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云南行 (阅读2479次)



云南行

在石林


我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

抚摸着被雨水冲蚀的表面

我摸到了时间的骨骼


2亿年的骨骼,仿佛残存着

海潮的低吟,而化石中的蝴蝶

一刻也没有停止飞舞


石壁上的水滴,涧谷的凉气

让游客的腿骨轻易跌断

我突然感受到一种沉默的震慑



在苍山脚下


不觉山高,只觉云低

白云缠绕在山腰

缩短了天上人间的距离


彩云之南,风吹着

白族少女冠带上的流苏

巍巍苍山竟也是风流少年



望夫云的传说凄美而浪漫

仿佛告诫人们:

没有爱情就不配到云南




眺望洱海



没开发的时候你是清澈的

开发后你已经混浊


混浊得只剩下银鱼和海藻

混浊得误把富有当贫穷


你在太阳下泛着光波

唯一不能污染的是你水下的石骡子


洱海,戴着镣铐的洱海

你的浪花有一种金属的沉重



松毛垛


山民房后的松毛垛

来自山坡的松林



那是会唱歌的松针

是演奏过松涛的琴弦


衰落的过程没有改变什么

圆圆的松毛垛,母鸡在下面做窝


那仍是一种快乐和安详

自然得就像落日,就像落日下的炊烟



在烟草地里



烟草地就在路旁

铺展着一直延伸到山坡

低矮的栅栏如同一纸合同


高原炭火一样的红土地

为烟草注入激情

注入罂粟般的梦想


燃烧隐藏着骗局,一种快乐

通过呼吸酝酿毁灭——

心甘情愿把黄金兑换成灰烬


事实上,种植也不过是一场游戏

烟农与诗人相仿

侍弄的都是短暂的陶醉




在大理古城注视屋顶的苔藓



这是一幢古旧的建筑

我被他屋顶上的苔藓所吸引


屋里,打造银器的声音丁丁当当

隳舍上的苔藓却暗自生长


破碎瓦片仿佛有了生机

我嗅到那发自衰败的呼吸


游人走过我的身边

他们纷纷涌向繁华的街巷



在丽江古城



站在地面看丽江古城

满眼是游人

站在高处看丽江古城

满眼是屋顶



木屋 灯笼 流水

对歌 饮酒  舞蹈

雷同的店铺经营雷同的饰物

丽江的浪漫里暗藏计谋



这条街也是那条街

在丽江也是在上海或别的什么地方



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天很蓝

蓝得有些无奈,有些惆怅





在干海子



玉龙雪山脚下有一个干海子

干海子不是海,是一片

开阔的草地



在这里可以仰视雪山

在这里可以放眼远眺

干海子无水无波,但让人心潮起伏



我脱离队伍,一个人站在草地上

看看雪山,看看草地

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诗人海子



干海子仿佛为了眺望雪山而生

它不是衬托,而是一种献身

干海子平平静静,但让人心潮起伏


乘索道上玉龙雪山



人们排队等着乘索道

排队等着登雪山

在索道面前

个个信心十足,兴趣盎然


缆车像一个鸟笼

缆车把人囚禁在空中

云雾在身边穿行

隔着玻璃,手却无法触摸到风



一种攀登的艰难

转化为瞬间的失重

便捷竟也让有的人晕眩

同伴告诉恐高者闭上眼睛



人呵,坐在鸟笼里飞行

这是否也算得上飞行?





以上均作于2006年8月19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