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致友人 (阅读3816次)






过去很久,房子后面的蔬菜地早已消失。
这么一个景象,一群共青团员站立着宣誓
白衬衣的衣角被风掀起来,稀少而美丽的花
我们个子不高,身材瘦弱,尖锐的声音很多时候在沉默。    
                                 ————《八三年》
  
                
它们大多被吹倒在地
理想,消除了记忆,事物,名称
脸庞不再出现
生活也远离珍贵

我们漂浮在“超现实”的半空
不落下,也没有成长

一个真实的年代
母亲象雪一样
既温柔又简朴

无法复述发生的事。
语言慢慢地被覆盖
头深深地低下

抒情和梦,紧紧缠绕
每一个白天黑夜
罪像花儿一样开放

没有不一样。我们
终将渐渐地惊醒
并接受那些惩诫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