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厥类的故乡》 (阅读2445次)




草本在远游中减少,水土流逝、
蚯蚓搬家。你咽下卦辞
然后在梦里预言它。

一头猞猁、或者小象
它们和李花同开、和落日
回到灌木丛。腐石与沙
一年或者一天
都是活下去的一种方式。
你叹息着,要从这里
走到喇嘛的井边
去取走愤怒、烧开草根和药引

黄了蝴蝶、迁了寺庙。
芳邻是桃花、兽形香炉、
是云水两休的清贫。
这些年的浮沉,生活的手纸
像不能添加的柠檬酸……
你要借走的天空,涂满
中年到来前的枯枝
有一些小奢华、还魂曲
微澜着满坡异香。

世界瘦下来、阳光变老
六角形的根
浅紫或者墨绿的叶片
像色彩本身,在时间中茂盛
却在城市的沙场腐烂。
灰雀会记忆它,或者给它
送去海水和飞行。
2006年4月18日。28日修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