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歌星诗人两重天 (阅读3741次)



  歌星确实是越来越受宠了,其出场费的一再飙升便是明证,刘欢竟已达三十万元,仅仅是唱几首歌!普通的在全国略有知名度的也已超过二万元。为何他们如此值钱,受众心甘情愿地为他们掏出钱包,还有无尽的鲜花和掌声?作为一个业余执着写诗,对诗人处境也有诸多了解的我,不禁为歌星诗人两重天嘻嘘不已。
  歌与诗都属于精神生活的范畴,是物质生存以外的东西,满足于生命的幻想、质询、沉醉和飞扬,是处在一个可比的向度上的。从文本上说,诗无疑处在更高的层次,其于静默中给人的震撼和力量不可同日而语。为何他们的创造者在现实世界中的命运却颠了个倒儿,一如天堂的仙境与地狱的沉陷一般?
  诗人是需要喂养诗歌的。一个诗人若无其它的谋生手段,单靠诗歌肯定要饿死。我在各级报刊也发表了不少诗,收到的最高稿费是每首五十元。一个诗人一年又能发表几首诗呢?倘若有一百首,其艺术质量肯定是参差不齐了,其作为诗的身份便值得怀疑。靠发表诗歌维持不了生存,诗人又能通过诗歌获得多少生存的屏障?开诗歌朗诵会?现在有几个人会掏钱买票进场听诗?祈求老板赞助?绝大多数老板可不知诗为何物,更遑论叫他慷慨解囊了。有一年我为一次全国诗会拉赞助,可是结结实实碰了一鼻子灰的。除了一小部分诗人通过在作协、刊物上班由政府不咸不淡地养着外,绝大多数诗人栖居在民间的各个角落,为了生存苦苦奋斗,在夜深人静时,默默用心血浇灌诗歌,功及他人,自己独守一份孤寂荒凉。
  在同一个时空里,歌星踏着词曲家们冰冷的尸体上场了(词曲家的命运也比诗人好不了多少),一曲歌罢红绡无数。而且这边唱罢,那边早已翘首以待。歌星们只需凭着赖以成名的几首老歌,就能在各个地方大把大把地捞钱!物质大发展的精神荒漠似乎只有歌声来救赎,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梯子似乎只有歌星来增光添彩。张学友李玟宋祖英到一个城市,会有无数追星族前呼后拥,艾青徐志摩北岛能够吗?有几人懂得他们博大的思想和纵横的才气?也许歌星在成名前付出了诸多代价和心血,但一个诗人要成名,又何其不是倾注了毕生的才力?他们之间的付出和回报是多么的不协调!只能是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价值取向还处在虚浅的精神狂欢的解释了。
  我也是非常喜欢听歌的。当下的流行音乐确也有让我击节赞赏让我沉醉,但不是很多。更多的是粗浅和平庸。好诗更能滋养我的心灵。但象我这样的欣赏者在十二亿人民大众中委实是太少了,简直是沧海之一栗。于是只有写下这些无奈的文字,慨叹诗人之命运多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