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绿昼(组诗) (阅读4850次)



县城轮船码头


(迟缓但是准时。黎明混浊呛人
乡镇移动的铁多么坚硬
柔软的,是舷窗外丰满的绿水
是内部置身于新鲜猪粪、乡音、甘蔗渣子和明灭烟头间的温热肉体)

……

谁曾注意过这类日常的沧桑:腐黑的河水近乎干涸
日渐坍塌的驳石,丑陋裸露着
隐凝:早年的杂沓、熟悉的气迹以及一位
抱着生病孩子挤上岸来的乡村妇女的焦急步履……

2000、12、24

怀旧


篮子里的烛火
照见篮子筋骨
编织的灯笼
像一颗亡灵的鲜红心脏
从黄昏漫长河上
一直游走进黑暗故居

2000、12、23改旧作

稻草之梦


少年看见灼亮的花穗之火

黄昏在暮春慢慢倾倒于村庄的低矮烟囱
由黑暗保藏的沉默少年
在微小上升的时间暗焰里
正轻轻,飞离他的生活

2000、12、23改旧作




有的发烫,更多的已经变凉。

那位守夜的内向少年现在何方:曾经贴着冰凌的窗户,
看瘦小父亲,在麦田和河流的中央,
把激烈的窑火映上天空?

恰似一个人的生命,现在的发烫,
更多的已经变凉……

2000、12、21




常见的地点不是在水里
而是厨房,或者冬天的河埠
用钝了的菜刀,仍像
一块锋利的冰
头被手摁住,丰满的躯体绝望挣扭
飞溅,是活着的鳞片
是触目惊心的零乱银饰在喊叫锐痛
--光洁的裸躯!刀
尚未割开柔软肚腹
一腔鲜红恐惧的内脏
尚未,最后呈现

2000、12、25

一月


两株柏树在等候春天
冬天的原野上
(菜地、坟冈、湖水和结冰麦田组成的冬天原野)
两朵深绿的烛火,在寂寞焚烧

柏树的烛火默默坚持
原野内部,熔化的绿膏开始汹涌

2001、1、28

冬夜如此漫长


麦田之上的星群旋转,发亮的星群在干净湛蓝的夜空旋转
睡眠的瓦屋储藏着口粮,多么寂静,多么贫瘠

流坠。是星群聚成的河流,流坠祖宅空空的后窗
……宛若从泥灶内蹦溅出来的粒粒火星
稻草的陈香中,依然没有烫醒酣眠冬麦所梦见的那个蜷缩少年

2000、12、21

熏暗的灯


满屋杂乱新鲜的暮色
由劳动的母亲带回

铁锄重新静立
木门背后,齿上剩留的野泥
还在散发剧烈的菜地的腥涩

昏暗母亲继续忙碌
火焰,蹿起来舔着已经转烫的黑铁锅底
阴影摇晃的灶间
在渐起的热气中显示奇异虚幻

更深地,乡村沉陷暮色的汹涌大海
屋外桑枝间的第一粒蓝星
就要,点燃家中熏暗的灯

2000、12、28

冰凌是美丽的


低矮屋檐的冰凌悬挂很长
它粗巨、寒彻,像漫长的冬天正闪烁冷酷的光
但是,毕竟它还映出了火焰
映出了低矮屋顶下一个卑微家庭自造的些许欢乐
所以,冰凌是美丽的

2000、12、28

春天


火焰无边无际。通过火焰的隧道,
--温柔、宁静,弥漫槐花透明蜜香的火焰隧道,
在风像刀子刮过冰面的冬天夜晚,
沉睡的少年,抵达了想象但是可感的四月春天。

2000、12、27

15岁前的认识史


首先是亲人
其次是夜晚深渊般无尽的黑暗麦田
(一滴两滴凉露,打在
走夜路父亲所背负的儿子的嫩额)
接着要算河流,呼吸在麦田新鲜血管里的白绿河流
然后是泥土的风俗
包括杀猪、红纸春联以及热气腾腾的灶上米糕
最后当然是制陶火焰
那蔓灼至今、焚尽故乡又诞生故乡的一场
刻骨的乡音大火

2000、12、28

屺亭镇上的徐悲鸿故居


分开破旧镇子的水很大
泛黄的河光,漏过花窗的连绵浑浊船声
浸晃,临河的几间矮房

房子寂寞的背后,新嫩腊梅的香气
在驳蚀的壁上蜿蜒爬渗
室内多么幽暗:木头的门闩疏结蛛丝
肖像
就是这个硕大、略微倾斜的纸质肖像
曾经说过和我同样的方言?

(梁椽纵横。墙角落尘的玻璃柜内,
一只磨损的手表早已停止了自己的时间)

轰响奔波过的岁月,现在重又平静、空空荡荡
午后三点钟的镇河对岸
白浆流泻的豆腐坊,依然,是百年一贯的沉默和繁忙

2000、12、25

一月二十八日塘溪晴夜


漆黑天空
古老的银色礼花又一次绽布
灼亮、繁密
不规则的光芒寂静熔烧

它们似乎凝定不动
但午夜醒着的乡村屋顶
分明听到星群的泻落之音
激烈地,如碎冰般
正愈来愈近……

2001、1、28

秘密


灶膛内的稻草火焰渐渐偃息
缓慢变黑的暗红灰烬,微耀
重新恢复平静的熟悉厨宅

铁锅里忍耐的河水终于沸腾、滚烫
冰凉的河水之所以成为滚烫热水
--那偃息了的美丽火焰
已全部隐燃于用铜勺舀起的流泻水中

2001、1、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