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姓氏  (阅读3251次)





用笔在纸上划个记号。早晨或是夜晚
你推门出去。姓氏也出去
你们一块流浪
警察在路口要你的证件
姓氏。某某。你说
那是一个记号。就如在四月的早晨或夜晚
你或城市的哪根发条
共同完成某起事件。想起姓氏
那代表我的一切。你说

偶尔也想起列祖列宗。高峨了帽子来来往往
他们在杨花落尽的三月出游
在四月的溪边寻欢作乐
在五月的花前吟诗作赋
他们搞脏了帽子的缨子,就去
溪水边濯洗。偶尔也冲冲脚
写一篇叫兰亭的文章
最后也署上几个字
当然也有姓氏。然后抛下大杆毛笔
斯文再三。然后回家欣赏女人小脚
或是去酒庐举觞痛饮

偶乐也骂骂最早发明姓氏的那人
想想大家没有名字,在六月的湖上荡舟
七月的水边采藕。
没有人说这是刘氏公子
那是草民冯磊
也没有哪个鸟人对着你大呼一声:
王小三,去把门口的拖把拿来!
大家都没名字
自然少受不少孙子气
大家都只有一个名字做人
或者都不叫人
没有狗日的比尔或克林顿
也没有该死的斯基诺娃
大家都做人该做的事
或都不做人做的事
之后我们说:我们是群裸体
不是张三不是李四不是王二麻子
哈哈,我们他妈的真的自由啦!

  97.4.29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