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早期诗作两首 (阅读3034次)



一句话
             康城

一个晚上你就为了说这句话
一句话是一颗子弹
它轻易地击碎爱的玻璃外壳
爱情弃械投降
一句话就是一场洪水
有没有爱情幸运地登上诺亚方舟

没有,你太满了
已经容不下爱情
一句话是一个开关
让全世界的灯光暗下
一个瞬间缩短的距离
有时几辈子也无法到达

一句话
搬走一座房子
在大地上留出一块空地
                                  1999.02.18




毒药或新鲜空气
                               康城

毒药或新鲜空气
再多的事物,只是一种,所有的感情
只是一次没有回应的传呼
空气反光,爱与不爱,石头钢铁和时间

关押的犯人一头未被命名的长发
不会产生坐立不安的想法
时间就在时间
任何划分都无损于时间
划分只划分本身
爱情除外
空气在空间里没有组织、家庭
但它一无所求

一天也不可缺的毒药
从精神到肉体,眼神所到之处一片稚嫩
新的,只剩下出示
爱,我爱你!
毒药和新鲜空气!
我爱毒药的妻子和空气
的妻子,爱屋子

一般情况是身体引导灵魂
爱情是石头榨出的水,而不是树木易生的叶子
诗歌的砖瓦砌成虚弱的房间
日久建成大厦
抽去语言文字的气息
仍然有一副钢铁的支架!

                                        1999.07.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