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蜻蜓 (阅读3650次)




蜻蜓
——为一休宗纯大师而作

我幼年出家
剃度为僧

我开始怀念,一度令我厌烦的沉重礼服和
挂在腰间由铸剑世家打造的累赘的剑

这些,竟然一度成为僧侣生活中
唯一的亮点

坐禅与擦拭大殿的地面
我更愿意选择后者

尽管,那是一项似乎
永远无法完成的工作

秋天的落叶不断地洒落在
我已经擦拭得净如镜面的地面上

永无休止
直到冬天到来

寒冷,除了麻木,有时也可以带一种
虚惘的坚强

每天,我打扫寺院,提水,烧饭
诵经,以自己的舌血抄写整部的金刚经书

极度的疲弱
终于带来期待已久的安宁

我的师傅至少最接近永恒的安静
夏日的蜻蜓在他青色的头皮休憩

相信那垂老的头颅
仅仅是一块温度不同的石头

学习,不断地学习
掩饰生命存在的意义

这个,我做不到
我怕痒

必须接受这一切
疲惫已经足够了

我需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忘记我的母亲
和湖对面那盏彻夜不不眠的灯火

当春日到来
我终于出逃

乘最小的船
在暴雨之夜去看望久别的母亲

倾覆
那期待中一切

沉坠
湖底,永恒的天赐的福

但死亡,
从未在理应终结的时刻到来

失败的死亡
比死亡的本身更加可怕

就这样,每天注视着
透过窗子

照进大殿地面上的阳光
行进的距离


慢慢地成长

经历战乱和朝代的更替
灾民的哭声和漫天的大火

在废墟上
我一次次建起新的寺院

抵达,需要一生
时间已经不再重要

当我终于苍老
失去少年时代容颜

可以离开寺院
云游四海

那盏灯火
已经熄灭多年

二OO六年八月一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