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看见南方香透了骨头】新诗15首 (阅读2662次)





1:【我看见南方香透了骨头】


1:

桂花香透了南方的骨头
最高的宗教是低度啤酒

苏堤白堤夹紧的水面上
西湖轻唱着山外青山
弯曲的手指,迷人的指向男女的角度

摇曳的垂柳、丰满的白桃
一点点莺啼成为生活的领袖

今天被昨天作弊
明年被今年透支

我放下窗帘不想再看
四十的桌子上
二十岁的目光一片模糊

锐利的刀锋嵌满缺口


2:


窗帘垂在下午,我被晾在秋天

张口找不到恰当的歌曲
呐喊在城市无从下手
愤怒让人脸红
激动被外交开除

鲜血在法律上条款分明
只能唱歌
只能微笑
只能发短消息给几个兄弟:

我看见南方香透了骨头


3:

我还给自己下了道命令:你看,

下雨了,亮晶晶的雨丝象少见的琴弦
如果可以
你要把思想暂时推开
你要从天上拉下一根雨丝
孤寂的弹奏在无人的阁楼

06.8.15

【力透纸背,香盈骨头】

               ——简评梁晓明《我看见南方香透了骨头》

转自草树的博客并谢谢他的阅读和评诉: http://blog.sina.com.cn/u/406a2ab2010005xq 

    

     我对梁晓明先生的背景一无所知。从纯写作博客群进入他的博客,看到了这一首诗,眼前为之一亮。
  一个朋友说,他不喜欢现代诗歌,尤其当代汉诗,不知所云,要能有一点点古诗的风骨就好。显然,他的观点有失偏颇,但是,也反映了当代诗歌在平常人心目中的印象。最近几个月以来网上恶搞诗人赵丽华,诗人和韩寒对骂,有人裸诵诗歌“挺赵”,如此这般,一片喧哗。诗歌更是尴尬不已。诗歌何以沦落至此?好象是一个风尘女子被警察纠出来了。在这个物质主义的时代,诗歌一再地被漠视和嘲弄,必须依靠自身的力量,在无人注目的边沿一角长出她自己的风骨和丰姿!
  在我看来,梁晓明先生这一首诗歌就是有风骨和丰姿的好诗!
  诗一开篇就直奔主题:“桂花香透了南方的骨头”,而“最高的宗教是低度啤酒”,啤酒和它的泡沫以及由此而来的吼叫,正是现代都市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的一个精确的象征,人们的宗教仅限于此——是的,这是一个没有信仰的时代。因此,看似诗人在吟花,实际上一开始就确立了诗篇反讽的调子。
  苏堤白堤夹紧的水面,西湖轻唱山外青山,有人在指点男女,手姿迷人,且垂柳摇曳,白桃丰满,看上去繁华西湖,多么闲适风雅!但是诗人笔锋一转,“一点点莺啼成为生活的领袖”,现代人的灵魂不是这样吗?多么可怜,一点点莺啼都拿去粉饰那空虚的内心了。值得注意的是,面对西湖背后浩如烟海的隐喻,面对白居易,苏东破,诗人写西湖是从容的。一个“夹”字,使西湖凭添了几分生命意识,而远景和特写的结合,使画面显得开阔而又生动。
  “今天被昨天作弊/明年被今年透支”,警句式的诗句,奇崛,突兀,锐利,理性的力量猛然贯注,让你屏住呼吸:多么严酷的现实!还有什么闲情去看窗外的桂花呢?年华逝去,空余伤悲,“四十的桌子上/二十岁的目光一片模糊”,多么精湛的抒写!而由于有人生体悟的参与,对现实的批判就更加有力。
  “锐利的刀锋嵌满缺口”,这是诗歌第一节的结尾。这个结尾简直就是浮雕,呈现着现时的现状,灵魂的现状,多么触目惊心!如果要说诗歌的风骨,这就是。
  “窗帘垂在下午,我被晾在秋天”,这样的诗句,明白如话又意味深长,深得中国古诗的精髓,我以为这就是当代汉语诗歌的魅力所在。

  张口找不到恰当的歌曲
  呐喊在城市无从下手
  愤怒让人脸红
  激动被外交开除

  鲜血在法律上条款分明
  只能唱歌
  只能微笑

  这是生活取消了我们的一些最基本的权利,感情是不许无规则流露的,诗人只能给几个兄弟发短信:桂花香透了南方的骨头。环顾左右,只能言他,是无奈,更是激愤!
  诗的第三节是一种孤独的谴怀,降低了全诗的力量,饱满的气息在这里一下子微弱下去了,也许这是诗人心境的真实写照罢。但就诗而言,我以为这是个尾巴,可以拿那锐利的刀锋砍掉的。
  纵观全诗,语言简洁,形象鲜明,视野开阔,情绪内敛,批判的锋芒锐利,是一首难得的好诗!

2006.10.15

——————————————

Re:【力透纸背,香盈骨头】
王正云(游客)发表评论于2006-10-18 10:48:00

晓明兄:草树先生的评价基本上是确切的。【这是生活取消了我们的一些最基本的权利,感情是不许无规则流露的,诗人只能给几个兄弟发短信:桂花香透了南方的骨头。环顾左右,只能言他,是无奈,更是激愤!】但他对第三节的评论有失偏颇。事实上,第三节是对第一、第二节的升华,是绵里藏针、是柔中有刚:如果说“只能发短消息给几个兄弟:我看见南方香透了骨头”是无奈,那么,“你要从天上拉下一根雨丝,孤寂的弹奏在无人的阁楼”——这是抗争,这是坚强。








2:【小人之歌】


--读吴思的《潜规则》有感



阴暗的小雨下在小人的房间,
也下在小人的信件、酒杯
和半夜咬紧的牙缝里

小人生气,万事如水
只流在河床
不经过他家讨好的屋檐

小人也唱歌,也爱情
也口若悬河谈起历史和小说的背景

小人难以忍受,看着生命一点点丧失
小人也担心,也珍惜不长的那点寿命
要攻击啊,要不断的喷发伤人的墨汁
小人也是人
也要吃饭、荣誉,
和光鲜的露台

小人也悲伤,也凄凉
小人也有生命终极的感慨
小人想,岁月如歌
只是这歌曲由别人歌唱
那多难受,辗转难眠
小人在这样的矛盾中渡完了余生



3:【内 心】


城市进入内心
高楼的语言嘴边矗立!
批判的玻璃钢瓦凭借阳光显赫的指出:
我的思想是个人主义

大街宽阔的展开大嘴、资本在排队
它说:家庭是一张薄纸
生命是一小碟切开的黄瓜
只有荣耀
那高耸的旗杆
在空空荡荡的广场上耸立

空荡的广场进入内心
时代的公共汽车装走了眼睛和风吹的山林
友谊的小虾在利润的餐桌上苟延残喘
爱情变成筷子
被随意使用在快餐的掌心

快餐进入内心
权力成为最亮的风景
谁这时说人
谁就将成为最后的喘息

作于2005年8月1日



4:【快要下雪了】


快要下雪了
谁将会去回忆?

冬天已经下车
打扫掉郊外的绿叶之后
它寒冷的眼睛看着大地

快要下雪了
谁将会去回忆?

个人的燕子丧失了天空
温暖的窝巢已被摘除
一小点自由将被火炖
在精制的碗碟中成为点心

快要下雪了
谁将会去回忆?

最大的历史和最小的自己
在一小点火焰中浑然一体
发亮的时刻被黑暗敌视
总是利箭,暗箭,总是
在最温柔的手掌里发现凶残

快要下雪了
谁将会去回忆?

一生的流水将被冰冻
甜蜜的书信在风中惊恐
逃避变成生活
退让已成习惯
眼泪尚在涌动
还未滴下,已经被秩序列为耻辱

快要下雪了
谁将会去回忆?



5:【一念】



每个城市都有解放路
都有人急着上车,接着是迷茫.....

这个人的眼睛落在报纸上
偶尔也落在姑娘的后背,被姑娘解放
还是拉着姑娘到迷茫的车上?

国际消息的声音更响,是另一辆汽车
奔驰在餐厅、会堂
与下雨的战场。
战场尽头,阴郁的手指
扣击着冬天冰冷的额头

也扣击在商店、汽油、画报和广场.....

我的额头、这个人的额头
搁在车窗上
他望着解放路口,这么多人
都急着上车
接着是迷茫.....
2005年8.1建军节




6:【下午,在杭州忽然想起俄罗斯】

  --只有在我们能爱别人,并且有机会去爱的时候,我们才成为人
           -帕斯捷尔纳克-




必须是冬天,必须大雪弥漫
心情的阁楼独雁荒凉
窗帘必须孤单

必须遭遇枪响一般震撼人心的沉寂
和拒绝
必须象看不见自己的耳朵
永远看不见握手和寒暄

必须象南方下雨的街道
揪心等待少见的太阳
必须象秋天
被逼到结果
而无事可干

必须象晃荡的风筝
致命的尾巴拖在地上
天空中讨好的上下翻飞

必须与死亡有不同层次的多种联系
山上开满鲜花
泥土却焦急等待它的落下

必须被使用,丢弃,象一枚弄脏的零钱
玩弄在裤兜,滚动在街角
必须接受背叛,象死亡的父亲
他浑浊的眼珠瞪大在
我无力帮助的雪白的床头

必须绝望,无奈
急速跟踪不停的雨水
把冰凉击打在难以喘息的狭窄的阳台

现在
我喜欢的诗人差不多走完,我推开书:
早晨的铃铛已不复存在
取而代之的喇叭根本不知那铃铛的声响




7:【无论我愿不愿意】




无论我愿不愿意,天还是黑了下来,
它从门外黑进窗台,又从屋顶黑到了桌面,
它很快黑到了我的手指
我如果不开灯
我心里就会装满黑暗

我的心里已经黑暗,它挥着欢快的小手
挤在眼睛边,它要走遍我的全身
它要在血液里扎根和发言

我要起身开灯,但我却丝纹不动
我看到黑暗降临大地
我不能幸免

遥远的星星自己发光
象一粒粒
自在的萤火虫
他们亮晶晶的
一点点照亮了我这些黑暗




8:【年过四十,想停顿那么艰难】



通宵的黑夜手指上发白,楼下杨柳
发绿的迎来新的一天
好大喜功的国家和报纸
在邮递员的汗水中蒸腾发酵
停顿在流水中
没有一句发言权

这是背景,也是开花的树下土壤
我的脸已经四十,我回不去
那些青春的照片
那些扬花点点飞絮在西湖扩大的水面

有的落在船尾,有的被刻在门廊
有的飞回到我的手上
我看着它眼睛却一片迷茫....



9:【一位知识分子这样说】




那天我对自己说要去看一看工人
我要去看的是哪一种工人?
我应该怎样去观看工人?

是不是因为你
我才对自己说要去看一看工人?

当工人们大批涌来
带着他们的藤帽、镐、和一卡车水泥
在高耸的脚手架上哼着低级的歌
他们的妻子个个漂亮
孔子这时是什么表情?

当我对自己说要去看一看工人
我心中是不是已经有了一个工人?




10:【父亲命悬一线……】


书记、院长、离退休办公室主任
一张张社会各阶层的脸
从老革命的床前
一一走过
他们把脸
放在我的手上
接着
又一一走开

十七层之上、万家灯火、半夜二点
我看着杭州这座城市
我给你点烟
隔着茶色玻璃窗
我给你增加一点星火
我一个人
一个人足够了
我的背后
老革命的父亲
命悬一线……

2005年8月1日




11:【写首诗调侃段祺瑞】



写首诗调侃段祺瑞
十六年前的华家池
晚上我自行车刚到家门,忽然
电视的声音说:胡耀邦去世
我边骑边听
脑子里却出现八个字:
写首诗调侃段祺瑞

写首诗调侃段祺瑞?
我越想越觉得这个题目好笑
它与胡耀邦去世有什么关系?
而且我不了解段祺瑞,
除了北洋军阀,打打杀杀
调侃他对现在有什么意义?
但是:段祺瑞
三个字象一块神秘的魔方
写首诗调侃更是无理
我开门进屋,看着满架子书籍
写首诗调侃段祺瑞?
我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

十六年后的今天下雨
段祺瑞在吴清源的生命中出现
他是总理,下棋快、最得意的手法是打入对方
在对方的空中活上一小块
日本人来了,弄了个满洲
段祺瑞说了:搭建个小房子可以,但不能
归为己有。
吴清源来了,他12岁
段祺瑞大肆杀伐,结果败了
他一个人进屋再不出来
是性情中人,但也难过
第二天吴清源又来要钱
他只好掏出一百大洋
事先说好,事后做到
直到倒台,一直赞助吴清源学费

这以后段祺瑞在中国消失
这以后吴清源在日本崛起
政治败了、军事败了、清贫的围棋
却在孤寂中升起。。。。

写首诗调侃段祺瑞
忽然觉得下雨很闷、雨水很重
雨中的霉点蔓延到家里。。。。。。

2005年11月14日下午





12:【埃及的距离】



我去过埃及
上埃及几乎从不下雨
我奇怪的望着导游的讲解
我想起杭州下雨的湖堤

杭州多雨,下雨的时候我总在屋里
雨水敲打着树叶和雨伞
雨水清扫着河汊和小巷
雨水是我的另一种生命

但是埃及少雨
导游指着尼罗河对岸
几十座泥屋没有房顶
不能下雨!他望着我坚定的挥起手臂
在这里,恶梦离下雨都要回避七里
七里!他大声强调这个数字

---这就是我和他和埃及的距离

注:

  1:

    埃及以尼罗河上下游为界分为上下埃及,下埃及接近地中海,海洋气候有时有雨.上埃及几乎无雨,偶尔来场雨便成灾难,房屋倒塌,泥水四溢,百姓因无思想准备极为惊恐.这对来自多雨江南的我来看,确属稀罕和觉得难以生活.当然我也明白,这只不过仅是我的感受,当地人自然有当地人的快乐,比如一位努比亚少女就对我们说,她最爱这块土地,哪儿也不愿去.

2:

   在埃及,你可以见到很多房子没有屋顶,农村更是.开始我以为是种什么风俗,但导游介绍说,国家政策以屋顶建好为房子完工,而房子完工便要交税.为避免交税,很多房子便直筒朝天,形成一景.好在埃及很少下雨,真正天当房,日月当灯的写照.




13:【亚历山大城】


1:

突然在埃及看见上海
后来知道它叫亚历山大,它下雨
硬是把地中海挡在南面。。。。


2:

1963年5月我生于上海,两岁离开
后来我去过十六次
总是隔阂、孤寂、我抬头看着高楼耸天
总是外乡人的我
冷冷的走在南京路边
热闹是别人,是宣传和金钱在人们手上欢快的流转。。。。

3:

感到亲切,感到海底倔强耸立着艳后的宫殿*1
法国战舰的目光关闭*2
拐弯的海滨大道忽闪的大眼睛如繁忙的流星
风是难得蓝色
全世界知识分子心中的圣殿*3
一千五百年前,
也有远道而来的诗人
也和地中海一起品尝着国王汤
感到安心
象家里
香烟在左手上袅袅的烟缕。。。。

4:

已经离开,却又象秋天
烦躁之后在山林扎寨
开始回想,却又象邻居
敲门进来说物业费又贵了
-------------
*1:亚历山大附近的地中海底掩埋着埃及艳后精美的宫殿。
*2:亚历山大附近的地中海底沉没了一列法国战舰。
*3:亚历山大图书馆是当年全世界最大的图书馆,于公元五世纪被毁于一旦,其珍藏的大量古代智慧也随之永远消逝了。

05年10月31日





14:【告诉威卡.威廉斯】(两首)

“我寂寞,寂寞
我生来寂寞
这样最好不过”
--威卡.威廉斯:Danse.Russe



他关心沼泽地和他的英国老祖母
他关上门独自跳俄罗斯舞
镇上人都夸他威廉斯大夫
只有我看见他屁股对着那
拉拢了的黄窗帘
右手古怪的挥着衬衣
脸上是一大片下雪的天空
心情好他打开窗
看见红色手推车和杀猪的白种人
这些他同族的兄弟
他为他们的骄傲而悲痛
他们脸上的热泪他很讨厌
他说办丧事要象散步一样简单

太平洋西岸有很多人
他们从小吃白米饭长大
他们看不清你的脸
只看见你的白发被风吹起
他们拼命描绘你的头发



15:【威廉.卡洛斯.威廉斯】


你死的那年我正好诞生
威廉.卡洛斯.威廉斯
上海一座红色的教堂
你新泽西洲的卢瑟福
大概见过
你一辈子行医治病救人
我一窍不通却很想都懂

今天我读到你描写一株柳树
说它坚持不褪色
忘记了寒冬
我读到你说
忧伤是一个寡妇的庭院
老年是一群叽叽叫的鸟
我佩服你趁着妻子和凯瑟林
睡着时
你脱光衣服独自跳舞
你不相信乡村
你说乡村不能带给我们安宁

某些地方我觉得你象我
端起一杯茶
我细辩字里行间你眼睛的微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