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鸱枭的草鞋 (阅读2738次)



那是一次模糊的经历
雾蒙蒙的早晨
我坐在河的一岸
看着房子渐渐飘远
一个赤脚的女人
在河中冲洗着甲板
鸱枭的草鞋发出弧光
悬挂在一棵不起眼的树上
发黄的草梗间
凝固着大海的波浪

2004年8月13日

    鸱枭的迷惑

一夜之间
街道边上挤满了假山
早上,店铺打开的卷帘门摩擦着潮湿的空气
草坪似乎承受了过重的压力,打着蔫
杂乱的草梗间残留着习以为常的呻吟
屋顶稍微破烂一点的瓦自己主动碎了
让给两只瓷猫,蹲着或趴着反正都一样
似乎又多了一些打扫垃圾的人,她们的
马甲颜色如同一场饥荒

天亮了,就是这样,常常不知在哪儿
一条鹅卵石小径足足铺了十天,现在
她极力扭动河流的腰肢却没人在意
我注意到那并不一道很亮的光,有些灰暗,
她的草鞋掩藏在长长的羽毛中
迈着比雪还轻盈的脚步
但在她走过的路上却找不到一点痕迹


    鸱枭和它的草鞋

穿着草鞋的鸱枭,憨态可掬
她迈着小步缓慢地行走在石子路上
上坡的时候鞋底难免打滑
但她不隐讳她看到的秘密
她说出咒语的眼神饱含着忠贞
雾蒙蒙的早晨
她突然出现在一只船上
赤脚的女人在河中冲洗着甲板
那船准是说出了不该说出的咒语
停在水上。多可爱的女人
她赤裸的小脚沾满泥污
牢牢地抓紧甲板
她的头发披散在雾里,一声不响

    壁橱里的鸱枭

我不能断定它是不是一只鸟
它混在壁橱的旧衣服中
也许,它不是黑色、或灰色
而是粉红或洁白
在那些旧衣服中我说不准
哪一件会飞翔,哪一件
缄默的嘴里含着不祥的预言
2004/9/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