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以我的小名直呼我吧】--读伊朗诗人埃姆朗.萨罗希 (阅读5811次)



【以我的小名直呼我吧】
    
      ----读伊朗诗人埃姆朗.萨罗希




   伊朗诗人埃姆朗.萨罗希的诗歌对于中国的诗歌写作者和诗歌阅读者都是一个陌生的领域,但是这位从十四岁就开始创作和发表诗歌作品的诗人在历来崇尚诗歌,民众对诗歌有着很高热情的伊朗却是位诗歌界的代表性人物。从十四岁开始一直到他最近去世,他的一生几乎都在诗歌的写作和与诗歌有关的各种活动中度过,有趣的是,他并不象我们所熟悉的通过阅读或者是某一个机缘见到了某位著名的诗人,或被某位诗人的作品影响而进入诗歌,埃姆朗?萨罗希除了十四岁那年由于父亲去世而进入写作外,另一个影响了他并使他写作一生的事件竟然是他有一天在德黑兰骑自行车上学,途中自行车漏气,他去修车铺修车,看见修车铺的门墙上写满了诗歌,便问是谁的诗。没想到,修车师傅拉赫曼?内达依说是他自己写的。而通过修车师傅拉赫曼?内达依,萨罗希终于与其他的文学社有了往来,这也是诗歌创作这扇神秘又迷人的大门终于开始正式的向着年轻的埃姆.萨罗希打开。

   有意思的是,埃姆朗.萨罗希最早引起伊朗诗歌界注意,也是他充分发挥才华的是讽刺诗,他写于六十年代的一批诗歌使他逐渐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讽刺诗人,六十年代是一个全球理想主义大爆发,同时也是个激进、反叛、和追逐狂热和“质疑权威”的特别的年代,反抗的浪潮几乎席卷全球,从中国到法国,从华盛顿到伦敦,革命的词语,民众的激奋,过激的运动此起彼伏,这个激扬理想,敢于斗争的动荡年代自然成了一个巨大的诗歌来源,对于居住在伊朗的年轻诗人埃姆朗?萨罗希来说,这应该更象是一种召唤:

<石头和水>

我一下飞了出去
像一块石头跌落水中

淹没的危险
似一个圆圈在我头顶盘旋
我越滑越远

水边
一只青蛙在笑

   “一下子飞出去”,这几乎可以认定为他当年的姿态,毫不犹豫,全身心投入,干脆直接,就象“一块石头跌落水中”。而就在眼前的被“淹没的危险”,他不仅没有在乎,而且还“越滑越远”!水边“一只青蛙在笑”,这时我们看到和感受到的却并不是嘲笑的青蛙,在这里我们看到的反而是那个越滑越远的人发出的对于“青蛙在笑”者的嘲笑。埃姆朗?萨罗希1947年出生,此时他二十多岁,正是意气风发,无所畏惧的大好时光,作为讽刺诗人,他目光敏锐的从许多大家所习以为常的场景中发现意趣,并加以独特的展示和嘲讽,当然有时也是自嘲:

…….
我长了一个可恶的瘤子
我的孩子们
都害怕我
我的熟人们
都来看望年轻的护士
<看望> 1968年

   68年的埃姆朗?萨罗希才21岁,从这诗中显然还透露出他的生动有趣的一面,因为我的熟人们本为看望我,而来后却都去看望了年轻的护士,丢下了我这个长着瘤子的朋友.而”我的孩子们,也都害怕我”,可见当时作者心里的感受,至于这个”瘤子”,到底是他自己所选择的从事诗歌写作还是他当时曾投身到什么热烈的运动中,那就完全是他自己的一种认识,他只是通过此诗表达了一丝些微的遗憾,因为在<雨>中他的表现才更应该是他的本性:

<雨>

一个人走来给我窗户抹上泥
我就等待着雨

毫不妥协,也不畏惧,相信未来:”我就等待着雨”!哪怕你给我涂上更多的烂泥.而在诗歌
《三个场景》中,萨罗希的诗歌才华更是得到了精彩的展示:

《三个场景》

山头上写着:某某万岁

雪落下,给山头戴上面纱

村民们欢呼:雪万岁!

   对于中国的读者,万岁这样的词语实在太熟悉不过,而山头上这样预示着高处的地方再书写着万岁,则更是那个年代里司空见惯的场景,但是,埃姆朗.萨罗希写道:“雪落下,给山头戴上面纱”,而村民们竟然欢呼:“雪万岁”!一首仅仅三行的小诗,竟然蕴涵了这么多深意,
某某伟大的名字万岁,并且还写在山头上,只是自然的一场雪就把他掩盖了,掩盖还不算,村民们还要为这种掩盖欢呼万岁,其间对于那些万岁者的讽刺,实在针砭到了极点。由此我想到当年的一首诗歌:”空气营养最好/请你大量吃饱/只要意志冲天/共产主义来到!”正所谓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声音,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使命,而在诗歌的抒写中,一种直接的表述,通过一些形象来寄托,展示,这些诗歌技术中的运用,使得我们在阅读埃姆朗?萨罗希的诗歌时,并没有感到特别的生疏,没有阅读很多西方诗歌的隔离感,当然这里面他的复杂性也并没有更多的展开,因为”讽刺诗人”那只是他的一个开端,而且讽刺诗歌也不允许有更多的复杂性,它要得就是直接的效果和这效果所产生的一种观念上的共鸣.
   
   70年代以后, 埃姆朗.萨罗希进入伊朗国家广播电视部工作,加入著名诗人纳德尔?纳德尔普尔(1929—2000)主持的“伊朗今日文学”节目组,这个节目拓展了萨罗希的文学视野,使他的诗歌创作进入了一个新阶段。1974年,萨罗希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诗集《在水中哭泣》。1976年,萨罗希发表了长诗《雾中的列车》。1977年又出版了诗集《半路上的车站》。同年,与其他著名作家、诗人、评论家一起在德黑兰歌德学院举办了“文学十夜”活动。这是伊朗文学界的一次盛典,影响深远,载入史册。1979年,萨罗希又出版了诗集《第十七个》。这样,从74年到79年,仅仅五年,他竟然一气出版了四部诗集, 70年代在伊朗诗坛流行着一种“使命诗歌”,这种诗歌的写作者都非常注重诗歌所肩负的社会责任和使命,而这种责任和使命在萨罗希的写作中更是得心应手和天然的唤起了他的激情,这种不息的创作激情使得他在这场诗歌运动中又成为了突出的代表之一,他那充满人性,诙谐而又苦涩的讽刺, 深沉的忧伤,简洁和精确的语言,特别是他诗歌中的关注下层民众的辛酸苦辣,对社会不公正等丑恶现象进行的抨击,使得他竟然被誉为“伊朗诗界的阿凡提”. <树与火焰>一诗就充分体现了他的诙谐和幽默:

树与火焰

树吐出火焰
我家院子发起烧来
风儿激情难耐,呼吸急喘

树孕育了果实
培养出两只石榴
两只成熟的石榴,两只硕大的石榴

石榴
露出羞涩
成了大姑娘,姑娘
1973年

除了讽刺和幽默, 萨罗希的诗歌在这时还开始了一种词语的跳跃性写作,这种充满了中国禅诗和日本俳句式的弹性写作,在70年代的后期在他的诗歌中出现,预示着他的诗歌将走上一条新的道路,这也预示着他后来写作风格的大步改变:

打字机

我的手指
雨点落下
你的名字
长出新芽
1977年

   进入八十年代,萨罗希牵头与11名诗人一起组建了“周二聚会”。诗人们在一起切磋诗艺,纵横论道。这个聚会在世界范围内充满了经济变革的八十年代,竟然持续了11年之久。从中不难看出萨罗希对于诗歌的热爱,以及诗歌对于萨罗希一生的影响和重大的意义.而最为重要的是,这期间,他那作为著名的讽刺诗人的身份开始被他自己所忽略,在诗歌创作中,他也更多的开始关注起诗歌本身的魅力,词语之间的弹性和张力,更为重要的是他开始从社会重大事件的热情中转向了人性的深度,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热爱与呼唤,历史与回忆,以及孤独和泪水:


小名

以叶直呼树
以花直呼春
以光直呼星星
以石直呼山
以爱直呼我绽放的心
以痛直呼爱
以我的小名直呼我吧!
1983年

   这种直呼爱的姿态,一种痛切的直诉,不顾一切的倾吐,特别是在这种几乎直呼的姿态中,诗歌却依然充满了形象,并不因为这种直呼而伤害了诗歌本身的规律和魅力: “以叶直呼树/以花直呼春/以光直呼星星/以石直呼山/以痛直呼爱/以我的小名直呼我吧”.语言简洁,却又充满了力量,形象鲜明却又充满内涵,几乎可以认定,这首小诗在萨罗希的创作中一定占有着不小的地位.也应该是他的代表作品之一.再过几年,又一种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诗歌中:

在雪的尘埃中

我用泪水翻过岁月的一页
雪的尘埃落在各种东西上面
遗忘咀嚼着页片

火睡在柴中
火焰睡在灯笼中
一个男人睡在一节破损车厢的长凳上
在世间的最后一站

一片小院子
有一株石榴树
在我心上

一片小院子
有一口破败的水池
在我眼中

一片小院子
有一个孤独的女人
在我生命中

火车轮子的声音
在铁轨上
缝纫机轱辘的声音
在棉线上

我以泪水翻过岁月
所有的季节都是冬季
1987年

   绝望和遗忘,虚无和希望,破败与新生,死亡和生命,等等这些极其对立的内容和情绪都一并出现在了同一首诗中,我几乎惊讶的看到:萨罗希变的复杂了,中国有句老话叫:四十不惑.而1987年的萨罗希刚好四十岁,谁能想到一位四十岁的诗人,一位一直以来都以讽刺和幽默著称的诗人,一位相信未来的诗人,一位甚至被称之为”阿凡提”的诗人,这时却满面泪水的说: “我以泪水翻过岁月”,并且还充满绝望的宣布:” 所有的季节都是冬季....一片小院子/有一口破败的水池/在我眼中”.而热烈的火焰现在却:”睡在柴中”,它并不燃烧,而已经燃烧起来的火焰却:”睡在灯笼中”这种燃烧的前途更加令人绝望,还不如不燃烧.所以虚无,所以绝望,所以:”一个男人睡在一节破损车厢的长凳上/在世间的最后一站”.已经在世间的最后一站了,还有什么?除了下车,除了离开,还能够留下和再能够做些什么呢?不过苦难的人生总算还有遗忘,总算还有一点生命本身的温馨使得人生终于还能坚持下去:”一片小院子/有一个孤独的女人/在我生命中”……..

   我记得几年前,我们这里曾经有人提出过一个”中年写作”的口号,可惜提出口号和从事这种概念写作的诗人可能是太迷恋于这个口号的词语本身了,以至于至今也未见有太多的作品出来,而综观萨罗希诗歌写作的过程,到了<在雪的尘埃中>一诗时,到真的出现了这种中年写作的气象,他的断层是那么明显,他的意气风发的青年和触目沉郁的中年是那么的相互对立,要是忽然一起拿出他两个阶段的诗歌,一定不会相信这是同一个诗人的诗歌作品.

   终于进入了九十年代, 在很多诗人因无法适应伊斯兰革命之后新的意识形态而停笔不写时, 萨罗希却在读了《一千零一夜》之后,创作灵感喷涌迭发, 这些作品后来在2001年结集出版,名为《一千零一面镜子》。在这部被称之为”萨罗希诗歌创作的颠峰”的诗集中, 萨罗希开始走向了神秘,哲理和信仰. 而这部因《一千零一夜》与伊朗苏非神秘主义传统相撞击而产生的诗集, 使萨罗希终于成为了”伊朗当代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之一”.

一千零一面镜子

我越是逃离
却越是靠近你
我越是背过脸
却越是看见你

我是一座孤岛
处在相思之水里
四面八方
隔绝我通向你

一千零一面镜子
转映着你的容颜

我从你开始
我在你结束
1993年


   如果说萨罗希早年大胆直率的讽刺为他虚无绝望的中年带来了最好的土壤,那么,他中年的绝望和虚无,又恰恰铺设了一条通向哲理,冷静,神秘和信仰的宽阔大道.人生的际遇和难料的反复竟然如此鲜明的体现在了萨罗希的诗歌写作中,这不能不是一面镜子,而牺牲却恰恰又是他新的起点:

似雪

尽管我是寒冬,除了雪一无所有
但我也是与春隔墙相依的芳邻
似雪一般我全身心都渴望着有一天
在花儿的热烈拥抱中献身
2001年

   我不知萨罗希是什么原因去世的,也不知他去世前的环境和周围的人群,但我知道他去世前来到了中国,这就象法国诗人亨利.米肖的一片肯定的羽毛,现在, 伊朗诗人埃姆朗?萨罗希的这片诗歌的羽毛来到了我的面前,如果你刚好看到这里,那么,这片羽毛就被你接了过去.所谓命运,诗人如此,诗歌也就是这样.


2006年12月1日写于杭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