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温暖 (阅读1922次)



随意和陌生人说话绝不是好品性。
可是我憋不住。
车厢里都是鸭子、肥鹅,还有鸡。
只有他
是作为一个人
而且是一个
身染禽流感病毒的不幸的人
而存在的。
满目悲伤
深情恍惚
一路上,始终都沉默不语。
我开口和他说话。
同时还提防被他所携带的
可怕的禽流感病毒感染。
浓缩的消毒药水
自我的舌尖
喷射到他的脸上。
我看见他的病毒马上就被剿灭。
我看到他
由一个男人(一个患病的男人)
慢慢地变成女人
(一个妖娆而且甜美的
年轻女子)。
汽车在离京的铁架桥上
高速奔驰。
初秋的阳光
从顶棚的窟窿里
照耀下来
有那么一刹那
恰好就泻落到她
静默的脸上。
在她的眼睛里
我感受到的
温暖
竟如同祖母的那种慈祥。
05/01/200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