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梵高 黄色的梵高 (阅读3045次)





金黄色的麦田上惊起一群乌鸦
中弹的你鲜血流在地下两眼望着天涯
刺目的阳光合上你疲惫的双眼
阿尔的大地成为你最后永远的家

昏暗的汽灯映着吃土豆人们憔悴的脸
在荷兰阴暗潮湿的屋檐下生命就象豆腐渣
你躲在墙角不发出一点声响
只是细细地将这一切描画

你想把神的旨意带到黑暗的矿井下
太伟大的心灵神灵无法接受他
向日葵呀鸢尾花
在你的身后创下天价

阿尔的吊桥赶快放下
咖啡厅的红色血一样可怕
割下的耳朵洗干净
你说要在星月夜中送给她

奥维尔的小教堂在紫色的空气中昏睡
一把无根的向日葵在黄色的陶瓶中胡乱插
黄色呀黄色太阳的颜色洒满你整个的卧室
窗外的大地上继续生长着疯狂的鸢尾花

一张张扭曲的自画像遮不住一张张痛苦的脸
放风的人们被四面的高墙挡住了视线
一只蝴蝶按照你的意愿想越过高墙
弱小的身躯却终于没能把自由兑现

太阳的烧灼将你送进了疯人院 
加歇医生的高超医术也无力回天
从唐居伊老爹处赊回一管管颜料
已注定你一生的在劫难逃

可怜的西恩情愿重新去街头卖笑
也不愿跟着你活活地忍受煎熬
你用全部的激情画出痛苦
抱住一个风尘中的女子把全部的热血燃烧

得上了性病使你的生命更加富饶
所有的苦日子全是对未来无情的嘲笑
为了那千秋万代的艺术哟
我们不能让艺术家生前过好

黄色,是希望的煎熬
黄色,是痛苦的吉兆

       2000年3月30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