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的诗(组诗) (阅读2810次)



我的诗

我写过那么多诗
有那么多的人看过我的诗
许多人都把它忘了。甚至
连我自己,都举起了遗忘的铁锤
砸碎了生活的印痕
我的诗那么微不足道
是写给一只蚂蚁看的
它能把整首诗从大地上拖过
我唱给归鸟听
它用翅膀扛着我的歌声回巢
我,做不了一个诗人
就让我的诗,随着风散去
像种籽一样洒在大地上

嫉 妒

有一副好嗓子的人
我嫉妒你们
把歌唱得这么优美动听
像我,一个清贫的小诗人
是没有人嫉妒的
我有时把嗓子喊哑
把脊背压弯
只懂得用内心的火燃起冬天的柴
我多么嫉妒拥有观众的人
那么多人围着
说不幸福是假的
是啊,我的内心
多么渴望有人狠狠地嫉妒我

在屋顶

昨天我爬上屋顶
因为这样,看见了不远处的海
——它一阵一阵地蠕动,要靠近村庄
屋子里,孩子玩着自己的游戏
没有看见渐晚的天色和飘逝的云
低沉的潮声擦着屋脊传出很远
像偏头痛,屋子撞得有点晃
屋顶上,我坐在夜色里
茫茫群山仿佛围着村庄舞动
举目已经望不到岸边的渔民
啊,我多么像村庄的一颗心脏
在近海的角落,半知半解地跳动



风吹过空旷的大地

起风了,风已沿着村子走了几遍
清凉的晚秋黄昏
多么冷静。没有谁
愿意扛着孤独的炊烟步入黑夜

乡村公路把最后一辆拖拉机也送走了
大地空旷,密密麻麻的草
被虫呜声一阵又一阵压弯
就这样弯伏在地面上也好
至少,不是被黑暗压倒

风也一样,像冷利的刺刀
倾间刻划向了夜幕的另一端
没有天空的嘶喊声。一辆破牛车
吱呀着辗过村庄的身影

风不把它的茅草吹翻
只是吹着村庄往前走


一个石匠蹲在阳光里

一个石匠蹲在阳光里
从石头中取出火
毫不犹豫地灼痛院落
一地碎石
像一地杂乱阳光

石匠挥汗如雨
锋利的锥尖在岩石上
深深浅浅地滑动
我看着,有了一点疼痛
仿佛一锤锤砸在心上
锥在眼眶里

石匠靠着阳光蹲下
他累了,身子有点晃
下午三点的光线在背后扶了一把
满院的石块都想跳出来
拥在石匠黑亮的胸膛

蹲在阳光里的石匠会老去
今天的阳光明天会变了
没有生命的岩石
一番敲打,却有了新的延续


夜这么黑

翻遍了所有的口袋
夜掏出所有的黑
星星的光亮
顷刻间被淹没

随便在天空刺一道伤
流出的是浓浓的暗
像在我的身上划个口子
喷涌的是稠稠的鲜血

夜这么黑
黑的多么不容易
有多少人试图阻挡
黄昏亮起的灯盏
一开始就徒劳无益

又有多少人盼望夜黑
就这样一直黑下去
而我在阳台上的时候
数着星星的家园
那月光,怎么像在排练一场演出
没有谁能够做到
历经了黑暗,又迎来光明
像夜沉重的历程


我家后面

因为雨天,我不能翻过后面的那一垛墙
隔着二米乱砖垒起的高度
杂草已经拥着水珠过了一夜
斜坡上,泥土松动,想往下滑

清晨的空气含着潮湿的甜蜜
娇小的野菊花,留有风后的颤粟
蚂蚁从洞穴里出来,爬上山岗
迎着朝阳读起九月的晨光

有过一夜的雨草皮也那么光滑
我家后面,稍有点坡度的小山丘
铁蒺藜顺势沿到了顶端
当我踩溅小道边的软泥

看到了墙角坍倒的一堆墙皮
像马铃薯垄边露出几个小小的圆脑袋
褐灰色,有些粗糙。我从山腰望上去
父亲在更高处挥锄。一个褐灰色的背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