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硕鼠 (阅读4487次)






谷仓里出没着老鼠,细小的尖牙利齿
一副油嘴滑舌的装束;谷仓的上方
有扇小窗,一束细小的光线也能把他们惊扰

它们东躲西藏,还得在阴影下提防
随时劈下的刀俎——这多么不容易
每个时代都为它们编织了罗网

可老鼠就是老鼠,胆小而机灵
(不像豺狼,也不像狐狸精)
一只有经验的老鼠轻易就觅见了洞窟

童年时,我玩过幼鼠,它们细皮嫩肉
模样儿叫人喜欢;可一转眼
幼鼠成精——几只老鼠突然从我家的米缸里蹦出……

滴溜溜的眼睛,仿佛黑夜里的小毛贼
让我把晚饭搁下来,一阵恶心
哗啦一声提到了喉咙口

老鼠经过的地方,死人们
失去了残骸;活人们受罪
仓廪像遇寒的水银滑落,黑屎成堆

整整一生,它们习惯了在幽暗里生活
在禁区里穿行。它们就地取食但从不装扮
因此还不算是假正经

一只老鼠望着人类,它的模样
让人们想起牢房里的嘴脸,但在此之前
它们曾磨牙霍霍,怀着仇恨的驯服

把地下的鼠穴筑成了一个王国
——纵横交错的暗道,串起来
可能与一个污吏的裙网相匹配

唉,必定有一场鼠疫:像战争一样来临
像战争一样——叫人不知所措
因为老鼠和人类将同样长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