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个哑巴的爱情宣言(组诗) (阅读2913次)



一个哑巴的爱情宣言(组诗)
          
百合花开

风还没想出心事
蓝天就把浮云的忧郁给了夏
野外的山坡,已有向晚的夕光铺上
我知道,百合花要开了
我的爱情要来了
在这青山也充满深情的美丽一刻
要披上今晚的月光,要借来童话中最精彩的段落
感谢这双脉脉的眼神
你应该懂得它的涵义。感谢故乡
让我用村庄一样朴实的情怀来爱你
百合花开了。我的爱情来了
三生石上,刻下百年的盟誓
谁先去几年,谁就在奈何桥上等几年
                       2004.11.28




求爱

不是说五月的荒野地长高了芨芨草
满坡的鲜花在清风里摇
我只身打马,翻越泉水涌淌的山脉
我只身啊,背负宝剑和红粉
这样的日子不会很长,也不一定短
艰辛的旅途不要耗尽我的勇气和精力
那一天,让雨尽量下,花尽情开,草尽力摆
我拿着针线向你求爱。求你把我们的日子
缝在一起。我知道
春天不肯嫁给我是因为有你
村庄没有把多年前的歌声和那条路还给我
那么,记住我只身打马翻山涉水的深情
为了向你求爱,我已把忧伤的马车
推入深谷
                          2004.12.01

我们相爱

我们相爱
我们以平平静静的姿态相爱
像两棵紧紧相挨的白菜,一起长壮长白
日子越久,便长得越一模一样
我们不懂得浪漫
不会沿沙滩走出老远老远
我们的手生来就贱,只会围篱笆
养些鸡鸭。种几丛野菊
花开了,坐着遐想
在南山脚下结庐,舍弃功名和利禄
哎,我们简简单单地相爱
像两棵草,风来一起弯腰
像寺院里的钟和梆,晨暮时碰撞
我们相爱,一辈子只是
开开窗,晒晒太阳
等到日头偏西,回家做饭
                 2004.12.06





不悔

我嗒嗒的马蹄是九月解不开的旷古谜题
江南的雪不化,是你脸上冷冻的情节
这一条路,孤独寂寞挤满,像浪花不断涌撞的岸
唉,如果你是河的另一岸
我的灵魂该如何牵引,奔腾着向你?
我嗒嗒的马蹄纵然浸过黄滕酒
也踏不醉五月的沈园
东风不恶,锦书可以托。只是
我将怎样倾诉出恒古的爱意
春色隐散。宫墙柳败。青石板爬满苔藓
纵使江南的阡陌牵扯了我多情的寂旅
这一江水淹没了嗒嗒的马蹄
我仍为追寻你:不悔
                    2004.08.08


一个哑巴的爱情宣言

哪怕你爱上野兽也不肯爱上我
我也在
你唯一经过的路旁等你
野花璀灿
璀灿得多像我一颗悸动的心啊
要命的牵牛花
真的牵了一头牛挡着我的视线
风吹摇摆的蒲公英
啊,这白花花的碎银
买来不下山的太阳
喊声丢在深深的心底
我无法朗诵这首诗
就埋在你必经的路上
当你踩过。唉,当你踩过
就当我在默默地倾诉
一个哑巴,爱情
只能是这样了——
不敢把眼睛闭上,怕你消失
不敢把耳朵捂住,怕听不到你声音
不敢把等你的姿势改变
怕时光一晃就过
没有嗓子说话
可我有唇吻你
就怕你,要我唱歌了
一个哑巴,是这个世上
唯一不会说出爱你的人
                2004.07.15

荒岛

当世界成为一座荒岛
荒岛上
只有两个相爱的人
那么,亲爱的
我们摘掉最后一片叶子
相互裸露身躯,坦诚心灵
要保留羞涩
这难得的纯洁和天性
我们淋着下雨的浪漫
风中携起手
沙石的飞溅是苦涩的幸福
晴朗的蓝天下
像两朵云的影子爱着
办一场简单的婚礼
祝贺的是花和草,阳光,水流,大海里的鱼
热烈的涛声中笑着醉去
薄雾编织成婚纱
长青藤绕成一枚碧绿的戒指
嵌着昨夜的第一滴露珠
再有个孩子吧
我们老了
不葬在荒岛上
要睡在海里
要飘洋过海去看看
这世上有没有
另一座荒岛
           2004.06.24

遇见

在村里,我遇见这个男人
他砍很多柴回来
他把柴一小捆一小捆勒紧
叠在院子的角落
葵树叶啊,落下来砸他
风啊,往他眼里吹沙子
被他背回的枯枝,你们跳出来
狠劲抽他。可是
不要伤着我心爱的小桃
她在这个院子进出了五年的影子
都别碰着。
嫩嫩的小桃。甜甜的小桃
我曾经恋过,曾经梦想着
抱一下亲一下她的影子我也会晕倒在山坡上
小桃抱着孩子
给这个男人擦汗
啊,我再卑鄙也没用
我再无耻也没用
我向这世界,认输了
             2004.06.09



誓言
  
立下江山一样重的誓言
把旗下的版图拱手让于相战多年的仇敌
能拥你入怀,夕阳下看海
我愿是,烽火台上袅袅的狼烟

刻下咒语一样毒的誓言
把你藏在潘多拉盒子深深的底层
善良的人冒着释放祸患的危险救走你
我也要,成利剑刺中你的心脏,且一直锈着

写下蜂蜜一样甜的誓言
把多年写下的忧伤诗歌付之一炬
能和你携手漫步,共剪西窗烛
我愿,一辈子只写两字诗:爱你

画下玫瑰一样美的誓言
把一生的精力都用在描绘你的艳丽上
带你游历山河,结庐人间
我要,成为绘有你容颜的那张宣纸

可我一个小诗人
注定了,说不出刻骨铭心的誓言
注定了,清晨浇浇
阳台上的花。傍晚陪你
逛九峰路。临睡前讲个
好笑的故事。就这样
甜甜地睡去
就这样,一辈子
                2004.07.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