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深呼吸 (阅读4765次)



  

接下来树木们将会有一场劫难,因为
林子上游,一条大河已经露出了它的脊背
细小的波浪即便在夏季,也谨小慎微
一簇预示灾变的枯发踏上了树冠

犹如童车滚动,而保姆已进入坟冢*
一个凶狠的消息几乎使我们晕厥
冲击着,几乎使我们失去知觉——
倘若用一支歌,或着用急管繁弦的音乐

来抚慰深沉的黑暗的灾难,那使人
心碎的夭亡和痛苦,那就干脆闭嘴
因为魔鬼始终在空气里跳舞
我们的眼睛,正好对准了死神粗大的脚拇指

像一场恶梦。只有佛在那儿说着谵语
侥幸的美学,足够把树木骇人的惨叫淹没
叽叽喳喳的鸦雀飞起又飞落,看得出
它对生存的理解仍停留在啄食的份上

日光翻开了新的一页,新的时代
劈开了新的埋葬空间。动物们稀着牙齿
为越来越少的食物伸长了脖子
草地变作流沙,流沙追逐着老虎

连不带气包的神也感到呼吸窘迫
它要变一点儿花样,让六月飞雪
冰雪里的男女啃着瓜皮,要让混乱
继续渗透,直到灌满生活的每个角落

教训会传给下一代,那是人的骄傲
和未能避免的失败:攻城掠池,横渡大洋
获得了知识却把道德沦丧
缝合了文明却把自然撕裂

犹如落叶从不问最后的下场
站立的树木有一根不肯折的脊梁
犹如一群人,在荒凉中压低着声音
“我站在这里——我只能这样!”

一个生命的死亡牵动了那么多
存在的事物,这一点谁都没有想到
——既然鱼迟早要上沙岗,让我们
在时间的邮筒里,再做几次深呼吸

          注:*引自奥登诗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