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风都过去了(组诗) (阅读2965次)



风都过去了(组诗)


愿望

要做,就做最苯的一只鸟
苯得连求爱也不会
叽叽喳喳乱叫。斜斜地
飞过村舍和田野

要做,就做最丑陋的一朵花
丑得连一棵草也不如
山风吹过,都不肯认这个朋友
只离阳光近些

要做,就做最暗淡的一盏灯
暗得只照见脚下这小块地
冷夜里赶路的人,都不愿
提着,去闯一闯江湖

可是,我这么低俗的愿望都实现不了
这么多年,我还飞不了
在人前,不能像花一样绽放
照亮不了别人
……唉,这么多年
我是最苯、最丑陋、最暗淡的一个……
                     2005.01.11

雨后

雨后的荒野一片寂静
水洼地倒映出破碎的天空
林子里空荡荡
野蘑菇的梦想——
趁小路上没人,到远方闯一闯
多么简单的事
世界为此用一场雨清扫了喧嚣
秋在到来。起风了
凉凉的
               2005.07.13

归来
当大地忘记热烈、繁荣和荣誉
敞开一颗宁静的心
——迎接落叶、冷寂和萧条
多么无助的事
有一天突然那么多的事物离开了我们
在时光的流淌中
归来的,是秋和冬
            2005.08.22

造船厂

现在,它必须下水了
它的一副钢铁身板有了用武之地
曾经的烈日,狂雨。以及
岸边衣衫脏乱的工人
远远地望着下水的船
远远地,望着那一片辽阔的海
茫茫中的未来有多少风浪啊
——在造船厂,我带回了一副身板
和一片生活的海,未知的浪
                      2005.06.21

扶起

扶起一根草比扶起一棵树容易
扶起一棵树比扶起一阵风容易
扶起一阵风比扶起一个人容易
扶起一个人比扶起一颗心容易
一颗心倒下了
比一根草,一棵树,一阵风重十倍、百倍
它没有向上的力量
你再怎么去扶,都是徒劳
所以我说
扶起一颗心比扶起什么都重要
扶起一根草只是消除了颤抖
扶起一棵树只是有了一片阴凉
扶起一阵风只是多了一份暖意
扶起一个人只是扶起了一具躯体
可是扶起一颗心啊
就是扶起了整个世界
               2005.08.26

孩子和草在一起

三江口一带很多这样的草
嫩的,青的,枯黄的。风一吹
谦逊地弯腰
多像我的孩子,细细柔柔的身
在草丛间伏下。要去
拔那棵狗尾巴草
如果风也是吹草那样把他吹倒
微暖的午后。我为有
这一奇怪的想法,变得黯淡
——孩子和草玩得多兴奋
有一蓬,因为我坐久了
失去,我庸懒身躯挡住的
一小段阳光
                 2005.09.13
风都过去了

山坡上,我一个人坐着,想抱住自己的影子
天很快暗下。暮色
在不远的山岙徘徊了一阵
风都过去了
没有谁,再愿在阴凉里。忍受
幽静的起伏。我怕山脚下的村庄
一眼望过去,还是望不到边
过去的下午
总觉得,象极了,多年的一个朋友
默默地到来又走开
还是不愿起身,等夜来赶走我
和我的影子。还是
不愿啊,把黑暗往一个人身上背
风都过去了
就留我,在未知的内心
               2005.09.16

骑在电线上的麻雀

几只骑在电线上的麻雀
不安地垛着腿
如果放学的孩子用石块抛掷
我一定会赶跑他们
晚风里,那几只麻雀虽然像五线谱里的音符
我已不敢抒情地比喻
——这一首暮色中孤独的歌
本该在树林传出
                2005.07.20
熟悉

我熟悉三江口的暮色
芦苇间隐没的船只
夕光下,荷锄翻地的老农
我熟悉这三十里水域的潮来潮去

我熟悉傍晚的炊烟
月光下缓慢的澄静
万籁单纯的鸣声
在三条河流的交汇处,我熟悉
它在我血脉里涌动的方向

我熟悉它的素朴和简单
落日里,一副悠闲的模样
它不怕我走出千里万里
会忘掉经夜的水声
——我一直熟悉那水声,拍打异乡的肩膀
                      2005.04.04



消息

阔叶松在雪后失去强韧
大地终于松口。一些秘密
不再深藏在内心

风的力量仅止于我和你之间的距离
一小段孩子的呼喊,挡住
还要南飞的鸟
山坡上,林子和田野里
脚步声重重叠叠
啊,在那院子的角落,一阵窸窸窣窣
草根在泥土里不安——
温暖,以及祥和的消息
该如何送出地面

原谅远方徘徊的焦急
春天很快来了——这消息——瞒了很久
                       2005.10.09

一群羊已走远

山道上遇见一群羊
我以为自己飘在了半空中
一朵云在脚边擦过。洁白的,纯净的
几乎就要失声喊出
这是我多次写过的流云和浮云啊
多么幸福的牧羊人,他哪来的资格
和阳光下可爱的精灵在一起
这是我的事,一个城里来的诗人的事
我的意思——
该俯下身子摸摸脊背,闻一闻
羊清淡的体香
最好能带它们周游世界
——可是,我真的伸出了手
一群羊已走远。像一朵云
飘过了山岗
我的腰,一直弯着
                2005.06.28
把牛赶上坡

天还没醒
牛就在栏里不肯睡了
它来回转,在角落里不安
哞哞地叫

坡上的风也不闲着
吹弯了草,吹亮整个村子
一拐一拐飘升的晨烟
蓦地像回家的老婆婆

在坡上,牛悠悠地走
看着青山、流水,山脚下的农田
它甩了甩尾巴,像甩一面旗
父亲是这支短短的队伍中最后一名兵

远远望去,就是两团影子在移动
从下往上,多么艰难地移动
牛不叫,后面的父亲也不说话
就这样上坡,一直沉默着
                 2005.06.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