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夜晚回家(组诗) (阅读3218次)



夜晚回家(组诗)

呵,钟声

呵,钟声里
几个老阿婆颤颤地走过
她们刚刚参拜完什么神
庙宇里,肯定跪过了
黑裤还沾着那只蒲团上的枯草
就这么飘落
在泥泞的小道

缓慢地走着
摇晃。像燃起的烛火
断断续续地拉家常
腋下夹一把尼龙伞
迈着京剧演员的四方步
就这么
几个老阿婆
天暗前往家里赶

半路上
她们一个一个散了
像一记一记的钟声
在城里和乡村的上空
回荡。消失

呵,钟声
就这么散了
      2004.05.08










冬已不是冬了

风再吹下去
冬已不是冬了
枯草丛中,有什么要飞走
稍斜的坡上冷夜挤满

风再吹下去
空旷的田野充满大地的声音
——它再隐秘的翻转
都被一片夕光带远

一位农民把早晨的清凉吸尽
就剩下冬了
风一吹。风再吹。这冷冷的冬
不再多么可怕

可怕的是风再吹下去
冬已不是冬了
它像一个瘦老头
面对春情萌动的少女,什么都酥了
                      2004.10.29



某一处旧窑

我不会说谎。那个远古的男人更不会
他的一滴汗在旧瓷片
像盛开的花一样模糊

在某一处。坍塌的旧窑
我是缺角的淡蓝色酒壶
装满千年的月光
呵,风。会吹走山峦间的暮色
夜多么宽阔
在路旁。只有这一堆碎瓷理直气壮
偷窥我的内心

没有放进窑里烘烧过的内心
和我的生活——
脆弱。经不起轻轻的撞击
                2004.10.31

我在树下

我在树下
看他们一个个从我身边经过
远处有奔腾的一条溪。羊齿叶的草
一蓬蓬绿树丛。鸟影
贴在这片辽阔的原野上
他们像飘下的落叶
晃过我的眼,沾在地上
我等着一下午的阳光过去
钻进深深的夜色赶路
过去的人啊
有些已经黯淡了
有些闪亮着,像一盏灯
               2004.11.01





有人在夜半默祷

夜半默祷的那个人
不知道是谁
不知道他有什么悲叹的心事
向苍茫的夜色了望
深深黑黑的夜
能藏起什么呢
一定包裹着他心中的神明
他默默地祷告
——脆弱。无助
连月光下出窝转转的野狗也不如
连微风中轻轻晃动的小草也不如
他不说话
冷夜里。他不再藏起什么
压抑,郁闷,不快都敞开了
向佛,或者上帝诉说
不需要答案
他默祷着
只要有谁能认真听
           2004.11.02



夜晚回家

你知道吗
夜晚回家的人
一定要带两盏灯
照前面的远行者
瞧他走得多远
后面的跋涉者朝着灯光
就有前行的勇气
家里有一扇窗开着
多晚回去,都不害怕
一路吹着风
想着亲人的名字
你知道吗
回到家
火把扔了
会有人拾起它继续行走
自己的影子扔了
有人会当他是
路上的伴旅
         2004.11.02





有时我是忧伤的

有时我是忧伤的
有时,我就懒懒地躺着,不做一点事
想什么是幸福
幸福会不会此刻降临身边
可是什么都没有啊
除了书橱,阳台,一扇窗。望出去
旷远的天空
飘落的树叶,无限延伸的电线
几只飞鸟成为移动的音符
我什么都没有啊
只等着天黑。天完全黑下
忧伤也不见了。梦啊
包围城市和我
           2004.11.03


火车快要来了

火车在市里规划的图纸上
就要冲出来了
它从北方过来,一路往南
它要在黄岩城的王林村
设一个客运站
火车快要来了
草和树慌慌张张,要被赶走
长长的铁轨把我们带出很远
很远的上海和北京
很多人没去过
火车,每小时200公里的速度
风都追累了
只下过田的农民
说一行行麦苗
就像一列列火车啊
可怎么开,都在原地打转
                   2004.11.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