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苏州我记 (阅读4566次)





我对这座城市知道得不多。薄绿的流水
和随处可见的小石桥(宛如情人节的玫瑰)
一再被我忽略。谈论它的人
也仅仅在远处随便将它谈论
并且说,他们对这座城市还很陌生

饱经风霜但是安闲,有一种美
蕴含古老的气息:仿佛许多老人的回忆
聊起天来,那些往事就恍如昨日——
“这座拥挤、充满了迷梦的城,鬼魂
在大白天也抓过路的人”*

自从我跌跌撞撞地侥幸踏入
这座城市,一晃十多年过去了
爽风吹动,薄绿的流水
也在我的额头漾起了波纹
我的唇齿间,烟叶焚烧留下了垢痕

但是我对这座城市还是知道得不多
在曲径通幽的回廊一隅,我只不过
让难以更改的土语继续着
他的自言自语:流逝的彗星,浓密的阴影,新建的民居尴尬地
远离了小桥和流水……

时尚变了,再固执的人也只好听从
我收获了许多,唯独没有感动
建筑粗敞的美术馆可以无人光顾
昏迷的宴席上,有人把空虚与甜点一同吞咽
眼前灯红洒绿,心中漆黑一团

在漆黑的夜里,我偶尔也会
想起一个古人:他叫唐伯虎,传说风流成性
我偶尔假想:倘若我是唐伯虎,那么这个时代
谁是秋香?我去爱谁……眼前漆黑一团
我拽了一下床被,接着便呼呼入睡

*波德莱尔诗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