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蕾 (阅读2236次)



礼物
2006-7-22


去年的平安夜我曾遭受枪击
疯狂的圣诞节劫匪
抢走了我的古董BP机
疯狂的劫匪们使用的子弹
在我的劫后余生的身体里
留下了一道银光闪闪的滑痕

接着又来了一个法国小孩
他光着屁股
头戴着圣诞老人的大帽子
从我的弹孔里飞快地钻过去
他什么也没有留下
从我的弹孔里径直就钻过去了




清香




大尾巴的名字
剩下的挂在枝桠上
鸦雀的顶上了脑门

手心里总是秘密
散发着童年时代
中草药留下来的味道

给你说动物不会拥有
又回到沙石上坐着

你又是坐着
在你的脑门上涂一点月光
















怀抱着一颗炸弹
等待它炸掉
这心情比在河滩上散步
赤裸着全身
沙石对脚底的按摩还更要
多几分消魂

不能说悲伤的事
不愿提悲伤的人
这一个夏天
到夜晚
蟋蟀的鸣声相对于去年的还更要
多几分消魂

不要提悲伤的事
所说的都不要影射悲伤
悲伤也不是怀抱里这颗
善良的炸弹
摇摇欲坠
安静得如同午睡的婴儿
颈窝中开出的那朵莲花



汤汁滴落在衣衫上总是留下污滓……

如果是蔬菜的眼泪
你不会发出哭声
如果你发出的哭声是微胖的厨师们
最喜欢加入到菜肴里的盐粒
你不会发出哭声
如果是浑浊的北京的空气
你不会
发出悲哀的哭声如果是
悲哀的哭声你也不会
在忘记被放盐的鸡汤中暗自淹没


木马屠城

听一个朋友说他的童年
我可以再长大一次

听一个陌生人说他的童年
我能在陌生人有趣的讲述中
迅速再幼稚一次

到最后
我们作为
世界上真正具有觉悟和革命先进性的无产阶级
联合了起来

用一些设计精准的玩具手枪
顽强地战斗
解决了每个欺行霸市的香蕉政党


不进化论

蝴蝶在期待着矿化
可是
为了照明
松油都用来被燃烧了
蝴蝶在松油的火焰里
度过了它们短暂而闪耀的一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