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陈年旧伤里的温暖(组诗) (阅读3506次)



一、带着三个孩子改嫁的母亲成了这个村庄的富婆

大妹妹是一朵雪莲
小妹妹是一团小小的红红的火焰
还有我是一棵幼小的桦树仍然柔弱
带着三个孩子改嫁的母亲成了这个村庄的富婆

从优越富足跌落进穷困与破落
我们兄妹被迫从命运中转身认识生活
乡村的牲口踏实善良
我在牲口的身后识字上学

校院堆起过冬的柴草
喂猪的野菜长满幻想的课桌
天真的雨季河水一样蔓延
一场场疾病是一次次困境的解脱

当空荡疾病般落满农家小院
门后的镰刀和锄头进入生锈的季节
母亲说孩子的什么病都好治
薄薄的白面饼遮住痛苦的脸色

当地的风吹歪了当地人的成长
带着三个孩子改嫁的母亲
半路上就被吹掉了女人的颜色
土褐色的村妇中已没人能看出
她曾有过另外的生活
2006.08.01


二、在命运面前我总是那么温顺

弯曲的乡间小道绕进村子
缠绕树枝的风把我引进家门
新的家里我看清了刚刚洗净了脸的亲人
跟我说“咱村”的男人是我新的父亲
我新认识的村庄在他硬茬的胡须上扎根

像认识所有故乡一样认识了又一个故乡
和昆虫与鸟交流童年
牲口的精神吃苦耐劳
狗和毛驴达成默契
沿着一个声音
我从进村的路口出村

一个人的路就是一只手的掌纹
我们走来走去也走不出命运的手心
所以我来来去去总是那么安静
所以我在命运面前总是那么温顺
现在我要说的话也是出自命运
他让我说:感谢给了我又一个故乡的父亲
2006.08.01


三、比如驴粪就不那么简单

抠驴腚的人
相当于从驴腚里抠取锅灶下的火焰

驴粪蛋子黄金的火焰之上
是一家子人的饭香和火炕的温暖

而冬天的方向相反
从相反方向吹过来的冷风
冻僵了伸出棉衣袖口的手
和在雪地里冒着寒气的驴粪

简单事物的功能都不那么简单

比如驴粪
可以抹墙
也可以当作肥料下地
烧火时可以代替柴草和煤炭

因为驴粪是草变的
所以能够像草一样点燃
2006.07.03


四、驴粪蛋子金元宝一样洒落山道

从小就懂得学以致用
只有我  用小学和初中的计算方式
精确地统计过全村的驴数
用登记户口的方式
区别了公驴母驴  大驴和小驴

我约略地计算过
全村的驴
一天能拉多少个驴粪蛋子

乡村小道上疾走的驴队
身后洒下一串串金元宝一样的驴粪
小小村童用小小的铁锨和双手
给荆条编织的粪筐积累财富

与每家每户的每一顿饭有关
漫山遍野的草木列队于漫山遍野
走向每家每户的锅灶还得等到秋天
晒干的驴粪是晒干的炭火
日子  猪草  粮食和烧柴
沿着驴走的山道走回家里
和庄家院的主人一起渡过冬天

我家南窗外不断堆积的驴粪
黄金一样映照着太阳
2006.07.31


五、霜雪里的火把一双小小嫩手烤疼

红肿的水萝卜在夏天
见证了乡村学童与冬天的关系
躲避灶火的红薯在霜冻中
先是僵硬然后绵软
变成另一种熟

穿过寒风的书包
在室内再次放出寒气与书声
取暖的棉花里
包裹着另外的寒冷

乌云  鸦噪
雪地里远去的小小身影
远山如梦

童年的冬天如梦
霜雪里的火种
把一双小小嫩手和记忆
烤疼
2006.08.02


六、贫穷的草睁开了发现疾病的眼睛

太阳化整为零
落进草木
贫穷的草睁开了发现疾病的眼睛

人非草木
穷人是庄稼和草木支撑起来的另一种植物
劳动的时候出汗
劳心的时候流泪
混为一谈的时候被视作清露

我识字不多
认识继父腿上的疔疮和亲情
也认识菊花和楸树
自己病倒的时候
还认识了住在河边的菖蒲
小学没毕业
我就遍拜了百草
知道它们的性味有甘有苦

时光隐居草木
溪水为亲
虫鸟为邻
大雪覆盖的日子就蛰伏
就足不出户
2006.07.03


七、生蛋的母鸡在正午扑向门后的黑暗

母鸡长了一张女主人的脸。
一张红润的母亲的脸。
一家的家禽像一家里的人
相同的特点突出和善。

白天跟着太阳到街上觅食。
黑暗的温暖属于夜晚。
生蛋的母鸡歪戴的红冠半遮面,
在正午寻找屋内后灶边的黑暗。
向阳的门用勤劳把疲惫挡在身后。
母鸡为了在白天生蛋而抢占黑暗。
门扑过来的更快。
门的沉闷惨叫制造了一场冤案。

母鸡因委屈而死的血流尽勇敢。
在母亲坚强的脸上变成眼泪。
懊悔的泪水使善良变形。
从死去了的母鸡肚子里,
父亲用剪刀取出了一只即将出生的蛋。
2006.08.03


八、河水里流淌的疾病抓住了一个孩子

发烧的故乡。
凉爽的夏日河水
亲近我的童年如感冒,
喧腾的河水如哭闹而拒绝治疗。
继父慈祥的面容隐藏着乡村医生。

土炕和西窗安顿不下的孩子。
窗外刺槐树高枝上的鸟巢在风中摇晃。
鸡鸣和猪叫包围了刚刚打回的一篮子猪草。
担水的继父顺便从河边赶回的鸭子,
被草垛里埋伏的弹弓打中脖子。

鸡鸭倒地时的姿势像鸡鸭遭遇了疾病。
挣扎的鸡鸭身边围满了惊恐的鸡鸭。

河水里流淌的疾病抓住了一个孩子,
一个孩子的疾病搞乱了全家。
水声和亲人的话语安静下来的时候
只有一盏煤油灯还继续亮着
2006.07.29


九、音乐的诱惑

幻想在跳动的煤油灯下闪烁
房檐垂下的竖琴弹奏老屋的深沉
雨夜带来最初的音乐

跟随檐雨走向水井和小河
跟随水在河里流淌
在音乐里汇成湖泊

误入深水
没顶之后在水中短崭存活
鱼的叫喊越来越强烈急迫

鱼在爆炸
窒息中我听见檐雨敲打黑铁
看见家中微黄的灯火

水与火通过我来撕裂
被水诱惑的边缘
是一团小小的火微弱的火把我救活
2006.08.01


十、踩不到乡土的双脚回头是岸

无法呼吸就干脆不呼吸,
不得不喝水就不停地喝水……
一个人在把这个世界的空气快要呼吸完了的时候,
如何才能把这个世界的水喝干?

挣扎是意识以外的事情。
挣扎是停不下来的事情。
挣扎停下来全世界也就停下来了。
而意识的电影正在加紧放映一生……

墨绿色的深水里打捞上紫脚的童年,
踩不到乡土的双脚回头是岸。
用差一点就走到世界尽头的双脚逃离水边,
一个后来又活了几十年的孩子重新回到生活的大海里学习游泳。
2006.07.30


十一、远来的狗找不到自己的村庄

绕开村庄与孩子
孤僻的瘦狗
奔向丘岭
苦苦菜金色的小花在梦中酿酒
蜂针和蝎毒藏在暗处

另外一个村庄
远远传来狗的口令
受伤的狗遇到了更高的山峰
它停住脚步犹豫再三
耳边一再响起异样的风声

走向低处
远来的狗找不到自己的村庄
走向更低处
2006.08.02


十二、丢失了父亲的坟址使我成了没有故乡的人

小河南岸的山根下
家庙里的小学校夏日的井水透心地凉爽
又一个故乡的水
润少年干裂的唇
石墩步桥上的青苔过早地滑倒过我的青春
跌伤的记忆中爬起落水的经历

水面是我学步的镜子
只要有出口就不停地向远方流浪

都是一些旧年的伤痛
迁徙的途中丢失了父亲的坟址
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成了一个没有故乡的人  
丢失了故乡到处都是故乡
一辈子流浪一辈子寻找故乡

命运的惩罚转换为生活的惊喜
这一个故乡是石墩步桥下流逝的河水
家庙里的读书声传出去又被南山挡回

每年的清明都有雨水
却从未落到父亲的坟头
2006.08.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