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说一说(组诗)  (阅读2825次)





说一说(组诗)
    
                                        

《三江口》

昏沉的午后。距东海十公里
蔚蓝,风,芦苇
开阔的水域。倒映天空
一个捕鱼老人撑出了深秋的渴望
深秋,三条河流汇集着说话
——波澜不惊,流逝恒久

    2004.12.25


《三江口岸边的一棵草》

三江口是浙东大地上一块小小的疤
三条河流的交汇处。推挤出五平方公里的水域

秋风抬高黄昏。苇草的斜度
够不着星星的落水声

岸边。一个人的孤独。是傍晚的水流
我来自乡下的口音,一直在草丛蛰伏

刚刚踩过滩涂的老人
不是我的父亲。摸着黑,把船推下水

多少个寂静的深夜啊。风把风推下水
繁华和喧嚣流着

多少次我醒了。不再入睡
像一棵草在三江口岸边,吹弯了,又直起身
                            
    2004.03.13


《安置》

这里有农业和工业的痕迹。却已
丧失文明
肮脏的废铁料堆成小山
搬运工,有着蚂蚁一样的黑
有着急促的喘息和深深的叹息
我以为江风吹来会凉快些
我以为大步退出这块领域的苇草会
再次携夜色入侵三江口
可是那混浊的江水啊
坐在码头的轮渡边看海的年轻人啊
该把月光安置在
哪一片清静的处所
            
    2004.05.27


《一块铁》

许多年
记忆里还有那座打铁铺
师傅挥动大铁锤,抡着右臂划了半个弧圈
胸前几根粗毛。一直
挠在我童年的痒处
小徒弟二十出头
像一块通红的铁。弥漫着热量
几次,扎实的锤打
迅猛传遍整个小镇。散开
铁是仇人,他要狠命置于死地
每个风来的午后,铁陷入沉睡
醒着的师傅和徒弟,对我们
又如此和善
            
    2004.06.02


《已无风雨》

已无风雨
田野总有觅食的鸟雀降临
啄着稻穗的金黄和大片铺地的阳光
它寻找一撮最有份量的泥土
老农在水渠里淌水,洗净污泥
刚刚,他已摸过几口田
在一阵急雨里弯腰察看了稻穗的饱满
秋高高悬挂,爽朗的天
于是他该把一切放倒。随后
没有风。没有雨
            
    2004.06.03


《拆迁》

阳光照射下来
一小片阳光照射在废墙的角落
灰尘没有脚
附在草帽,屋檐和他们的乱发上
他们都走掉了
只是,几块残砖,腐烂的椽木和
弯曲的钢筋不肯走
——曾经属于这里的吵骂,忧郁和天气
重新找到位置
              
    2004.05.27


《醒来》

夜一直在走
夜走过这棵树这座村庄
夜沿着拦河堤走出了很远
越过黎明这道坎,它就到家了
到家了,卸下所有的暗和罪
我们,天地间一群脆弱生灵
也有放弃卑微、名字、甚至生命的一瞬间
多么渺小和短暂的一瞬间
我们才如此纯粹
草坡上,醒来的羊吃着草
火车醒来,带着出轨的概率
善良的人醒来时,也许
会犯下弥天大错
夜啊,就这么走了
让我们从沉睡中醒来
为着一点光
            
    2004.06.11


《两个盲人》

大地,落下忧伤的声音
我们踩着犹豫,恐惧和遗弃
就这样走过了山水的边缘
那一年,雪在山顶融化
像一盏闪闪的灯
我们在田埂边睡着了
被两只小小的蚂蚁
拖过祖国的万里河山
呵,灯火家家户户
真的被鞋低踩灭了
两只小小的蚂蚁
再把这两个盲人拖远些
深夜。地狱。黑不是可怕的事
把我们拖到死
拖成两具风干的木乃伊
都不要紧
你们累了。啃我们的骨头吧
两个相拥的盲人
生前没有看过对方和这个世界
现在死了
就躺在荒野上
亲亲大地吧
            
    2004.05.09


《和画家伟雄游翠屏山》

我摘起路边的草莓。画家伟雄
取走它的颜色。鲜红,似乎滴下
就要染遍层林
风把它吹到天边
那一块摩崖石刻,当我们凝视
已忘记先前的那颗草莓
画家记下岩上的诗,用铅笔
在破旧的笔记本。当他合拢本子
把那一段阳光夹上
几百年前的诗再次光合反应
山岙宁静着,杂树丛生,鸟鸣稀疏
我们继续前行。野草间
踩出一条小径。几乎在山腰以上
听不见城里的喧哗
我们看见山脚下那口水潭
绿绿的,静止不动。下山时
却又不见了
                
    2004.12.20


《一朵云就在窗外》

一本书拿着,不翻开
翻开,又不看。懒懒地躺在藤椅上
窗外,一朵云探视着
风在刮。树叶晃动。田野上
草和草碰碰身子又不再搭理
孩子跑进跑出,不知玩什么游戏
妻子在批改试卷……
多么像荒郊地里被遗弃的一角
矮矮的树丛周围,藤蔓、石块和泥

    2004.12.22


《我知道》

草黄了,灭了,不过一季。人老了
去了,不过一生
还有什么争吵、荣耀和仇恨
在未起波澜的湖面。在透明澄澈的心底
早上,我对着窗外微笑
街角处拐弯的环卫工,带着风和背影远去
一天在开始。我知道——
梦在延伸。点点滴滴,汇成一条河
翻腾生命的浪花
                    
    2004.12.23


《桃花源里》

伐些树木。搭建一间小屋
搬两块石头刻上:“桃花源”和“柯健君”
山缝里渗出冷泉,流经草坡
啊,野蔷薇覆盖的草坡,开满月光
——山顶上,多风,多晚祷声
我要朝大海跳完最后的歌舞
接受村庄和教堂的洗礼
——和一位老人同住。学习锄地、洗衣和做饭
把恨和恶放在一边
和阿佛洛狄忒说话,散尽财物
我要和他一起死去啊
就这样,把一辈子埋葬
没了愿望和梦想。留下平凡,善良,勤奋
寂寞,了无牵挂……

    2004.12.23


《说一说》

应该说一说斜阳、傍晚和远去
它们的降临和流逝
九月了,天还蓝得不彻底
——父亲带上墨斗和刨,出一趟远门
我要说一说他的木工手艺
是村子里一把好手
——再说一说我的生活。背着文字
沿方格纸洒落思绪,情感
享受温黄平原的润泽
和浙东海面集居的涩涩腥味
让我有韧性和硬气
——说一说这些。父亲在流汗,我在流泪
为青春的迷惘,无名的忧伤……

    2004.12.24


《在街头遇见乡下少女》

一看就知道,她来自乡下
城里人都不理睬她
他们理睬股市、楼盘和快节奏
穿梭在高架、高速和高空

乡下少女走在街上
像一团阳光缓慢移动
她带来家乡的青草气息
鞋底散落几粒,大地的汗滴

她脸上流淌着乡气
她的呼吸,藏有山谷的幽兰
长长的麻花辫啊
编织着十八岁的少女情怀

乡下少女走在街上
躲避城里人的匆忙和骄傲
她傻傻地,不知该怎样
露出她的美

    2004.12.24


《回到故乡》

我把自己偷偷送回
二十年前的故乡——那时我年少无知,天一样蓝
提破灯盏找寻溪水宁静的秘密
如今,它的两岸挂满灯火
照亮了什么?我的心还暗着
为村后铺满野桑葚的小路
留有我吐在张寡妇身上的口水
天黑得多快,庙堂里的村小阴冷、潮湿
——像我一样无助
它必将让位于夜晚繁忙的戏子和繁琐的老人
他们像老桅树一样无动于衷
夏蝉一样多语。冬草一样枯黄
可是我今夜回到故乡,不知梦
该在哪里歇脚——荒草高高的塘角,写满农业学大寨的旧影院,乱风
刮过的榆树林?
——可我的名字,还在那里吗?
                      
    2004.12.26


《我的爱》

我的爱让一块岩石替我说出——黄岩石
我的爱让一条河流替我说出——永宁江
我的爱让一座平原替我说出——温黄平原
我的爱让一片水域替我说出——三江口
我的爱让一个男孩替我说出——柯文铮
我的爱让一位女子替我说出——汪坚红
我的爱让一所村庄替我说出——半领堂
我的爱让一条街道替我说出——食品街
我的爱让一座小镇替我说出——宁溪
我的爱让一座城市替我说出——黄岩
我的爱让一个省替我说出——浙江
我的爱让一个国家替我说出——中国

最后,请允许我的爱让一个诗人说出——柯健君
                          
    2004.12.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