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骑单车的女子 (阅读2857次)



给二伯

我在你去过的地方找到影子
爬过的山坡找到柴刀
踩过的田头找到锄
门槛边找到还在袅袅的烟柱
前门找到牙缝里剔出的饭粒    
那是在某一天的傍晚,你喝了两碗土酒
后院找到骂娘的脏话
几头牛出栏了
就是不听你的话回圈
“操,比我还牛”
路边的一粒粒羊粪里找到咳嗽
草茎间找到汗滴。泥缝里找到力气
屋脊刮过的风里,能找到疲倦
暗淡的堂屋里,能找到左肾那一颗结石的疼
磨石上找到弯腰。石臼里找到
搓手。星空下找到沉默的爱
针尖处找到记恨
瓷碗里找到一颗老牙的松动——暗黄,疏蛀
筷子间找到右手的颤抖——枯瘦,无力
衣领找到落雪。扣眼
找到流下的口水
袜底找到窟窿。解放鞋找到多年的伤痛
白天找到劳累。夜晚找到沉睡
石板路上找到年轮
菜园里找到搁下粪桶的压痕
墙脚找到酒后的便意
木窗找到凌晨的吱呀声
屋檐找到晚饭后的推门声
——可是,找了多年,找了各个角落
独独找不到你
                        2006.03.28

街角修车工

想接过他手中的铁钳
想把他单膝跪着专注的姿势移植过来
远远地,看车轮的钢丝怎么
都像闪闪的光线
他在拧紧,拧紧
把午后所有阳光都紧紧拧在手
现在,他需要一把镙丝刀
不是文字和金币
想从街角梧桐树下拉过一阵风
“哗哗”的响声把他从凝神中惊醒
额角的汗一滴就落了
消瘦的身影一下又晃了
想骑一骑他修好的那辆车的念头
又强烈了
                    2006.03.06

奶孩子的女人

乡下路旁,我看见了一个坐在
自家门口矮板凳上的女人
她敞开的奶子很大
可是一点都不白。孩子狠劲吸
溢出的奶水,很白
坐在矮板凳上的女人
很轻地笑
她家的院墙上爬满
左右摇晃的丝瓜
浅绿中泛黄,长长垂下
狗从路边窜出
女人侧转身子,挡住几声狗叫
这下我更看清了,她的奶子
重重垂下来晃动
就像,墙上的
老丝瓜
                   2006.04.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