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黄河上游的雪山草原》(中) (阅读4819次)



●●四川


●气 味
阿坝县发往久治方向的一辆省际长途客车上,一位藏族老太太的发辫看上去已粘结成团,她的衣服上有一层厚厚的油污。同车的一位藏族姑娘被她所散发的气味薰得挪到了最后一排座位。
老太太手里捻着一串佛珠,口中念念有词地向车窗外张望着。

●草 籽
夏坤玛村的草原上,一个藏族妇女和两个儿童在没膝深的秋草中捋着草籽。
他们把草籽收起来装进布袋里,留着到明年春天再撒到草原上。

●求吉玛乡
离黄河10公里的求吉玛乡一共有三个自然村,分别是:求吉玛、夏坤玛、索热玛。
这个乡的总人口是2421人。
我和李艳背包旅行来到这里,成了这个乡多出来的两个人。

●驼 背
驼背的洋木加骑在马上,等待我为他拍照。
他抖动缰绳调转马头,始终给我以正面的形象。

●骑 手
24岁的永旦额头上扎着一条红头巾,他骑在马背上一勒马缰,骏马立刻就前蹄腾空地立起来。
别的骑手没有做到,别的马也没有做到。

●河 边
河边草地上晾晒着刚洗过的衣服,花花绿绿铺满一地。
我沿着河边走了很远也没能找到洗衣人。
返回来时,一头牦牛站在不远处望着我。

●决 定
来自阿坝县的一位名叫拉毛的藏族姑娘在谈她的家人。
讲到她的哥哥和弟弟,她说:他们都在寺院里当和尚,在他们年龄很小的时候就被送进寺院了。这是他们阿爸的决定。

●项 链
求吉玛乡街头的藏族男子,脖子上大都挂着宝石或佛珠串成的项链。
还有的用一条细绳串着一个有机玻璃胸牌,里边镶着班禅、达赖喇嘛或某一位活佛的相片。

●两只狗
一个藏族人家的院子。一个妇女正在拣一堆羊毛,她旁边卧着一只大黑狗,还有一男一女两个玩耍的儿童。
陌生人走进院子,旁边猛然蹿出一只个头不大的黄狗。它的脖子被铁链拴着。
另一只没被拴着的大个头黑狗此刻静静地卧在地上,看都没看陌生人一眼。

●客 车
来自阿坝县的长途客车,停在了离我们要去的求吉玛乡最近的路边。
我们刚下车,司机又喊我们坐回车上,他说:“你们走路太远,送你们过去。”
满车的藏族乘客,没有一个人对这件事情产生反应。

●老 人
一个穿藏式羊皮大衣的老者,长时间坐在夏坤玛村外的土堆上,他右手摇着一个转经轮,左手不停地捻着一串佛珠,口中念念有词。
他身边放着一根木棍。他穿着的一双旧胶鞋已经变了形。

●途 中
客车上的男女老少全是藏族人,还有几个穿紫红色和黄色僧衣的年轻和尚。
坐在过道旁边的一位穿蓝色羽绒服的中年男子,一路上不停地用手摇着一只紫铜的转经轮。
紧挨着他靠车窗坐的是一位中年妇女。一路上他俩没说一句话。

●川贝母
阿坝县出产冬虫夏草和贝母。
一个居住在土特产交易市场里的川贝母购销商,从随身所带的小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倒出一堆泛白的小圆球,让我第一次见识了贝母。

●土 楼
齐卡洛村的藏族民居全部是两到三层的土楼。
土楼下宽上窄屋顶平整,外墙上涂着白色间有暗红色的竖道道。墙身用黄土夯筑而成,侧背均无窗户。
土楼一层用来堆放柴草杂物及供牲畜作为栏棚;二层是客厅、寝室、厨房;三层是经堂、客房;楼顶作为小型场院通常堆放着收割回来的农作物。

●转经筒
齐卡洛村的一户村民家,四个木质的大转经筒设在二楼的楼梯口旁边。
楼梯是一架简易的木梯。一个老妇人一手扶梯,一手拿着粮袋正缓慢地攀上来。

●打 场
一户人家在土楼顶上打青稞。
未经事先许可的人钻进土楼,沿活动木梯一层一层摸过黑暗的通道,上到楼顶。
打场的是一对年青夫妻。他们见来了陌生人并不言语,只抬头看一眼,便埋下头继续干活。

●牛粪饼
穿村而过的小河边,一道石砌的矮墙下,两个扎着深蓝色头巾的藏族女子正在用双手和着牛粪。她们把牛粪在手中团成一团,然后又挤压成饼状,贴在石头墙上。
两个女子都穿着长筒裙,干活时需要不时以双膝跪下来。
她们往石墙上用力摔贴牛粪饼的声音,在小村回响。

●流 经
黄河流经四川省的地方分别是:阿坝县的求吉玛乡,若尔盖县的唐克乡和辖曼乡。
黄河流经这一地带时,成了四川省与青海省、甘肃省的界河。
这一带除了九曲十八弯的黄河以外,还有众多的大小河流汇入黄河。河流与河流之间是大片的草地。

●骑 者
安静的唐克乡的街道上,一个穿高筒皮靴的骑者出现在水泥街面。
他深色的坐骑上,还驮着一大袋子货物。
他露出右边的肩膀和半个胸膛,骑在高高的马上,右手收拢了一把缰绳。
他裸露的肩膀、胸膛和他的脸一样,黑中泛着隐约的红,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他满头灰白的乱发,胸前挂着一串用佛珠做成的项圈,骑马走在因反射阳光而刺目的空阔街道上。
后来他停下来,把马缰随手往门口一丢,弯腰进了一家门头低矮的茶馆。

●学 生
中午,安静的唐克街头。
一群孩子涌出学校,各自回家,街上突然热闹了起来。
几分钟后,街头又恢复了原样。

●时 光
正午的阳光。小镇的街道。
人们很慢地走路。各自迟缓地做着各自的事情。
一些躲在阴凉处的老人更深地把身体缩进长袍。
时光静静地流。

●街 头
两个穿紫红色僧衣(一个颜色深些,一个浅些)的中年喇嘛,并排坐在临时摆放在街边的条凳上。
他们面前摆放着三个尼龙编织袋,和一个白色塑料水桶,里面分别装有梨和苹果。旁边是一杆带秤盘的老式秤。
在他们脚边的地上还有一个保温水瓶和一只玻璃水杯。
他们不叫卖,只是长时间地坐等买主。
一个人经过的时候,他们其中的一个用英语向那个人“哈喽”了一声。

●骑驴的老太太
一位头戴灰白色太阳帽的藏族老太太,骑着一头小毛驴出现在唐克乡的街头。
她的小毛驴装备得缰绳、骑鞍、马镫样样具全。
她的小毛驴还驮了两袋子货物——两个编织袋子一边一个搭在驴背两侧。

●阁 楼
阁楼上的一排窗户,一共四个,向大街敞开着。上面趴着几个向外观看街景的从牧区来的藏族人。
其中最西边的一个窗台低一些,一架木梯从这里通向大街。那些从牧区来的藏族人就从这个木梯上进进出出、上上下下。
阁楼是一家面馆。

●相 遇
若尔盖县城以西,通向黄河边的草原土路。
四个牧区的藏族青年骑着马,一溜慢跑,与一辆越野车相向而行。
快要与越野车迎面相会的时候,四个青年骑着的马,纷纷闪向路边,有一匹还仰起了高高的马头。
越野车过去了好一会儿,他们仍被笼罩在一片扬尘之中,一时难于恢复到原来的赶路状态。

●索格藏寺
索格藏寺的平房散落在高大的寺庙周围,木板盖顶的房子上压着一排排砖石,里面居住着寺庙里的和尚。
仙巴嘉措喇嘛说:他所住的房子是他师傅留给他的。他的师傅多年以前就已经圆寂了。

●仙巴嘉措
仙巴嘉措是个胖喇嘛,他38岁。
他说他从没进过学校,自小就进了索格藏寺。
索格藏寺是四川边地一个偏僻的寺院。仙巴嘉措能用汉语与人交流,还认识汉字。
看到游客用数码照相机拍照,他指着相机向身边的徒弟讲解:这是不用胶卷的照相机。

●母 亲
一位年长的妇女坐在仙巴嘉措住房外的土坡上,她胸乳硕大,脚穿一双露着好几个脚趾的旧袜子,脸上和头发上满是尘土。
她和一位藏族妇女在维修房子。
仙巴嘉措介绍说:这是我的妈妈。
这位妈妈始终没说一句话,甚至没向客人和她儿子打招呼。

●帐 篷
年轻和尚多日都,把两顶白色的帐篷支在路边一个小山包的半坡上。
他没等到一个在这里住宿的游客。
这里是观看白河与黄河交汇的地方,前景有黑色的牛群和白色的羊群散布着的绿色草原。
每当有旅行的人来到这里,他都跟过去问:要不要住帐篷?

●经 幡
红,黄,蓝,绿,白。
索格藏寺后山上的经幡在风中飘扬。上面印满了经文。
它们被绳索串联起来,从一根木杆上拉到另外的木杆上。
一堆玛尼石之上竖着的一捆木杆,被一些经幡和各色哈达缠绕着。许多经幡已经褪了色。
一捆木杆子之中有一根更长更高的,直直地插向蓝天。
风更大了。

●阳 光
幽暗的寺庙经堂。
惟一亮着的一盏灯下,四个喇嘛正在制作修炼密宗所用的“坛城”。四周围着绘有宗教符号的布帐。
一束阳光自天窗斜射下来,被照亮的地方折射着白色的光芒。

●蓝 色
胖丹增正在用石臼捣碎被染成了蓝色的花岗岩石子。
他的同伴在用一个纱布做成的箩筛过滤石头粉沫。
他和他的同伴都被粉尘染成了蓝色。

●院 门
临路的藏族人家,院墙是用石头垒的,有半人高,院门是两根横木杆子。
几个孩子在杆子与杆子之间钻出院子跑远了。
院子里有七头牦牛。

●空 地
一对年轻的夫妻在寺庙外的空地上,席地坐卧。
光腚的幼儿在一条灰毯和花褥之间爬,一只脚上穿着鞋。他的小屁股上糊了一层沾了泥土的已经干了的粪便。
年青的藏族夫妻逗着孩子在地上爬来爬去。
两头背负驮鞍的黑牦牛站在不远的地方,其中一头黑牦牛的脸是花白的。

●河 洲
白河与黄河交汇的地方有一片河洲,是一片草原,上面有大群的牦牛。
太阳落下去了。天黑了。

●乳 房
一个卖梨的藏族商贩,把车子停在牧区路边。车边围着买梨的人。
一个中年妇女,正卷起衣服的前襟往外掏钱,把乳房露了出来。
她的乳房不白,也不是黑的。

●骑摩托车的人
骑摩托车的藏族小伙子,把头连同脸,全用长围巾一道一道地缠住。
他把脑袋、鼻子和嘴巴全都缠在里面,只留一道窄窄的缝隙,露出他的一双眼睛。
然后,他戴上一副反射着白光的墨镜。

●母 女
一个藏族妇女和她不满10岁的女儿骑在同一匹马上,马背上还搭着一个盛干粮和杂物的搭裢。
她们经过这里,并不沿着公路走。
她们穿过一大片平川草原,朝远处山脚下的村子走去。

●背筐的儿童
两个背筐子的藏族儿童,各带着一个比他们更小的孩子。
他们的筐子里装着沉重的石头,走路时,小小的身躯被压得列列趄趄。
一群远道而来的异族人在拍照,背筐子的儿童停下来,长时间地观看。
他们一直不把背上的筐子放下来。

●白 塔
寺院的白塔下,坐着一个戴着铜架眼镜的藏族老人。
上午他坐在白塔西侧的阴影里;下午他换了一个位置,坐到了白塔东侧的阴影里。

●帐 篷
旺姆特的妻子在帐篷外的草地上织帐篷。
帐篷旁边,一只藏獒狗被铁链子拴着。竖起的长杆子上,挂着一幅长条的经幡。
旺姆特不在家,他一大早就放牧去了。

●早 晨
牧区。初冬的早晨。
一个藏族妇女双膝跪着,她用双手把稀牛粪摊抹在草地上,然后起身,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去挤牛奶。

●母 子
麦溪乡俄藏村。
洗衣服的年轻母亲坐在河边的草地上,她的儿子依偎在身边,正在啃一只梨。
儿子的后脑上留着一缕长长的细发,在正午的暖风中轻轻拂动。
母亲微笑着,用一只手反复地抚摸着儿子的头。





●●甘肃


●首曲宾馆
玛曲县首曲宾馆的三个藏族女服务员在总台聊天。
我们上前问价,问条件。得到的回答是:
“我们没有发票,你们找有发票的地方住去好了。”
“我们这里没有水,你们找有水的地方住去好了。”
“我们不做这个生意,挣不挣这个钱无所谓。”

●牧 场
高原牧场。东山上的太阳,给帐篷和牛羊投下长长的影子。
帐篷里涌出浓浓的牛粪烟。牧人迎着光走去。我跟在他身后,眼睛被强光刺得什么也看不清。
正是挤牛奶、做早饭、准备出牧的时候。

●放生羊
赛赤寺附近山坡上的一只羊。
它的两只犄角尖上被钻了孔,拴着黄的和粉红的布条,脖子上的布项圈上,除了系有铃铛之外,还系有红、蓝两朵绒球。
一个孩子说:这是寺院里的羊。
一个和尚说:这是放生羊。什么人都不可以把它关起来,更不能宰杀。

●县 城
一群牛,被它们的主人驱赶着,穿过夏河县城的水泥街道。
牛和人走在一起。牛和自行车、小轿车走在一起。
一头牛走到一个商铺门前,停下来,把头伸进去看了看。

●门 外
大清早,寺院尚未开门。
一个藏族妇女来到寺院大门外,双膝跪在台阶上向里朝拜。
她身后是一片平坦的广场,一个藏族男子骑着摩托车飞快地驶过,身后扬起一股尘土。

●墙 边
一个转经的年青女子,径直走到寺院的围墙边解手。
在她的旁边,一个打草的男人扭头看着她。
她解完手,站起来,提上裤子,慢慢走远了。

●转塔的人
按顺时针围着白塔转的人群中,一个穿天蓝色上衣的短发青年,后脑上留着一条极细却很长的发辫。
他的耳朵上戴着一对几乎大于他耳朵的银质耳环。

●卡 车
一辆来自牧区的卡车,被陷于泥泞的道路,车上有17头相互簇拥的牦牛。
司机不在驾驶室内。四周静悄悄的,不见人影。

●公 路
远离村庄的草原上,三个放牧的小女孩。
她们把羊群赶到靠近公路的地方,远远地站着,看偶尔过往的车辆。

●獾
草原上的獾立在洞口,在它们掏洞时挖出来的土堆旁,转动着脑袋,时而向前跑几步。一有风吹草动,它们就马上钻回洞里。
牧民说:獾洞四通八达,堵了这个,它还有其它洞口。

●黄河古渡
大河家的黄河古渡早已废止了,遗址尚存。
横跨两岸的溜索仍然悬在空中,大风一吹,发出呜呜的声音。
正午的阳光下,一群披着盖头的妇女,在溜索下的岩石上洗衣服。

●盖 头
走遍大河家的街巷,寻找一个未婚少女。
两个披盖头的女子说:“我们这里未婚的姑娘是不出门的。街上所有披盖头的女子都是结过婚的,未婚的姑娘不戴盖头。”

●女孩子
大河家的女孩子到了十二三岁就订婚,不再串门会朋友,也不再上学,等到十五六岁出嫁。
马海萍读完了初中, 19岁了尚未婚嫁。她说她是他们这里的老姑娘。

●街 巷
高大的杨树和榆树下面是黄土夯筑的土院土房土街巷。
沿静静的街巷一直走下去,偶尔能遇到一两个头戴小白帽的老者,或披着黑纱盖头的年青女子。相遇之前先是听到对面的脚步声,然后才看见人迎面走来。
继续往下走,时而能听到微风掠过头顶,使杨树叶子发出哗啦啦的声响。静下来的时候,能听见鸡爪刨食的声音和老牛嚼草的声音。
我走过一条堆了许多草垛的土巷子时,一头正吃着草的老黄牛从草垛旁扭过头来着我。它一直盯着我拐过巷口渐渐远去。

●大 院
空空落落的大院里,一只红公鸡正在四处觅食,它时而用爪子刨一刨土,再用嘴啄一啄。
一只母鸡从看不见的角落发出下了蛋之后的“咯嗒”声,红公鸡立马昂首挺胸,直着脖子辨别母鸡声音的来处。

●井
街边的一眼泉,一年四季流水不断,人们来这里担水,洗衣洗菜或淘米。
这个涌出地面的泉眼,被大河家的人叫做井。

●月楼的尖顶
家住清真寺旁边的马老汉今年70岁,他有三个儿子和五个女儿。
现在除了他最小的孩子留在家里外,其他的都已结婚,留下一个空阔的大土院子,和院子当中的青菜、花草。
从他家大院的任何一个角度,都能看见隔壁大清真寺月楼的尖顶。

●集 日
积石山县的居集正逢集日。
街上,许多行走的人——大都是老人或儿童——怀里都抱着一只鸡。鸡的双腿被绑着。他们用一只手将鸡托在掌上。不时有人拦住问价。
还有人小心地端着个篮子,用头巾蒙住,掀开的一角露出鸡蛋。
卖鸡和鸡蛋的人并不找地方蹲下来摆摊设点,他们只是端着出售的货物在街市上走,碰到买的人当街站着进行交易。

●帽 子
居集的集市上,没有一个不戴帽子的男子,小男孩也不例外。他们大都戴一顶白色小圆帽,也有人戴草帽,或蓝布帽。
妇女则全部披着黑纱盖头,有的黑纱盖头下还衬有一顶男式的小白帽。

●拖板车
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头戴一顶有着装饰边纹的小圆帽。他双手扶着车把,肩上套着拉绳,拖着一辆需要一个大人才能拖得动的拖板车。
车后一位穿红上衣披盖头的妇女帮他推车。他们一前一后,和拖板车走过街市。

●交 易
小河边,来自十里八乡的乡亲牵着牛、马、驴,赶着羊,来集市交易。
买者走过来看看牲畜的体形、牙口,用手抓一把某个部位判断膘情,然后将手伸进卖者袖筒或衣襟里,两手相捏,各自伸指头示价。几个回合下来,捏定了指头数,就成交。

●白骆驼
牵着一匹白骆驼的中年汉子头戴草帽。
他的白骆驼并不高大,看样子还很年青。
它是今天出现在牲畜交易市场的惟一的一匹骆驼。
骆驼全身的毛都是白色的。

●小 村
偶尔的鸡鸣和狗吠来自黄土沟里那个小小的村庄。
还不到飘炊烟的时辰。时而能隐约看到人影在房舍与房舍之间蠕动。
小村被沟壑与黄土包围,三两条泛白的小道向外延伸而去。

●东乡族的村庄
东乡县。213国道。泥土院落和房舍的东乡族村庄。
街头散步的老者,大都蓄着美髯。他们戴着白的或黑的小圆帽,身穿洁白的长衫,有的还戴着金边老花镜。

●土 豆
东乡县董岭乡大山村,70岁的马金海老汉在满是黄土的山梁上刨土豆,带着他的老伴、儿子、儿媳。
几只背篓和尼龙编织袋,土豆,藤蔓胡乱地摊在刨过的地里。
老汉的小孙子坐在地里,玩翻起来的新土。刨出来的土豆,最大的一个被抓在小孙子的一只手里。

●里程碑
213国道的108公里处立着里程碑。
大山村的马文山老汉赶着两头毛驴正好经过这里,他要去自家地里往回运土豆。
里程碑在他家和他家的山地之间,最近他每天都要经过。

●祁家渡
永靖县的祁家黄河渡口,也是刘家峡水库上的渡口。这里的黄河被水电大坝拦住,已不只是黄河,还是以黄河峡谷为基础的水库。
渡口的西岸是永靖县,东岸是东乡族自治县。

●渡船上的牛
一个农民,把他的一大一小两头牛牵到渡船上,和大卡车、小轿车共乘一艘渡轮过河。
站在汽车与汽车之间的空隙里,那头小牛不时地用鼻子去嗅一辆小轿车的排气管。

●乞 讨
炳灵寺的游船码头,一群围上来的妇女和儿童。
一个小男孩说:“给我点买本子的钱吧。”一个小女孩说:“给我一点钱买铅笔吧。”一个妇女也伸过手来:“给孩子一点买笔和本子的钱吧。”
几位刚刚到达这里的外国人,一下船也被围上了。

●羊皮筏子
兰州黄河。
旅游项目组的工作人员把两只羊皮筏子装到一艘摩托艇上,风驰电掣地向上游飞驰而去。

●都 市
一条大河在流过了雪山、草地、山川、峡谷之后来到了兰州,桥上人流如织、车来车往,岸边石砌的台阶上游人漫步、情侣依偎……
在两岸的楼房和人群之间流过,大河有了装饰性的河岸。

●黄河岸边
兰州滨河路石砌的黄河河岸上,一个即将成为母亲的年青妇女在丈夫的陪同下,沿着河岸散步。
远处,裸露的河滩上,几个孩子正在大水退去后遗留、沉积下来的泥滩上戏耍……

●擦皮鞋的妇女
东湖宾馆大门外,擦皮鞋的妇女说她来自天水,她的孩子在老家,她和丈夫双双来兰州挣钱。
她说擦一双皮鞋一块钱。
她说他们常常被城管人员驱逐和追赶。
她说如果哪一天被收走了摊子,就把本钱都赔进去了。

●兰 州
兰州市的出租车司机说:交通拥堵在兰州是正常的事儿。如果在上下班高峰期没有几条路发生拥堵,那才是怪事儿呢!

●水车大观园
兰州水车大观园共有6组12轮仿古水车。
两个木工说以前从没做过水车。
他们说这些仿古水车,是他们工程队的18个木工做的。
两人当中,胖一点的那个年龄大些,54岁,名叫马科儒;另一个瘦点儿的48岁,名叫马生杰。

●果园小屋
果园小屋。老人面对来人不言不语,下到屋前的地窖里。
不久,他的瓜皮黑帽露出地窖口,接着上半个身子也一节一节地显露出来。他提出来一兜苹果。
出了地窖,他不声不响地回到小屋找出一个大碗,舀来水,把苹果一个一个放进去洗了递给来者。

●双胞胎兄弟
魏万胜和魏万利是双胞胎兄弟,今年十三岁,同在泥湾村小学三年级读书。
他们俩长得一个模样,穿着一样的T恤衫。如果把他们分开来让我辨认,我无法确定他们各自谁是谁。
他俩站到一起我才能把他们区分开来:哥哥个子矮一点,弟弟个子高一点。

●洗 手
一个从桥上过了河的挎篮子的妇女,顺着河岸有些陡峭的土石坡下到水边。
她并没有做别的事情,而只是在黄河里洗了洗手。

●烽火台下的村庄
白水村的后山上,耸立着一个残损的烽火台。
早晨,几个村民赶着各自的羊群从村子里涌出来,到村前的河里饮水。
村南隔着一条公路的小山上有一座庙,从庙的位置能看见全村的景象和后山上的烽火台。
我站在庙门口拍摄了这个村庄的全景。

●戴墨镜的放驴人
在干河川里放驴的老汉戴着一副墨镜,手里拿着作为一个放驴人出门所需要的一切:一枝鞭子、一顶草帽、一件更厚一些的衣服,还有一个盛干粮的红布兜兜。他放牧着自家的20头驴。
他走过来的时候,身后的两头驴前蹄腾空地立了起来,相互打闹。
戴墨镜的放驴老汉说:他名叫苟银年, 65岁,是景泰县中泉乡白水村的人。

●筏子客
龙湾村黄河边的杨树林里摆满了羊皮筏子,汉子们在树下或坐或躺,有的假寐,有的在聊天,还有的在一边修补羊皮筏子。
他们是龙湾村土生土长的羊皮筏子把式,俗称筏子客。
他们在等午饭之后的一批游客,据说有150多人要来乘坐羊皮筏子在黄河上漂流。

●黄河石林景区
当地人说,这里曾是《天下粮仓》、《西部热土》、《汗血宝马》、《惊天传奇》和《大漠敦煌》等电视连续剧的外景地。
当我从饮马沟大峡谷出来时,看见一个挎着粪筐的老汉,在一群群鲜艳的游人间,用铁锨把马队过后遗落的马粪拾走。

●政 策
龙湾村一面被涂白了的砖墙上,用墨色写着一排大字:“二女结扎户子女,升高中、中专时总分加20分。”

●五佛寺
沿寺村68岁的独身老人黄尊祖是五佛寺的守庙人。
五佛寺在黄河边的崖壁之上。
没事可做的时候,老人就立在崖边看黄河里的水不停地流。

●金坪渡口
金坪渡口过去一直是木船摆渡,前两年最后一代木船破得不能用了,就换成了现在的铁船。
渡口两岸:东边是景泰县的金坪村,西边是靖远县的金坪村。
两个金坪村一河之隔。

●高正莲
金坪村长大的农家女高正莲,每天早晨天不亮时就骑着自行车到十里以外的大庙村上学。中午吃自带的冷饭。
她说她希望将来能考上军校。
她哥哥高正军是1996年去新疆参军的。

●李福放羊
64岁的李福沿着砂土公路去放羊。
日当正午,李福戴一顶草帽,拄一根长棍。
羊群懒懒地在路边嗅来嗅去找青草。
公路边的草上落了一层白蒙蒙的扬尘,路两侧是庄稼地。
李福赶着羊群朝远处走去。

●骑毛驴的汉子
从靖远县石门乡的南卫村过来,毛驴的背上驮着两袋子粮食。
赶路的宋全骑在他的小毛驴上,沿着山脚下黄河边的小道与我相遇。
拐过山角,他看见了我,便连忙从驴背上跳了下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