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歌唱尘埃里深积的人民 (阅读2985次)



我歌唱尘埃里深积的人民

赫图阿拉,那是鹧鸪留在崖头阴影里的
一个午后。它的叫声,有一点金属的颤音
像是一次心悸,一次梦中坠落后的惊醒

一只鹧鹄的叫声,使景物空闲起来
快把阳光装满!风在数码中排练
快让这个女人转身! 赫图阿拉
我那种与生俱来的忧伤
使苣苜草尖低下了头。狗在怀念的梦里
睁开了第三只眼。它虹膜里的色谱
被分析的山谷的青春
那个女人一转身,搅动起空气中
弥漫的淀粉。赫图阿拉!在这个
忧郁的午后,我触动了对你的爱

就是触动一些被禁止的事情
植物里断绝的历史
尘埃里深积的人民

那些颂歌衰竭在赫图阿拉
一切都在等待。伪善的时间怜悯过谁?
谁的一生又痛又冷,又贫穷

当河流稀释了年轻人的血
河岸上跌落着那些人的
青春。像补丁一样的旧

没有生气,只有棉布的质感
一桩无法澄清的冤案

赫图阿拉,让我今天这没来历的忧郁
再回到我的身体里,让天空倒流回
这些诗句。那些水泥屋顶细小的颗粒

一些水泥的微波,已经安慰了我
一些瓷的幻影,一些丝的冤魂

在白色的上面生长着白色
在白色的上面接近无限
那种白色的,空虚的暴行
只有黑夜中的大恨才能平息

(朋友们好!林雪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m/lx11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