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企鹅茶馆 (阅读4912次)



他们吵吵闹闹,全为了
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
一个多嘴饶舌的家伙令人昏昏欲睡
(让我想一想)--是什么鬼使神差
让他手舞足蹈,失去了理智?

黑暗中的末班车已经开走
黑暗中的街道,像一条
抽干了水的河床:空旷、沉寂……
但毫无关系。坐在这里的人们镇定自若
因为他们,纯属多余

男的和女的,一张张面孔犹如
一副纸牌的五十四张谜底
各有所思又参差不齐
而灯光为着他们必须一直照耀
而音乐一旦响起就得永远演奏

渴望着,犹如竹笼里的一只只孔雀
如果妄想中的爱情飞快来临
一个平庸的夜晚就会变得热烈
在浪漫主义的头发下面,有人不小心
发出了现实主义的碳酸味抒情

去年我也曾去过那里,归来时
生铁的铿锵声已落满了
一杯浓茶。总有人在不停地催促
这陡峭的夜晚,一把孤独的铜号惊诧于
改变的事物,曾经深谙的秩序

倾听着,一支无人倾听的千人合唱队
深夜大路上的一群梦游者
仿佛平凡而伤感的一声咳嗽
--杯中的水,服从了杯子的形状
仿佛这时代:我们适当其龄,但纯属多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