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诗集《大地葵花》初版自序 (阅读2798次)





        《大地葵花》初版自序

  

    这本诗集能够结集,源于1995年早春时,我曾有过的一次抚顺之旅。两位表姑做我的向导,沿着山谷,我们从翠绿的山谷步行到救兵。通什那个山谷后来被我写进其中一首诗里。

   我自己也没想到,一次寻常的短途旅行,竟能让我在后来的10年间,陆续回到那里,陆续写出一些诗。并且,从那时开始,好像我的出生,我的所有过去都储备着,只为了在那一次旅行之后打开缺口,与我的现在来一次哲学意义上的相遇。并且,我的过去和现在携起手,一起走进未来。我的阅读,我的日常生活,我的思考、写作或旅行,有关诗歌的种种体会,相当一部分主题都是那些体验和思考的不断延伸。

    很长时间,我一直沉浸在这种略带惊喜的发现和感受中,我想,这就是人们经常所说的所谓历史感。我想写出这样一些诗,可以把它们当做组诗来看,同时它们又各自独立。直到现在,我似乎还没有写完。同时,这组诗中也一直进行着这样的思索,即生活如何变成本质?      

    在我和我热爱的大地和人民之间,由过去时间的启示和灵感同时降临,是我在今天的恩遇,是命运对我的宠爱。我对生活、对诗、甚至对死亡的虔诚都不值得说出,要说出的只有一种谦卑、一种感知,一种尽管由于心灵撼动写出了诗,却仍然保有的、无言的惊愕。

  

    此前,我一直回避写个人如何写作,这篇自序差不多是第一篇。在写作中,值得公众关注的,只有诗人的宇宙观,以及他的社会及阶层意识。现在,我认为还应加上一条:公众影响力。而个人怎么写诗、写什么,是单独的个案,不具备普遍意义,只能解读和分析。

    我写诗已经20多年,期间曾多次调整有关对诗人的认识。好的诗人是具备超越词语、超越对自己的自恋能力、甚至超越对诗歌的热爱和专注,“关注真理、正义和时代趣味这些全球性问题”。***好诗人的好美德之一,“是有能力追求独立的和自由的生活”。***

  

    也是到了今天,我才知道,我的第九个文艺女神,再不是那种崇高、英雄主义、精英,而且日常生活中平凡普通的人,以及那些庸常的事物。他们不是英雄、没有奇遇险境,没有特殊魅力,不重要。

    我自己也是那群在生活中显得不重要的人们中的一个。这种感觉来源于普通生活中的人和事物,来源于习惯,日复一日的重复。我的诗,已经不是青春年代那些超越、激烈的幻影,而是生活中朴素,深刻,充满思考的细节,生活中哲学意义上的思考。当然,还有一些恰到好处的激情。可能一点点的放纵,都会使其中的一种走样,从而削减诗歌中体现出来的虔诚的份量,无论是一首,还是一整本诗集。

    我无意借此发表一种诗歌手工配方,即使它真有。我能做的,不过是写出了一些诗作之后,能够感觉、触摸到上面这些相关元素,并努力做到能适度的把握和控制。

   写诗时,有时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一个最合适的句子来临。这需要时间,尤其需要一些耐心,一种木匠,任何一种手艺人的耐心。木匠,任何一种手艺人就是一些平常的人,不会因为打出一把椅子,就认为自己改变了世界。这就是生活中的你,我,他。

    在这本集子中,我曾经努力地想写出一些平凡的、感人的句子,写出平凡而悲伤的真理,写出自己悄无声息的、低声部的热爱。在这本诗集中,这种爱有了一个象征,一个载体,由赫图阿拉山地,到抚顺的丘陵,到辽沈平原,到整个祖国。

    对于我来说,诗人不只是诗歌的祭品,写诗也从来不仅仅意味着对语言的实践,不仅为了背叛古典的诗歌布道,还有更重要的,在写诗的过程中,我是否做到自觉探索由于持续而坚持的反抗中的可能,并随着技艺发展成熟而创造出诗歌新的意义?

    我会带着这个追问写下去。在日常生活中,我希望看到自己的精神在平常事物损耗中,仍然没有失去诗意和耐心,仍然有一些在磨损中产生了光亮的东西。

    最后,我希望我的诗能使读他的人有一丝感动,起码是被有些诗篇感动。因为在写它们的时候,我自己经常被感动着。有了诗歌,我才有了生活的黄金时代,有了精神的天堂。才有了丰富的生活,有了诗歌历险般的探索,有了自我的深渊,同时,也有了自我飞跃的灵魂,所有这些,都值得我好好珍惜,好好感谢。



                                                    林雪

                                                    2006.9. 沈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