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乡村客车 (阅读2528次)



那辆班车,巅簸在自己的尘土里
那个人手搭凉篷,站在田野边
满眼里庄稼连成片,满眼里
是远远乡道上波浪一样的烟

那辆班车,锈着的车体
快要被车里挤着的肉儿撑破
那辆班车,引擎如此吵闹
人们贴着耳朵说话,用一种
原乡人的喉音
那辆班车呵摇摇晃晃
紧贴着快要收割的
田野的边儿疯跑

东洲街到五龙:60华里
出城的路呵越走越摇晃
生活呵越来越荒凉

他们的头发和衣物,散发出柴禾
和焦炭的糊味。这一簇头发里
有荆条叶子和烟丝。那一块衣袖上
有渍迹。狗皮袖筒里的
零碎角子,哗啦哗啦的硬币
一个白天,在市场上的交易
他们猪油一样满足。汗。尿碱
没有晒干的毡靴,靰鞡草
生活原始的气息

一个老妇人发现了我:
“谁家的姑娘?自已个儿坐车来?
是回娘家,还是看婆婆?”

“我是老林家的!你老人家去哪喀?”
“我去儿子家,媳妇坐月子啦!”

我抱紧自己的小皮包,动不了身
但仍是一副学生的模样

“人家读大书的闺女,就是不一样
我要把你的事,带到马圈子
宣讲宣讲……”

这一句经典的夸奖,如今
说它的人早已不在。那车上人
已被命运的大风四处吹散
现在,在一场雪的光亮里
我写着这首诗。而那些坐过那辆车的人
有谁还见到我,并把当年那句
夸奖的话儿重说?



(注:林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m/lx11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