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黄河中游的黄土高原(下) (阅读4392次)





■半夜鸡叫

在离龙兴寺不远处的一家宾馆
我们住进了一个打折的“总统套间”
洗澡水找了几趟都没来
暖气只供热到12点
12点以后
我们就掉进了冰窖
妻子合衣睡去
我趴在床的另一边补写日记

电话铃响起
有小姐问要不要按摩
我说不要
电话铃又一次响起
小姐问要不要服务
我说不要
当电话铃第三次响起
我抓起电话
不等她问我就先说
我和我妻子正在做爱
麻烦你不要捣乱
小姐果然不再打电话来了

第二天一早
我们要办的第一件事
就是换一个住处
我们并不是害怕小姐半夜打挠
而是实在享受不了这种
“总统”待遇


■新西厢记

昨天是个冷天
来到西厢已近8点
许多店赶上停电
我和妻子
无可选择地
住进莺莺旅社

旅社半土半洋
兼开着两间澡塘
昏暗的房间
两张床铺并在一起
发污的床单
留有洗不掉的精斑
让人看了就不想上床
上了床也不想宽衣
而内心会更加怀疑
这里会是产生美好爱情之地

睡至半夜
隔壁门响
听声音
是开店的老汉
领来了一对住店的男女
女的向店主要了一壶热水
然后就听见他们上门
然后就是鸡鸣和鸭叫
时而间杂着无法听懂的鸟语

第二天上午10点
他们碰巧
走进了我们吃饭的小店
妻子说
这两个人
昨晚住在我们隔壁
我佯装无意地
反复打量他们
听对话  看举止
怎么都像是一对野鸳鸯


■渭河

今年是全中国的降雨年
渭河流域也随着气候进入雨季
连日的暴雨落在天水落在关中
渭河上空的雨点越下越大
一个白痴站在雨中
他学着领袖的样子

一定要把渭河的事情办好
而另一个站在岸边的侏儒说
今年秋天
渭河的防汛压力很大


■超生歌

抓计划生育的人是收费的
超计划生育的人是缴税的
生  生  生
有钱没钱都要生

没有粮吃是暂时的
没有房住是能活命的
生  生  生
传宗接代继续生

男娃子生下来是自家的
女娃子养大了是人家的
生  生  生
不见儿子不收兵


■函谷关

传说老子写作《道德经》的地方就是函谷关
传说老子最终神秘消逝的地方就是函谷关
传说老子当年是骑青牛由东而来的
而我现在是乘车自西而至

我走向两孔已有300多年历史的老窑
看见80高寿的董来保老人正专注于喝粥
这时我想起老子
想到了著书与喝粥的关系

老子来函谷关留下了《道德经》
之后人就消逝了
我来到函谷关写下了一首《函谷关》
诗朽了而人却留在世上


■仰韶村

仰韶
因发现了仰韶古文化遗址而闻名
如今的仰韶
仍然是河南渑池县的一个小山村
地方政府的旅游开发计划未能如愿
想借助旅游景点做生意的村民
不得不继续以种地为生
沿崖址而建的展廊整日落锁
钥匙拴在村里一个农妇的腰间

展廊里挂着许多考古挖掘时的图片
而实物不多
除了石斧相对完整
其余大都是些古陶残片
管理员杨菊红告诉我
那些有价值的文物都被省里和国家收藏了
剩下这些陶片
归她种地之余进行看管

为了日后能从她手里要到一块陶片
临走时我特意问清了她家的联系电话
号码是:0398•4977699
前往的旅游者可以照此拨打
闲来无事的人最好不要骚扰人家


■羊倌

去陕县观音堂镇的路上
我看见一个
羊倌
靠在高速公路的土坎睡着了
羊们在他周围各自吃草

当我从观音堂镇出来
看见羊群已经吃到了远处
羊倌仍然靠在土坎上睡觉
这次
我看清了他怀抱着鞭子

我想这是一个幸福的人
放牧着幸福的羊群
如果我是其中的一只
也许
会趁他睡着的时候
偷偷溜上高速公路跑掉


■鸟人

农历十二月十一日
芮城发往东吕的一辆空荡荡的中巴车上
一个抽烟的农民
半道上车坐到了我妻子的身旁
妻子因风寒而感冒
又被烟雾呛得咳嗽
于是劝他不要抽烟
这个土包子像没听见一样
目光上扬  继续吞云吐雾
用乡村泼皮的方式
故意向他眼里的城里人示威

妻子忍了又忍
再次劝他的时候
终于把他惹怒
他吼道:“这是公共场所
你闻不惯就不要到这里来”
我刚想插话
他口中便喷出一串:“你想咋?你想咋?”
气势汹汹像是要动拳头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
见过茅屎坑里的石头
知道遇上这种人
有理说不清

不过我一向善于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
马上意识到我这个农村娃变质了
刚才的表现说明
我们离贫下中农越来越疏远了
在中国的乡村
你要与贫下中农团结一致
首先得容忍和接受他们身上的所有劣迹
否则他们就会把你视为阶级敌人
并与你斗争

但事情过去了我还是有些想不通
忍来忍去还是禁不住愤愤地骂道
“天下之大
什么鸟人都有”


■黄河上的几个著名渡口

风陵渡
地处三省交界
位于潼关之东的芮城境内
离秦始皇陵近
离古代风后的陵寝近
如果扯到西安
它还离摄影家侯登科和胡武功近
离小说家贾平凹和陈忠实近
离诗人伊沙和秦巴子近

孟津渡
位于孟津县老城
离九朝古都洛阳近
离诗圣杜甫的巩县瑶湾村近
离铁笔书法家王铎的故居近
离人文鼻祖伏羲的庙宇近
后人治理开发老黄河
它还离小浪底水利枢纽的水库大坝近

柳园口渡
位于开封北郊
不用说自然是离大宋曾经的都城近
也离赵匡胤黄袍加身的陈桥近
离北宋画家张择端
在《清明上河图》中描绘的生活场景近
离我妻子的老家杜良乡的王庄近

孙口渡也叫将军渡
在黄河下游的台前县
台前如今属于濮阳市
我就住在这个城市里
所以孙口渡离我和我的妻子近
离山东也近
这里曾是刘邓大军的渡河处
因为属于下游的悬河河段
所以离洪涝灾荒也近


■腊月十六日过盘西村

农历腊月十六日
我和妻子乘车
路过灵宝故县镇的盘西村
正巧遇上赶集
便中途下车
去拍摄民俗照片
后来天空落下了零星的小雨
北方冬日里的小雨
落进了傍晚
商贩纷纷收摊
刚才还热闹的集市
转眼变得清冷
我们拍完最后一个行人的背影
小街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
我们来到街口
在两个人的车站等车
天黑的时候
搭上了一辆过路的汽车
赶往灵宝县城


■老皇历

2003年12月31日这天
我先后走过了
山西的绛县、闻喜、运城和平陆
到处可以看到集市商贩
在兜售各种版本的皇历

皇历上印着各种禁忌
和一年的黄道吉日
教人如何躲灾避难
如何发财、婚配、生子
以及各路神仙每天所在的方位

明天就是2004年了
老皇历将被翻开新年的第一天
小贩们纷纷想抓住最后的时机
打折  降价
甚至半费就能让你买走全新的一年

我不知道在新的一年我能走多远
但是我不会走回头路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了
人们怎么还没走出那本老皇历
不知道在这么新的一个时代
突然流行老皇历
是不是说明社会潮流在复辟

小贩们清楚
从明天开始
晚卖出去一天
老皇历上的日子就会被浪费掉一天
而到年底仍然卖不出去的
就会成为一堆废纸
只能用来给孩子擦屁股


■2004年元旦这天的流水经历

早晨从平陆县城醒来
想起今天是元旦
喝了几口清水继续上路
每人10块钱的车票坐到常乐
途中看见路边几口摆卖的棺材
和一个小型的村集

当地话难懂
我们步行到前村
打听到乔俊婵家里
买了一顶狮头帽
一双布老虎鞋
两样总共花了十块钱

然后又去刘随巧家
买下一副剪纸
是“双喜娃娃”
她家还有一挂祖传的银质胸牌
镂有虎头图案
她想卖1000块钱
而我们只拍了照片
让她有些失望

之后我们再次搭车
来到芮城县的陌南镇
已是下午两点
我们喝了两碗羊汤
老板说优质的价格贵
每碗收了五块钱
这时外面起了大风
我在街边花了一块五
买了三个砂烤饼
李艳吃了一个
我吃了两个

饭后我们找到了艺人刘普旭的家
买了一批民间手工艺品
她是一个聋哑人
被我写进另外一首诗里了
这里就不再啰嗦

这几天行程紧人太累
李艳感冒了有些发烧
我们就想早点赶到芮城
果然在天色很早的时候
我们就到达了芮城县城


■剪纸的大娘张翠凤

自小生活在横水镇的横东村
81岁的张翠凤大娘,字淑贞
据说她前夫是个军人
解放后进京住在八大处
他爱京城娶美人
她留故土守乡村

不知道老人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她女儿董清秀也已经有了儿孙
我们跟着她60岁的女儿来看她的剪纸
她见我们喜欢
就把每样都分出一份送给我们
说是庙上的人让她剪的
过几天村里有个庙会
说到给钱她觉得好笑
“胡剪的嘛  怎么好意思要钱“

她不知道这些剪纸的价值
她不知道她剪刀下出来的是艺术品
“胡剪呢  没事剪着玩呢
随剪随就送人了
谁喜欢就拿回去贴窗花儿”

一个乡村的剪花人
一个开朗乐观的人
81岁她仍然是一个
眼不花  耳不背的健康的人
“剪纸没人喜欢了
所以也不多剪
年青人墙上都改贴明星画了”


■新古城镇

新古城镇
沿街的房子都贴着白色的磁砖
新古城镇
就是那个古城镇
因为修建小浪底水库搬到了这里
原址成了水库的淹没区

新古城镇的居民没有土地
白手起家发展乡镇经济
我和妻子
住进了一家个体旅馆
店主不看身份证
也不要出示结婚证
每人只收费五元
任何一个男人
随便带谁来住都是这个价格
这让我有些担心
半夜有公安以抓堵嫖娼为名
来打搅我们的正常休息

五块钱一人
比我在黄河下游
滩区的车马店里住宿贵多了
那里每床收费两元
晚上还可以
把牲口嚼夜草的声音
当音乐来听


■标语

2003年1月29日
下午
我们驾车去坡头一带拍片
在坡头镇坡头村的南街
也就是
黄河北沿的黄土坡头
崖边
我看见一座小庙
庙门的两侧
是大家都熟悉的
领袖诗词
横批是
“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看上去
至少是三四十年以前
一户革命家庭的门面

接着
我们又去了西滩村
看见一家老屋的后墙
用“文革”期间的白灰写着
“季超纲
年过江
棉超百
猪上纲”
这时
正巧有一个驼背老汉
打这里经过
我就把他和标语
拍成了一幅照片
临走的时候
我们还看见挑水的村民    
用轳辘从井里打水
不知他们忘没忘记
挖这口老井的先人

我们进村的时候
是四点十分
走的时候
还差五分钟不到六点
太阳已经落下去了
天空显得有些灰暗


■果园

喊一声
开饭
一人
过来端走一只碗
吃着溜弯儿去了
只有庞利军
没有走开
他边吃
边说他会开拖拉机
还和我谈起
河滩
以及他家的苹果园
我看见他碗里
是今年新打的麦面


■莲英上轿

上轿之前莲英不出门
要迎亲的人给了钱她才出门
迎亲的人给了钱她也不出门
钱要给够了数她才出门
她说许她的三个愿一个都没兑现
就这么出了门
不是证明她好欺骗
也是说明她不值钱

莲英最终还是出了门
在出门上轿之前
她想起了这是结婚的日子
是大喜的日子
又要面对我的镜头
于是扭过脸去
悄悄把眼泪擦干

我看见莲英上轿
比她们家当初
从小浪底大坝底下
搬到这个移民新村还困难


■过虎牢关

七月二十一日
是我的生日
我要我记住
这个日子
上午九点半左右
我像一阵远来的风
经过荥阳汜水镇的虎牢关
被两只大狗
一黄一黑
追咬了好一阵
直把我追得
在这一带失踪
村庄重归宁静
阳光继续它的懒散
无论虎牢关
有没有记忆
我都在它的历史上
留下了过痕
留下了因我而起的
狗吠


■他们同时定格在那里

这一刻
他们同时站在那里
但我却不能同时把他们说出
我要把他们一个一个地向你介绍
最老的老汉
头戴旧草帽  背有些驼
手里抓着一把刚刚弯腰从地里拔起来的杂草
那壮年的汉子
光着膀子
左手拄着锄把  右手擦汗
还有一个小男孩
显得黑瘦却有一双闪亮的眼
他骑在地边的土埂子上
而那个穿红上衣的女子
则挎着一只奇大的篮子
背过身去却扭过脸来

这一刻他们全停了下来
他们停下手里正干的活儿
全都朝我看
这凝固了的瞬间犹如一张照片
但我却没能把他们作为照片拍摄下来


■在坡头村,乘张书宽的小船去河心滩

知道我们是来游玩的
知道我们见了乡村的一切都觉得稀罕
准备去河心滩犁地的张书宽邀我们上船
“过去看看再送你们回来”
我们便上船跟着过滩里看看

的确是不一样
的确是世外桃源
我心里突然冒出了一首诗的前两句
    耕牛闲在草棚下
    茅屋搭在绿荫间

回来的时候顺流放船
我们在盘算着怎么给人家付钱
哪知道刚送我们到岸
张书宽便挥船返回河心滩干活去了
我心里接着就有了那首诗的后两句
    相逢义气情为重
    桃源人家不识钱
后来我给这首仿古诗起了一个题目
叫作《桃源人家》


■一个农人的一天

早晨6点起来去下地
边干活边想昨天夜里做的一个梦
10点多钟回家
早饭也就是午饭
女人在等他回来一起吃

饭后点上一袋烟去厕所
大便完了烟也就抽完了
走出院门朝村头望了一阵子
没看见什么人进村或出村
便回到屋里接着抽烟
接着前两天的话题和自己的女人拉家常
后来想起了牲口便起身去看
牲口是头母驴
他想该给它配种了
顺便扔给它一把青草
自己也吃晚饭去了
天不黑上炕
睡觉前和女人亲热
听着窗外的母驴嚼草
声音越来越遥远
他梦见的景象与以往的都不相同


■馍店

巩义市站街镇有个馍店
店里专做婚丧所用的“花馍”
具体地点在南街
店主叫王继周,48岁
他老婆叫张月芹,也是48岁
俩人开店已经20多年了
店里的电话是4427651
不信你可以打一个试试
不过外地人应加拨区号0371
打通了以后
你就说地址和电话号码
是丛小桦告诉你的
他们如果忘了我的名字
你就说
就是过年前来你家店里照过相的那个人
他还写了一首诗
为你家馍店做宣传


■快过年了

沿着黄河
我们来到巩义

妻子说
哪有这么傻的人
还有十天就过年了
我们还在外面
调查民俗

我说

咱们现在
就回家过年去


■旧农具

在我看来
是满院子的废物
其实是
满院子的旧农具
农家过日子
没有多余的东西

即使那些已无法再用了的农具
主人也不会轻易丢弃
他让它们靠在墙边
就像老辈人的影子和灵魂
驻守着家园
并影响着后人的生活


■黄河总长

有关专家说
黄河上游
从河源区
到内蒙古托克托县的河口村
全长3472公里

专家说
黄河中游
从河口村
到河南郑州的桃花峪
全长1206公里

专家说
黄河下游
从桃花峪
到入海口
全长786公里

专家说
黄河总长
是以上三个河段相加
总共5464公里
而且
因为海口地区泥沙沉积造地
下游河段还在不断延长
因而黄河的总长
也在不断增长

专家真是聪明
连没有形成的河段
都已经预见到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