有搁在橱边的新书,是《傲慢与偏见》,封面印有这样的文字:“简·奥斯汀著,义海译”),橱顶也堆着纸箱,一只是“椰汁酥饼干”纸箱,另一只是“豪华搓式鸿运扇”,里面大概也是书吧。东墙则留有他女儿的幼稚涂鸦。逼挤的空间上部,积满油腻和灰尘的绿色吊扇凝滞在天花板下(它要等到夏天才会复活并转动翅膀)。南窗旧书桌上,摊放他正在阅读的佛学著作(为考苏州大学的比较文学博士而苦读)。后来在书籍堆中的一块红布下发现了他的笔记本电脑(满是经年累月的手的痕迹),速度很慢,但义海用起来似乎随心所欲,他站着给我们表演:用英文急雨般打出了半首卡朋特的《昔日重来》。键盘上起落的手指,像一个个跳舞的精灵。在阳台上进来的春天温暖的风中,这些跳舞的手指,给在场的每一个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结实、闪亮、沉甸甸的……雨。又回到夜雨酣畅的海边土地。近乎疯狂地覆涌、生长着的油菜和绿麦的呼吸,使得深夜大地的胸脯起伏不定。雨,结实、闪亮、沉甸甸的雨,一颗又一颗,亿万密集地聚于空中,想把世界照亮,但是,夜(强大的、无穷无尽的),仍然不动声色地蒙盖了它们。孤单、湿透了的长途汽车在酣雨的、被油菜和绿麦夹挤住的海边乡村公路上继续行驶。这又黑又沉又亮的四月之夜呵!

                                       1999、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