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们写诗 (阅读2065次)



小衡与鸡仔

一只年幼的公鸡在院子里打鸣。
事实上,它还是个鸡仔。
单从形体上辨别,你肯定没有办法
为鸡仔的性别严明正身。
鸡仔是小衡养的。和鸡仔一样
小衡还很小。那么小的小衡,躲在门后
偷看着鸡仔打鸣,就好像昨天
在树丛里里,他睁大眼睛,屏住呼吸
偷看那个叫红红的小女孩尿尿时的样子。

夏天

窗帘上挂满雨水的痕迹。
铝槽里面的灰尘
似乎是由来已久。
在家里最近还有人养猫了。
狐狸和兔兔,不谋而合,她们管那只
从一个记录片的拍摄现场带回来的
不足两个月大的花猫
叫“毛毛”。

V字号行星
——深深想念李婧

很久都不曾想起的一个朋友
忽然从窗口挤了进来。
她已经不再失忆,她一直都不肯透漏的减肥计划
到今天终于见到了效果。
“凹陷处多像是西瓜屁股!”
说起了大学的中秋之夜
借一个昂贵的天文望远镜,
在寂静无人的学校操场上
一起看见的那颗红色星球。
我那时还不会抽烟,很少喝酒
对一个女孩
生命的振奋,以及薄如蚕翼
同样都不曾有更多的把握。

天使与魔鬼

魔鬼不来找天使玩
天使就很孤独
一整天吃不下饭
下午的时候
天使一个人疾走到魔鬼家门口
从敞开的窗户里
她看见魔鬼的院子里种满了茱萸
魔鬼在院子里吃一碗龙须挂面
看见天使走来
只当作没看见
天使拉上魔鬼
一口气跑到到街上
照完了十五元钱的大头贴免费券

我们写诗

我们写诗
我们在屋檐下做游戏
我们的衣兜里装满叮叮当当的硬币
我们不打瞌睡
我们的脸上涂满胶水
我们早晚在电影海报的腹膜下成为超厌氧化合物


本文引用URL:

此日志由 刘脏 在 2006-6-18 0:30:59 编缉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