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穿透灵魂的阳光将我钉在地上(组诗 (阅读3420次)




一、从天空垂下来的绳子

从天空垂下的绳子把父亲吊走了
那是从我仰望的地方垂下来的绳子
从太阳上垂下来的一道多余的松弛的光芒
被我父亲抓紧
一九七○年的夏天失去了重心
遮住我们双眼的上帝之手尚未挪走

父亲最后的形象
是惊雷和闪电之前的空白
和空白之前的照片

满墙污秽的字迹
显现父亲获罪的选择
我情愿相信上帝荡来荡去的绳子
他看清了一个人在人间饱受苦难
提前将他收回上天
2006.08.06


二、穿透灵魂的阳光将我钉在地上

此前没见到父亲
以后已无法再见

泥土对他提前的掩埋
比对待他的生前更加强硬
粗暴的勋章闪着太阳的光环

白色的街墙上凝结着黑血
黄昏巨大的躯体在呻吟中扭动
满街都是裸露的神经和最后的疼
满街都是一个少年躲不开的伤口

穿透灵魂的阳光
在十岁那年
将一个装哑少年钉在了地上
2006.08.08


三、风中的杨树站在哭泣的河边

太阳错进了月亮的精神病院
所有的妇女都被阴影强奸

摇晃的杨树站在哭泣的河边
大风刮着回不了家的男人

污秽的河水即使倒流也洗不掉耻辱

自杀的男人
即使倒退一个省
也逃脱不掉包围他的灾难

天空唾弃的人格
在鱼米的霉变中搁浅
2006.08.07


四、黑色的咒语在白纸上漂流

水边冷雨中的影子
穿着依旧孤单
多年以后铁链熔化成记忆的面孔

断肠的河流黑暗
穿城的伤心处
戴斗笠的人撒网也撒盐
哭泣的石板街上
苍老的挑担人的背影远去
箩筐里的滴水叫卖豆腐和青菜

气氛继续黑暗
母亲的盐粒继续敲打破旧楼梯旅馆的夜晚

窗外的市声穿行
桥断了就是路断
无动力的水乡码头
划出顺流而下的木船

黑色的咒语在白纸上漂流
烈日和淫雨的纠缠越来越远
水乡破碎的镜子
映照诗歌深处的伤痛之地
2006.08.07


五、为讨好上帝而搬运呼吸

死者照样忙碌
界限以外的父亲
继续把忠诚和勤劳献给上帝

强光掠过
黑水河在身后越来越远
而前方
更大更明确的黑
注定不可避免

个头超过了父亲
我正努力地
为讨好上帝而搬运呼吸
2006.08.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