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伙伴》部分短诗 (阅读4838次)








艺术


艺术好比罐头
让你在冬天里吃到夏天的桃子























爱情


他走到窗前
手中的地球仪
还在转动

他推开窗子
他说:
“这世界是我的”

他从身后将他揽腰抱着
她说:“你是我的”












在南方,听到雷声……

五月,在江南,我听到雷声, 隐隐的雷声
尽管还难分辨,但可以确认
不是拆墙之声,不是近海演习的炮击

在纷杂之声中驳离出来的雷鸣
从茫茫烟雨中化解出来的雷鸣
媒体时代的天空也拥挤
但雷声,终不好克隆

深梦中惊醒
在江南,我听到迟到的雷声
从东方,从远古,一声一声迫近
日光还未升起,那神佛披了云彩的袈裟
是他的一串念珠  滚落雷声……
















朋友


朋友买回一辆车
我说,怎么是这么大排量的
这不明显是在烧钱么

你猜朋友说什么
他说:
“我听得就是那个轰鸣劲儿”

得了
有哪个大款拍拍胸脯
买走市声



























旧年的缠绵


旧年说,是我疗养了你陪伴了你
旧年说,你不能走你怎么忍心走
旧年说,我知道你喜欢什么,是新年的钟声
旧年说,那钟声也是有价的
旧年说,古朴的钟声是一个价
旧年说,新鲜的钟声是一个价
旧年说,雄壮的钟声是一个价
旧年说,悠远的钟声是一个价
旧年说,那钟声的光芒价最高
旧年还在絮叨着
旧年还在缠绵着
这时钟声响了,亮了新世纪
额头与眼角的钟声响了,在春天的雾里
我是它的影子
我是它的种子








熊掌


电视台播-2002感动中国
其中一个普通人, 矿难发生
他从黑暗与死亡中走出
但他一转眼又从阳光的边沿
走回死神的阴影

他知道地深处还有三十多位弟兄
孟子式的注释,毕竟有比鱼更重要的
熊掌
这之前,我一直没想出熊掌的模样
我曾以为熊掌即是佛殿前的
那块厚厚的 蒲垫

总之,在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时侯
这个普通人,舍生取义了
更让我们感动和惊喜的是
他这样做了,反而将鱼与熊掌
一并得到了










景观


从工地上涌出的笑 那真够灿烂的呀
浩浩荡荡,每一个民工都在笑着
他们去赶一次午餐,他们从工地上出来
走成一条毛边的河

他们笑着,衣服上的泥点四溅
他们头上都扣着安全帽
那些安全帽有着不同的颜色
在正午的烈日下闪烁,是白天里彩色的星星

我还是被那彩星下的笑感染着,里边的情致
多么生动,我看多了僵硬的笑修饰的笑被调好的笑
他们把我从人造笑中提炼出来,让我识记
内心的质朴的光芒

我的一个朋友整容之后,她的肌肉群
活动受限,正笑不出来
我可不能带她到这里来,到这条毛边的河来
那样,她就会受到刺激








面相


雨中,你用闪电
测我的面相

你发现我漆黑的额头上
有古老的星河流淌

雷声远了,命运的眼睛忽明忽暗
总是那种黑陶色的

脸部有毁灭性风暴的遗痕
内心不残存化不去的霜冻

眸子里
童贞的气象不再沉睡

生生不灭的
是指纹,漫延的火炬……








台风过去了


台风转化为热带风暴
一夜的雨,先是雨,再就是风,最后是潮
此时,那些疯狂的水,密布的云的面孔,连同一部分席卷而去的灵魂
都过去了,水岸的白沿渐渐清晰

早晨,在我的窗前
我看见几个花工正在收拾躺倒在地的芭蕉的枝和叶子
那些叶子是一面面躺倒的翠绿的旗帜

他先是将它们收拢,再捆在一起
一张不剩地将它们收拢
然后抱在怀里,再扛上肩头
他走了,我望着那扛绿色旗帜的人的背影
我在想,他会把它们送到一个什么地方去呢

以前,我更多的是看惯了他收拾一地的金黄的或是枯黄的叶子
今天是他在收拾一地水绿水绿的叶子,还活着的叶子
今天他的表情不好看,我问了他一句什么,他象是没听见
或者是听见了,没有回答我……









裂痕

乌云的裂痕里漏下闪电
山岳的裂痕里漏下光线
肉体的裂痕里漏下生命
思想的裂痕里漏下哲学









春天的风  


出来走走,让春天的风
将你纷乱而茂盛的发
梳理一下
河水流畅了
冰块开始走动
草木 由枯而荣

这是在哪里,正刮起
经久不息的掌声的 风
吹去我 久积心头的灰尘
暖雪 刚刚落下
就形成春天的热泪
和泉涌

谁不亮了雾蒙蒙的眼睛
谁的愁绪与皱纹不静静消融
春天是梦幻的萌动的
春天的气息最好闻……

春天 是从严冬中脱胎的
总有些许正待开启的死角和善意的封冻
可这毕竟是春天了,土地与天空
都蒸腾着激情,我们的兴奋点
是这春天里隐隐走近的雷声……





俯仰之间


河畔,你照见了自己
款式的新潮漫过,你忽然觉得
该换一换装束,那严整的逻辑
已不复存在

你又抬眼看了看天空
雁过留声——从来没有如此
摇荡你的心魂,你呆呆地
望着那种称得上是严整的 排列

从此,有一群嫩灵灵的孩子做了你的 尾巴
你做了春天的尾巴











美人生气

比如怒气火气怨气赌气,还有喘气……
美人在生气,说美人生气好看,这先有了
一个美丽的容器,可见美丽有时美得
没有道理

一个作家写牡丹,牡丹一生气就关闭了
自己,使人在想象中寻找它的美丽
一个诗人写玫瑰,玫瑰一生气就变为朝霞的
孩子,使人在光焰里分辨它的美丽
我曾写过一个月亮,月亮一生气就成了
冰块,使人等到那一瞬间被融化的美丽

美人生气
比一双浅酒窝好看
比两弯深眼睛好看
比一副细腰肢好看
比一根长颈项好看
生气,可见是某种整体性的写意

看美人生气
但不指望生过
生过了不好看
比如那种咳出的
  真气………






信息


新年的早晨收到的信息,是盼望中的
一年中最早的来临,比春天还早
新年的早晨,去送心上的人,大雾没有能见度
火车是大雾的一条拉链,我把她寄走了

回来的路上我想着她夜里的警觉
她说这是长发,我说是你的,她说不是
我说,一根发丝也能分辨吗
我仔细看着两根黑又亮的一模一样的长发














一只梨


你怎么知道我此时是最渴的一只,你怎么此时正好
桌角上正好有一只梨,而不是一瓶农夫山泉什么的
你怎么喜欢梨,是为它是果子里最素的那种
汁水败火,品质入诗,还是只是偏爱本身,还是它看上去
更像一撮裸露的黄土,或静卧的炬烟

它的燃烧是多么平静,这只梨在你的柔指间旋着
你说 给你吧,这只梨不细看看不不来
他的一处正有一个小洞,很抱歉这只完美的梨
有一个小小的洞呐,也许是一只小虫进去过
我说,有洞的梨虫子先尝过了,虫子进去的梨,肯定是甜的














雨天律动

车玻璃上的水雾总也刮不尽
雨天的情绪 泪流满面  深暗中
雨雾里车的尾灯是城市脖子上的一圈项链

车上一个少妇手中的 白雨伞
是一只收了翅膀的 白天鹅
雨雾中,那白天鹅又打开了翅膀
我手中的黑雨伞怎么看都不是一只黑天鹅

雨天是沉静的,车玻璃上的那个
水刮子 机械地动作,雨天的
韵律,谁是那背后执棒的 指挥













今年她来我这里三次

今年她来我这里总共有三次
三次都跟了台风

每次,她订票时,还没有台风
每次,她在那边说已起程时,几乎是同时
我都听到当地台风要来的
消息

第一次是海棠
第二次是麦莎
第三次是泰莉

她这个弱不禁风的
女人呵











月亮


千百年来流动着的总也化不去的
一个冰块

李白在地上说了一句
疑是地上霜

苏轼跑到天上说了一句
高处不胜寒

今晚,我该说上一句什么呢
对那冷藏了千年的神足仙迹

仿佛你早有预感
你说,那冰块不是很薄了吗……













喷嚏


以前爱打喷嚏,现在一个也没有了
被一个民间医生一针就封闭了
真的一个也没有了

没有喷嚏的日子很想有一个喷嚏
它们一串一串,都上哪去了
到现在仍没有返回地面

气流高速通过鼻腔,如一个升空的助推
响彻云霄,那时的喷嚏多有
震撼力

记得一个早晨推开窗子
干干的一串儿出去,我看见如粉如雾的 蔷薇










我的一个牙齿

我的一个牙齿,被它的两排
密集的同伙挤在一旁,多余了冷落了掉队了
它却总想站到嘴唇的外面,像把门的士兵
守口如瓶

老人说这是虎牙,从前的人
用它一嗑,就辨别出纯大洋,纯金
现在不用咬了,是纸币,有验钞机
问题是关于我的美,我不肯放开笑
一笑,它的不合群,它的丑状就暴露无遗

面对我的镜子,会告诉我
象个青面獠牙,可以进化妆舞会

可我,决不敢得罪我的这个牙齿
爱人说它是备用轮胎
我也总感觉它不是虚设

它对我的哪部分有用
管辖着我哪几根重要的神经
或者,我的这个牙齿,它也会思维
至少,在我津津有味地
咀嚼这个世界的时候
它肯定在一旁,喊着号子……









日  出


看风神
就看黎明

黎明,是一只鹤
雪翅微亮,仙骨分明  

听得见她 引颈惊天的
鸣声——

滴着海水
沾着木叶

她已浴出银河
她已褪尽夜色

渐渐,于群峰簇拥中
露出她的一个 丹顶……

这是一只丹顶鹤
在神秘的古国上空翔舞,上升

紫气华章
圣瑞清芬……




拍照

雕版的
纹身

到哪里
去印刷

是蓝得没有方向的
天空

还是套红的


站在原野里
拍照

一排金黄的
向日葵

是将天地缝合的
金纽扣











落叶


落叶,林中沐浴这
金黄的雨点
这褐色的雪片
这样的覆盖不会有腐烂的气息

叶脉中有
山峰的肌腱
河流的血

这土地上
慢镜头的下落
慢镜头的舞蹈和音乐

这秋天的
剥落的老人斑
星光的壳









填充物


凸的抽脂,凹的填充
可是,填充物也会流动
从狭窄的颧骨的两侧顺流而下
使下巴不动 嘴不能张
说不出话来

可是填充物也会流动
从隆起的胸部顺流而下
停在肚脐眼上,喷出泉水

肉体的突起 陷落
肉体的删除 拉展
肉体的虚置 替换
肉体的走失 变形

填充物不仅限于硅胶,限于假体
填充物不仅限于美容,限于人体
比如,能给月亮的弯度填充假体吗
比如,能给太阳的黑斑填充假体吗
比如,能给物欲的深壑填充假体吗
比如,能给信仰的缺席填充假体吗

比如……







城区口,一座老桥正在拆卸
老桥剩下 三分之二的弧

老桥,象飞动
半个指环,在飞动
让你想起那首诗,挥一挥手

老桥只是要走
要移到一个什么地方去
老桥的烟雨也跟着移动
桥下的故事也要跟着走

还有桥墩下面,挂着的水草
江南的水葫芦,里边的似水柔情
和不舍昼夜的
倾诉
都要 缠绵到永远

黄昏里老桥的

有了一个 缺口……











盲道

盲道上 见不到盲者
我常走在上面,我的眼或睁或闭

倒是路两边多了盲人按摩店
按摩师很象盲人 也戴了墨镜

我总在盲道上 小跑或散步
盲道按摩着我的脚心

总想逢着一个真正的盲人
路人把我看成是盲人

盲道 阳光的金黄的线段
一直延伸到城市的 中心

城市里,用脚获知的短信
灯火深处,点点突起的味蕾的盲文













月光下,一排高大的美人蕉


月光下,一排高大的美人蕉
月亮,好象白嫩的荔枝
花瓣似那贵妃手中驳落的 壳

月夜,火红的蕉墙边慢步
我更愿看那硕大的蕉叶
那是八戒的耳朵,那蕉花
正是唐僧的 一颗红心
照耀着西行
月色浓了
提炼着那蕉火 那金睛

月光下,一排高大的美人蕉
晚风煽动火红的浪,象月亮照着太阳












停云


旅人呵,有两件东西跟着你
一件是停云,一件是圆月

这两件东西是不同的
月照你思念,照你清泪,破你愁眠

停云呢,停在你的头顶,它不面对你
它给你它的背影,它的纷乱的思绪

但它知道你呵,旅人
知道你闷热时需要什么,知道你焦渴时需要什么……





















2003,生命的白

2003
春天的舞台
白色主宰

大堤上的
橄榄绿
换防为
白色阻击带

白色
是sars的克星
白色
还生命
以火红的爱

人民在后方
听前线
告捷的  白

人民送鲜花
给白,人民也流着泪
为白  缅怀

白色里
没有悲哀
2003
中国流行——
柔情的白
勇敢的白

白色
是壮丽的颜色
白色在
万里长城  就在

2003
白色的浪
白色的海
世界流行白色的爱

2003,我还看见
中国登山队员
手指的  雪莲的 白
他(她)们
献给喜马拉雅的
哈达的 白

红旗下
他们站在
珠峰雪顶的  白……

高山仰止
象那个护士帽的
雪顶的   白……






在慈溪,听跨海大桥打桩的声音……

1

你会在这打桩的声音里看见 海
正扮靓自己 ,流水,也描出眉虹
你会在这打桩的声音里看见 海
正抽出枝条——根在慈溪,梢与叶,已探过嘉兴

不是琵琶在晚照里
不是箫声在呜咽中
谁正弹拨一架神话般的 竖琴
波浪的 弦索 大海的 神经……

2

请在台风季到来之前听这桩声
请到慈溪来听这 雄伟的桩声
谁在为“拥抱”造型 谁在为“跨度”命名
谁在给大潮 备上金鞍 谁在给阻隔 贴上条封

桩声里 幻想与天风对话
桩声里 青春与浪花和鸣
桩声里 烟开鳌背千寻
桩声里 酒醒风涛万顷……


3

听桩声 却看不见打桩的人
他们正身着特别的防寒服
常被海雪 凝结为童话中的 水晶人
听桩声 却看不见打桩的人
他们腰缠长绳 常被任性的海风
当做放飞的 风筝……

打桩人正在深海里作业
他们在赶制一件 海衣
他们正给这海衣缀上一枚一枚的
金纽扣
好让我们穿上它 每一道波纹都迈出模特儿步
飘飘欲仙 款款入梦……

打桩人正在深海里作业
他们又给海 打造了一条彩虹的 拉链
然后,将他们对亲人的爱 对祖国的忠诚
借茫茫海雾的包裹
寄给全世界 爱海的人

4

我站在栈道口 望不到打桩人的 背影
多想看到他们转过脸来
那水蚀的面孔,盐花的笑容
多想听到他们唱给大海的情歌
甚至想知道他们怎样吃饭怎样过节
怎样想爹想娘想心上的人

听桩声,多弱的内心都不会有病
那打桩的人正注入你最牢靠的感情
他们其实是在为海针灸呢 一针一针下去
连鳞光的星星 也坐深了根……

5

明天 我们在跨海大桥上走过
明天 我们在跨海大桥上欣赏海景
我们可否还记得住他们
可否还记得住这有些单调的 打桩的声音
他们正是为我们明天的梦打桩呀
我们的梦有一丝不完美 他们都不会安心……

在慈溪,我听着杭州湾跨海大桥打桩的
声音 我写下这首诗
但愿它也能成为——那桩声中的
几个平仄  几个脚韵……












跳水皇后

如鹰
在云岩
俯视深谷的
湛蓝
霸气的湛蓝
被融入
被占领的
湛蓝

没有别的颜色
我没有看见一树
水花的白
她是怎样入水的

我只从水底领略她的
上升
她轻轻用双手
撕开
那湛蓝的
缎面

她的极致是那蓝中之蓝









奥尼尔

笨重与敏捷的统一体
他的手钝得像刀子一样

后乔丹时代奥尼尔推到前台
不敢想象他倒下时是什么样子
一条大鲨鱼,他的眼白多于眼黑

他嗅了嗅地板上的气息
一个赛季的气息,飞升的气息

他跃起,就乱了我们的视线
但还是可以从一堆星光中提炼出这个宝贝。

眼前扫过客场的风暴
他发球
立定风暴的中心

奥尼尔再度飞升
飞升的大树
带起纠缠的藤

多么圆满的一轮
日头,在手的波浪间浮沉……








南斯拉夫女射击运动员宾·达尔

巴塞罗那,她还是
来了
谁送她出国门
她的亲人
她的什么人

那人高擎蓝色的
花朵
穿过战火

她仍然柔情镇定出色
她登上了领奖台
她落泪的眼睛
是忧郁的

那是巴塞罗那上空的
鸽群
她不再把飞翔的鸽子
看成是拖着火尾巴的  弹头

那羽毛闪烁五环闪烁
她的伤心还是多于激动
她的祖国正在战争
她只能代表她个人

可是  巴塞罗那
早睁大惊喜的眼睛
目送她的子弹击响世界和平的 靶心




跳台滑雪


翅膀生在脚下
身体平衡

处于静止
保存姿态

没有上升没有加速
也无降落

她的一抹红巾
闯入镜头

安详 从雪白
走向雪白












一个篮球运动员的告别

篮球,为他的人生画上句点如成熟的果子,掷地有声
句点落下,被他救起,托起高高举过头顶
多少次将它抢断,抱在怀里,牢牢将它控制
篮球是空间事物,篮球塑造了他飞翔的骨骼和神韵
而能飞翔的我们不过是它的一束光芒

他问我茫茫环宇,有没有一个人如他这样力大无比
穿梭于旋转的星际,他相信这个人存在
但我们看不见

他对我说,他是力大无比的,所以他发篮总发不进
而他扣篮总使潮水上涨,他习惯地拉出三分线外
他望着那彩虹的抛物线

这时,我看见那篮球,圆圆的,滚烫的,徐徐通过篮筐
他的泪珠,圆圆的,滚烫的,也正通过眼眶……















谢军


你总说
最妙的一招,还未走出
当时没有走,再走,为时已晚

好棋总是孤独的
大师风范
就在于曾经种植过
多少类似的遗憾

上帝可以冒犯
而没有谁会把棋
走成一种极限
做为女人,你总是具体的
你最美的笑
还没有飘上那一盘
你还没有将手中的哪一子
直落成钟声……







蓝鲸

海污里还能看见那只蓝鲸吗

如同长眠中一个
蓝色大梦的 轮廓

思想的海鸟搭借它的脊背
歇息着飞累的 翅膀
心灵的太阳在它激荡的烟雨里
磨亮自己的 光芒

它一吐
就是一千只 浪沫的仙鹤
它一吸
海平面也象 下降

波涛的
坐骑
汪洋的
高岗

蓝色大海的动感
大海的蓝色的心脏……








天鹅


一支萨克斯管
主要部分
是它的  余音

它的余音
即是 宁静
它的白  在流动

污染不到的 极地
也没有夹些发潮发霉的
阴影
雪莲是它的一片 落羽
冰雪是它 抖落的尘

当然 天鹅还有黑色的
比白的更稀少 更珍贵
我看见过它的长颈
它呼吸的 线条
它的鸣叫的 音高
那是天籁的 话筒
就摆在湖面的 平台上

它的余音
还是 宁静……


一只蚊子

一只蚊子
一只总跟了我
象我的一只宠物的
蚊子

一只习惯了蚊香
并能分辨那香雾的真假
是否名牌的
蚊子

一只坐了电梯
能上能下的
现代的
蚊子

一只修炼成精
并使这个夏天
很有灵气的
蚊子

它盯着我的
血管
   如飞舞在红河的
岸边

而我
却没有办法
测一测
它有无血型……

一只叫鹩哥的鸟


夏日早晨我起得很早
路过一家二楼的窗口
总能听到一个中年女主人的絮叨
这么早,絮叨、唠叨些什么
老宁波方言更象一门外语
我一句也听不明白

这次我才弄清楚
原来是二楼阳台上的一只鸟
是它在絮叨,在唠叨
红嘴黑身子的笨重硕大的鸟
由于笼子的精致的宫殿
与天空形成了隔膜
由于调养的好
翅膀也锈住了

不只絮叨,唠叨
连叹息它都会
像极了,没有人会分辨出
是一只鸟的 叹息
还是一位中年女主人的叹息

看上去,是鸟里头 宗教的一种
红油彩的嘴,光亮漆黑的披风
像个主教


刺猬

先使我 想起那只水雾中的草船
但没有谁的智谋使它借箭
它只是作为一个现代的靶心 出现
明的暗的箭 都集中到它这里来
它让对手 都成为满环

而后它就以这样 被动的姿态主动地生存下来
箭芒四射的一轮,人们称之为——圣物

















狼豪
蘸了夜的墨汁
抒写着它的那声
长嚎-----

造型为蓝色星空下
苍月的 弯刀

流俗与孤傲
伪善与真操
寂寞与喧嚣……

它将生存的世界
切成几块
绿眼
点上翡翠……





蜗牛

缓慢的
如同一个
休止符

有家
但无地址

它将 房子
背来
背去

如一个 现代移民
背着一个
网址

那硬壳
看不见

快捷地 长在
信息的 肉里……














它的口
能喷出火

它是蹲在草原上的
一座烽火台

鬃毛的浓烟
不散

它还令我想起
古老的印第安酋长

眯缝的眼睛
又似美髯的关公













鸦与鹊


乌鸦爱集会,黑压压一群,形成阵势
落在一株老树上,几乎占满所有枝桠
叶子有些晦气,纷纷下跌

                       没有位置的一两只,真的习惯立在猪身上
                       而成双对的喜鹊,只弹性地一闪,如花瓣
                            远远开在雪地里













孔雀


一个逻辑的层面
不急不燥 从容向前
推进,一层一层地绿
由深而浅 忽明忽暗
向上,直达立体的峰巅
绚烂之极 不造平淡
打开的扇面
一扫模糊的水雾
满目悟性的光斑




























踩了许多鸟蛋,如果你不小心走路
满身粘了花粉,如果你摔了跟头

它会给人按摩,这儿的大象 最温柔
男的按裆部女的按胸部小孩按屁股

如鸥鸟走过柔波
如花豹穿过浓雾


















骆驼


它就是
那个愚公

但可以
驮着山岳前行

汗滴的
串串驮铃

击响        
古道,苍风······

沙漠为金黄的
丝绸

原也是
驼绒织成

暴风
再度袭来

它关闭
鼻孔和眼睛

卧成
一座顶尖的教堂

抚慰
朝圣和远行的灵魂

鸽子与岩石

雨中,一片纯白的鸽子
洒在古老的岩壁上
岩壁上淡紫色的花
是雨雾中的火焰

深褐的巨大的岩块
被鸽子衔着,啄着,轻轻爱抚着
一团融入苦难之中
不灭的柔情

岩壁陡峭又惊险
千年的苍苔驳落
暮雨中,浑沉地响了
我听见轻柔羽翎着岩钟
一片纯白的魂升起















绿草嫩了它的
粉唇

我一直没看见它的
眼睛

它的柔情
钝了刀刃······























长颈鹿


森林里的
梅花鹿
同海里的
珊瑚树

可是,温柔何用
光亮何用
颈长何用
绣了梅花何用
目标大何用

鹤唳狮吼的林里
还不是时不时瞪大惊恐的眼睛








松鼠


林中水滴

轻轻如飘落的黄叶的下降的水滴
它想向着蓝天拉直藤条的曲线的上升的水滴
骑了阳光的扫把的水滴
穿了空气的蓝衣的水滴

林中的水滴毛绒绒的水滴……















青蛙


那一只  肉感的  颤动的 绿
在古寺一侧,尤其是那只
老年的蛙,声音沧桑地  绿

那一只 不朽的  木鱼
均不为所动,只是依旧地与之
和鸣,敲击

那一只在池塘,那一只在佛堂
那一只于城外,那一只于尘外
那一只将月点圆,那一只将经敲残

有欲的和鸣
无欲的敲击
一只棕红,一只暗绿

木鱼是木质的青蛙青蛙是肉质的的木鱼













公牛

它总是站着
离群不远处站着

它总是
不吃草,站着

它的塔型的蹄
把高原站得低了,辽阔了

它爱偶尔一惊
同伙们都抬起头来



















一只蓝鸟

一只蓝鸟 贴在蓝天上,你很难发现
它正朝向蓝天的哪个方向,它飞翔的具体姿态
只有等待,它落入草海,卷入碎黄花的潮里
你借了黄花的闪光可以真切看见它
那些碎花又摇头,告诉你仍然不是一只
蓝鸟 它是它们中间的一小块天空

或许,根本就没有蓝鸟,或许只因我
对着蓝天看得久了,看见驳落了的一小块
蓝天的颜料













乌鸦太太的激动


很久了,我恨那只狐狸
是它,骗了乌鸦太太

那时它硬将乌鸦太太看成鹰
它说乌鸦太太的嗓门儿
比任何鸟儿的羽毛都漂亮
这句话可不好玩,这句话和这种看法
就把乌鸦太太灌醉了
那“呱”的一声—使我的心跌伤
失落了很久······

拉封丹也是很阿Q的
他说那干酪可以换取什么
想来也活该,谁让乌鸦太太上当呢
它倒是从来没有激动过,没有过
它一直是压抑的,它被认为是
给不详给恐惧给夜放哨的那种家伙

土地上忽然升起的赞美诗
枝叶与芬芳都咄咄逼人
它可不能太精明了,它情愿——
动听一回激动一回醉一回
它是清醒的,那“呱”的一声
掉下的是干酪,而非它自己呢······

看来受骗的是我 其次  是狐狸
乌鸦太太这个混蛋


亮夜

猫叫 追赶
谁家的 春

马蹄 轻蹄
谁家 墙根

树杈 划破
谁家 月影

灶口 闪着
谁家的表情

石榴 裂开
谁家 嘴唇

花露 膨胀
谁家的瓜纹

谁家的女人
推醒汉子的梦

谁家的苜蓿草里
飞起一只鹌鹑

谁家的呼噜
漂游夜空

谁家的麦秸
亮得如母亲的针

谁家的婴孩
正在肚子里形成

谁家的眼睛
没关上 黎明……



长夏远了

总想遛入菜地,去推动那个
水车,推动乡村古老的长夏

人们都歇晌去了,水车在远处
在他们晌梦的边缘,响着

水车的感情一点也不粗糙,不苍老
它的倾吐是涓细的,澄明的

顺了水槽又分流到,一块一块
不同颜色不同香气的菜畦里去了

或者说,水是到白菜的家里到韭菜的家里
到萝卜,瓜和柿子的家里串门去了

大人们收秋时,我不以为那些上等的
瓜葵蔌缨,与我有什么直接联系

我只守着残留的菜根,滴着汁液的
菜根,我知道我不能再去推动水车了

我尤其不能再去惊动那些菜花丛里
寻香寻艳的大蝶了——

碗口大的巴掌大的花雀子翅膀
一样大的蝴蝶,见过吗

大蝶是在高原丽夏的微风里……
游泳的,或升或降或浮或沉

大蝶也会歇晌,在香艳里歇晌,我轻轻
捏起眠蝶,醉蝶,捏起那些彩云的散片

我做着赏心悦目的事情,我听着
水与菜畦嚼嫩绿的舌,长夏远了……

















牧羊人的睡相

羊群,挂上这一面有名的坡岗
羊群,洁白的泡沫打开之后,他就睡了

多好的睡相,不是名士的,不是醉汉的
没有辗转反侧,没有江枫渔火对愁眠
睡了就是睡了,这是牧羊人的睡相
是山水相,是草木相

只是,他梦见了小偷,小偷说
你让我偷你什么呢
偷这顶绣过花的草帽吧,说着
草帽就旋转着升高,成了那只飞碟
偷这根挽了粉缨的鞭子吧,说着
鞭子化为蛇,回到那个老园子
最后,牧羊人要小偷去取那颗黑黑的
日头,萋萋芳草里孵的金蛋

牧羊人醒来时,没有一只羊
从他梦中溜掉
它们正布局很美地向他围着
队伍在漫来的雾中听他讲些凯旋的话
他知道,该把他们引向那条溪边了




草垛

草垛
是我童年的避难所
我常因做错了事
或是拉掉了别人家的瓜秧子
被父亲追赶
一次追到刚下过大雨的河心
河心的水染了秋寒

我站在河心
将一把镰刀挂在脖子上
父亲在河沿上说“我不打你了”
母亲一边跑过来,一边喊着
“我的儿,你不能这样”

以后,我逢到了草垛
草垛比河心暖多了
草垛深处
有许多微小的生物动作
草垛里有许多种干花
艳得好象还开着
草垛
主要有草垛的气味

我是给草垛打一个幽洞钻进去
藏在里边听深夜家人喊着我的乳名
草垛有刺的缝隙
村人的火把照着父亲巨大的身影游动

村人说“这孩子这次会在哪里呢”
父亲认定就在草垛里
后来他是用一把叉草的大木叉
把我当作一捆干草一样端起来
端到母亲的怀里
他说“给你,你的这个东西”


















我和老虎见过一面

日头有没有毛,脚,嘴巴和肚子
日头的线路,这都是小时候的问题

我爬上山顶去迎接日头
我面前隆起的是毛茸茸的日头——
我的手已放上最高的岩面
它的两只前爪也分明搭在岩面上

我和它面对面
我从山之阳它从山之阴

鼻子的鞘垂直而下
胡子的剑光芒四射
毛色的流水
静静响着
嘴巴的疆土
厚厚关着

光源色,自然的光源色
大调子,宇宙的大调子……
后来,我们擦身过去,各走各的路
我不敢回头,不知它回头看我没有

峰巅的积雪红了
果子,干花,枯叶渐渐红了
山谷里林表里幽草里
有巨大的回声……

回家,我没有与母亲说起这件事情
半年后我与母亲提起过有这么件事情
母亲说,他是有来头的,是冲着你的
母亲还历数过许多虎星下凡的人
当然母亲那次没有再带我
去井口,叫魂……























配种站

我总以为,没有配种站
就没有生态的高原

配种站独立于乡村之外的
一个高高的坡冈上

坡冈没膝的深草里
疯长惊心的白蘑与鸟窝

草是最流畅的,粉蝶与黄蜂
都激动地癫狂

不因高处幽蓝的苍风
而因一匹种马被控制的嘶鸣

野樱桃一样会随季节的更替而
幻化颜色的牡马,接续牵来了

配种员竟是一个瘦弱的女子,围栏外
我窥见的稀罕儿是造物的神秘

她在熟练地摆布操纵着
大牲畜们的情爱

她一次次成功地
将阴阳对接

她准确地将发情的日子与高原
天空的一种特殊气味对接……

她对我说,有什么看头
回去等着牡马下驹吧

我看见高原膨胀的云彩
真象是怀了孕的

那年腊月的深处,我还惊奇地
看到过一匹牡马下驹的全部过程

小马驹一生下
就在寒冰上站立起来






















一只西葫芦瓜

一只西葫芦瓜
置放窗台上

这乡土里的
桔黄的潜艇
潜在我视线深处
这么久

它的成色
是黄昏的雕像
老稠了的阳光
和成的泥巴

现在,它不那么普通了
一只西葫芦瓜
我不好随意打开它
它是一个宇宙的模型
浑沌未开的形状

裹了陨石的裂片
包了大气的瓤








风雪落日

是谁睬了风雪的 闸
漫天雪的粉末雪的气焰
垂直跌落

夕阳还在,风雪的余息里
它突然显露

溅出杯外的
一滴红酒
佛陀额间的
一点朱砂

又似最圆满的一句
遗言,正完美的下沉
它的血色它的温度它的体积
天幕拉开的宏大肃穆的片首曲……

渐渐,它君临抚慰了一切
阴影也躲避不及

雪原落日
它现在离我这样近
红松林中
被我接上疾驰的马车






棋 手


开春的一场大雪
为他铺开棋盘
还未落子
心中已有了赢的兆头

排局布阵
楚河汉界一路撕杀下去
就到了中盘,如日子
已进入夏季

麦田很好,草木很好
绿油油的棋的走势很好
但他还是不敢声张不好预测
月亮晃在窗格,举棋不定

对面看不见与他走棋的那个人的面孔
不知道他又会使出什么招法
也许它一变脸就蛋(冰雹)打一条线
也许它一发怒就洪水淹过半

那时就只有收拾残局,不,是走好
残局,如扶起几株还未倒下的谷子
支起几颗命大的高粱,他一边叹息着
中盘弃子太多了

地下的果实是他手中摸得发热的暗子
整盘棋的大势,他还控制着
他的秋天的棋锋毕竟凌厉
有惊无险绝处逢生毕竟是王者之气

早晨,大雪的棋面上
他先捏起一子  红日
将了那对手一军
成为绝杀



















一个姿势

他不会如城里人
习惯地把手插入衣袋,或身的两侧
钟摆似的很艺术地那样

不拿着农具不干着活计他的手就没处搁了
他就淡淡笑着背抄着手朝前走着

这个姿势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生下来就从祖上从父辈那里继承的
也可说是胎里带来

庄稼人很多的走法就是这个姿势
他们自己不觉得雷同,淡淡笑着
背了手朝前走着

他们决不那么严肃那么心事重重那么沉重地走
背抄着手走着,是一连串辛勤动作中的
一个简单过度,是世上最劳累的人的
一个闲笔

这个姿势看上去很洒脱
但不够华丽不具气势不具太多的梦幻色彩
这是一个很实在很轻松很从容的姿势

这是他们面对前面的生活的基本姿势
这是他们面对前面的苦难的基本姿势





父亲去阴山脚下认一匹种马


父亲要到阴山脚下
认一匹 种马

他走了,在北方,他的
毡疙瘩 与一千里寒气对话

他的老羊皮袄是一团最美的
暖身子骨的 冰雪

父亲走着,在北方,有什么风景
能陪父亲呢

高原省略到
只剩下高原

我的浅薄正在于到现在
仍把父亲的老羊皮袄看成风景

可我是深爱并敬仰着
那严寒的近于悲壮的风景呵

父亲要到阴山脚下
认一匹种马

冬高原一派苍茫古淡里
他会到哪里寄宿呢

或许只是随便一段孤独的
暴风雪吧

跑不动的野兔把他
当成挡风的墙了

没有力气张口的饿狼
把他的怀抱当成窝了

快要冻僵的鹰隼
雕上他的肩头了

它们都是把他
当成自己的 投宿了

野兔鹰隼独步的狼
醒过来就与他拜拜了

他走着,在北方,他还哼着一支小曲
“三道川三道川,有个女人把他叫作天”

父亲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呢
其实他胸中是一直揣着那火焰的响蹄的
            
                  他去认那匹种马的一开始种马就在他的眼前
在他不远处的地平线上灰蓝色的边缘

那家伙每一块溜光耀眼的漂亮的
肌腱以及它的响鼻的辐射毛色的走向

早在父亲的心里
找全了

父亲坐着种马回来了,村里人
看稀罕物似的看他,列队迎接他

我是爬上矮矮的黄泥墙头看他和它的
那瘦死的骆驼怎么会比它大呢

那就是种马,天堂一样
父亲满意里是有得意的

种马晃开前蹄,我只觉得村庄
动了一下,一惊

大朵大朵的蹄花响骨铮铮地开放了
整个高原在倾斜……

















雨 前

鸟雀都不见了,高天上的鹞子
滑翔着,浓黑得是沉重的云块

雨前,坡岗与淖水都阴森森地亮着
雷电呼应中,村庄总是紧张和激动

这时,我看见大花大花的长蛇了
它昂着头颅,高竖着锦绣的胸脯

大摇大摆通过乡村大道
沉默的运行呀  漂亮的阴冷呀

雷声拥着它没入密集的草丛,闪电照耀着它
杂花努力掩盖着它诱人的身段

草梢是弯弯曲曲地流动了
是花色的风  是花蛇的风……









背过身走在高原的风雪中

试着背过身走在高原的风雪中
听雪地发出一种扎扎实实的声响

无根的雪墙是在身后倾斜的
雪浪的白蟒由身的两侧流过

这时,乡村的道路与方向都不明确
显得不着边际 又无限地迷茫

风雪中倒着走很暖和,刚意识到身后
是一片坦途时,一只脚已陷入一个雪窟

然后是尖叫一声,尖叫又不能划破雪
使雪流血

这一声尖叫,只有自己听到了
它什么也不代表什么也不包含

幸亏整个身子还没全部陷进去,雪洞
不是深不可测,只是一个设置一种亲近

须正过身来当着风雪的面行走
也就是,要正视高原的风雪

这时,脚步加速,刚才倒走在风雪中的
感觉没有了,但怎么走,都是风雪中人





母亲,你捏着我的脚象雕塑着一只脚


母亲,三千水路,三千旱道
你捏着我的脚象雕塑着一只脚

母亲,将所有的脚印都收藏进你的怀抱
你捏着我的脚象雕塑着一只脚

母亲,灵慧直根,信仰之巢
你捏着我的脚象雕塑着一只脚

母亲,肉体的舟子,无言的宗教
你捏着我的脚象雕塑着一只脚

母亲,伤痕累累也锈迹斑斑
你捏着我的脚,象雕塑着一只脚

母亲,是肉脚,更是青铜的脚
你捏着我的脚象雕塑着一只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