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三首 (阅读3837次)





七十年代的一副积木



直到我年届四十,它才成为一件珍贵的玩具
从超市出来,我们走在文二路上
说起它,第一次想它的样子

每当我安静下来
它就会出现。今天我驱车前往小和山
和儿子交谈,夜空下,他在我面前低着头

我向你描述着:三角形,长条形,短柱形
一个桥形,一个半圆
半圆是着红色的,象太阳刚刚升起

它总是最后被摆放上去
我喜欢一块一块收起来
放入那个长方形的纸盒


         *


隐含的花蕾




我不是在赞美
一个好听的名字背后是萎靡
寄生以及其他只能收缩的事情

我想说得更明白些
我们要告别从前和梦想

在婚礼上
我们那样交谈
拥抱,亲吻着


            *



雾城斗



在病中我想起《雾城斗》
我是不是在慢慢衰老?
几个地下工作者,在重庆
我没去回忆它讲述了些什么

这一本书
远较周围的玻璃和楼梯真实
我摸着自己微烫的额头
就象在梦境中漂浮

它远胜过许多名著
时光和秘密一起留存在里面
我不知道这些是怎么发生的
也不知道最终它将如何消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