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和另一个我对话(组) J (阅读3702次)



一想起这事我就觉得/好像我就要有什么病祸了——比利·科林斯(Bill Collins)

01
早晨,一打饼干
滑过喉咙:去胃的路还长呢
之后天就黑了。掌上灯
珠宝翡翠喧哗
碰碰这儿,碰碰那儿
杂技团的小丑紧我的鼻子
大地一点一点变红啦
“回家吧!”钢丝颤动着
走钢丝的人不知去向
这时,灯灭了
翡翠闪着绿色的光
我看到无数只狼眼嚎叫
饼干原路返回嘴里
(1998年元月)

02
天放晴。连绵的雨水打湿了我
网狐狸说:猥琐。天上那棵树顷刻倒塌
树下的白狐狸红狐狸蓝狐狸没了家
上路前,他们匍匐,读《圣经》,树叶摇曳
白狐狸扭身,上路
红狐狸顶着树叶发呆
蓝狐狸继续读《圣经》
只有一只鸟儿心不在焉
(1998年春雨绵绵)

03
连绵的雨,网不住我高烧的呓语
窗外的树像一个委屈的孩子
呜咽不停。叶下小鸟的头一起一浮
鸟妈妈衔来小虫,“慢慢的,今天过后是明天”
药水一滴一滴,进入身体
今天这样,明天这样,后天还要这样么
小鸟大了一圈,小虫小了一寸,我呢
飞过长城,何时飞过珠穆朗玛,抵达罗马
(1998年东北夏之霉雨季)

04
温度恢复正常。北方的早晨,凉风习习,说着日头就起身了
“骄阳酷暑”,用烂的腐苹果里,一只白色虫探头探脑
《铁道卫士》消灭了以方化为首的长影“恶人”
白色虫小心翼翼,一段尾巴预留苹果洞
崔永元跳上奔驰的火车:“下次再看。”
白色虫一楞,试图隐藏她即将暴露的美丽
“谁知道,小崔下次会变成何人?”
(2003年秋)

05
这个冬天雪很大,掩盖了所有的蛛丝马迹。
南运河的水停滞不前,不知道谁可以温暖它?
或许后羿可以,可嫦娥冰冷的起舞又是谁的错呐?
(2004年底大雪)

06
中午的太阳刺疼了小路上的雪
淌着泪。肮脏,带着眼屎。
闭上眼睛,跳房子。一二三……
大衣长出翅膀,像那骑鹅的尼尔斯。
没有窃取小狐仙的金币,也没有揪它的鼻子,
为什么人变轻变小呢?
(2005年疼痛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