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与天才小风子 (阅读7827次)



第88辑  我与天才小风子

                       阿坚
1. 滷煮之后……………………………………………………1
2. 熬鱼贴饼子…………………………………………………1
3. 拉面馆………………………………………………………1
4. 前后总的鱼香元白菜………………………………………2
5. 东坡菜馆……………………………………………………2
6. 在鼓楼酒吧…………………………………………………3
7. 满福涮肉馆…………………………………………………4
8. 小肠滷煮馆…………………………………………………4
9. 在安慧里喝普洱……………………………………………4
10. 在法源寺喝茶…………………………………………… 5
11. 在阜外炸酱面馆………………………………………… 5
12. 孔已己饭馆……………………………………………… 6
13. 新文化街小馆…………………………………………… 6
14. 在武夷花园喝…………………………………………… 6
15. 在后孙宅………………………………………………… 7
16. 在北安河涮肉馆………………………………………… 7
17. 在老5号酒吧………………………………………………10
18. 在西单小馆……………………………………………… 10

跋,天才小风子对我的教育………………………………… 11


1. 滷煮之后

我和天才小风子
在马甸吃完了滷煮,满嘴的猪大肠味
我骑车带着他,他不沉
相当于一个姑娘的体重
在鼓楼大街,在我的车后座
小风子忽然喊
漂亮就是革命,漂亮就是革命
我指指路边一靓妹
说,她就是革命,我想让她革我的命
小风子说,你也配,你这个老流氓
没人革你的命,闷死你
漂亮就是革命,漂亮就是革命
小风子捶着我的腰说,漂亮就是革命
这就是一首歌呀
                   06.02.21
2. 熬鱼贴饼子

我和天才小风子
在鼓楼吃熬鱼贴饼子
我一直打量旁边一胖姑娘
她长得大大方方老北京的样
姑娘忽然张口,认出了小风子
又唱出了小风子的歌
姑娘和我们坐到了一桌
说她要包饺子给我们吃
小风子却挤兑人家的饺子
姑娘说她爸跟女佣卷款跑了
小风子指着我说
他跟你爸挺像,也跟了一个女佣
姑娘诉说她家的败落
小风子说,谁让你家暴发的大泛了
他劝姑娘赶紧开起饺子馆
说,听我的,没错
我和哥们肯定给你捧场
                    06.02.21
3. 拉面馆

我与天才小风子6瓶之后
我的胆大了,挤兑他
说他打官司不务正业糟践才华
说他误解朋友疑神疑鬼纯属狭隘
说他自以为天下最牛逼其实不最
小风子忽然打我,骂我臭傻逼
我不怕他的拳头只怕他的酒瓶
我摁住他的酒瓶他掐破我的脖子
终于把他摁在椅子上重新开始说话
可他忽然又跃起扑来打我,还抡椅子
我两次被打倒在地沾了一身菜汤
三桌客人借此逃单,110来了
他敢摸警察的腮说有本事抓我
小风子又拿出二百元说我出钱
把这老傻逼抓起来,你们早该抓他
警察对我说,你快把这疯子弄走
警察又让我们赔了餐厅所有损失
我电话叫来哥们架走了小风子
我摸摸肿脸破腮觉得特痛快
十年能挨一顿臭揍真是人生一大幸也
我当然舍不得打天才小风子
不过也有教训,不能让小风子喝酒
天才小风子再加上酒,那就是魔呀
                    06.02.26

4. 前后总的鱼香圆白菜

不给天才小风子倒酒他却硬要喝
酒后说些牛逼朝天的话,小蛮子乐了
小风子看小蛮子不顺眼,说,小兔崽子
我敢把你从阳台上扔下去
小旺子看小蛮子也不顺眼
说小蛮子不戴套就是对女孩不负责任
小蛮子反说小旺子勾引初中女孩是伪君子
小旺子说我揍你便与小蛮子打成一团
小风子乐了说还是喝酒吧却忽然
揪住小蛮子的头发搧他耳光
小风子被劝住后,疯狂停不下来
小旺子与小蛮子认真打起来
我忙喊,玩,不许打裆不许打眼睛
终于躺在地上鼻子冒血不再还手
于是我们又坐在一起喝酒
我说,不该让小风子来这开了一个疯头
今晚咱们是替他抽疯和流血
                      06.02.26

5. 东坡菜馆

徐大爷是我的老朋友,小风子要和人家对话
于是大爷请我们吃东坡菜馆,说能吃的就这一家
边吃边聊小风子问了些问题,大师回答后又说
时间很宝贵有没有更重要的问题直接问吧
小风子又问,八九反腐后为什么会更腐败
大师说,它为近一百年不断的革命开了一个坏头
它使中国经济停滞了一百年,清末其实已开放
小风子问,中国红卫兵运动与68年的法美青运一样么
大师说,红卫兵是被利用,法国的五月风暴是自发的
而美国的反战运动纵容了北越对越南民主和法治的破坏
美国青年是不想当兵,而美国出兵是联合国决议
小风子问,娱乐至死是好书,你怎么看
大师说,了不起的人写了了不起的书,但在中国
只能起到坏作用,它会包装老大哥真理部的阴险
小风子问,亮剑太好了,还历史于真实
大师说,我不会看的,只不过是恶的东西学会表达技巧
大师说,共产主义与共产主义政权是两回事
资本论是除了圣经的好书,在政治美学上有意义
小风子又问,在亚洲有哪几个民主国家
大师说,印度,南朝鲜,XX也算
小风子又问,对现在中国的社会与经济怎么看
大师说,资本主义的钱包装共产主义政权
小风子又问,无极你怎么看
大师说,没时间看,就连电视只看天气预报
小风子说,我马上给你买一盘,你推荐点书
大师说,都在看正义论,我刚看了X连科
小风子说,咱们俩对话可以搞一本书
大师说,我完全没这样的想法,因为我们关心
的问题不一样,我只对政治哲学的高精尖感兴趣
小风子给大师一盘自己的CD说这是原版的,让
你儿子听听肯定会增强你们的父子关系
大师笑笑,买了这顿饭160元的单
小风子拿出相机说合个影吧,于是合了
                             06.02.27

6. 在鼓楼酒吧

我和小风子到了酒吧要酒要笔墨
我说,这的老板我熟,咱们不用花钱
小风子说你不要脸,我从来给钱
服务生没找来毛笔,我俩掰根筷子代替
小风子又用餐巾纸卷成笔胡乱书写
一边说,你看哥们这字多牛逼
继续要酒时服务生爱搭不理
小风子又说,就是你老赖帐闹的
他掏出一百元往地上一扔,大骂服务生
把人家骂哭了,经理来劝他又大骂
最后与经理互相搡着脖子要打骂
我硬把小风子拽了过来喝酒
小风子又骂我是老傻逼老不要脸老流氓
还说这酒吧的人一见你就烦
小风子走后那经理对我说,求求你了
以后别带你这哥们来了
                      06.02.27

7. 满福涮肉馆

在满福涮肉馆我给小风子介绍一南方姑娘
大冬天的她穿超短裙来见小风子
她贴着小风子坐,互相说起小话
我举杯祝他俩连夜成亲
可是小风子说他在吃药不能喝酒
在座的胖子指着小风子说你是小丽的前夫
又指着一哥们说你是小丽的前情人
你俩现在应该干一杯
小风子居然没急,假装没听见
胖子又胡说八道,小风子不怎么说话
小风子站起就走,我说带着这姑娘
小风子对我说,长得不错,可也太那个了,不带
小风子走后胖子说,我可不怕他,我也会玩混的
                            06.02.27
8. 小肠滷煮馆

我与小风子在滷煮馆坐定
我说小蛮子就在这附近叫他过来
小风子说别叫他,我看他别扭
我说,我有饭吃就不能饿着他
小风子于是滔滔地数落我
说,你不要再毁他了,你都毁了
多少年青人了,你是个毒药
专门毒害喜欢你的人,你有本事你毁我
小风子又说,多好的年青人跟你学会了
到处借钱,骗吃骗喝骗小姑娘
你这个老流氓,你比强奸犯阴险多了
小风子话说多了吃的少了
我把吃剩的都装进一个塑料袋里
他问干嘛,我说,给小蛮子带回去
无论他学坏还是学好,都得先吃饱
                    06.02.27

9. 在安慧里喝普洱

在安慧里我与天才小风子喝普洱
我说,女人是最好的镇静剂,你要多吃
他说,妈的,来到我身边的女的
不是女特务就是蛊,都是毁我
我说我可以给你介绍善良的大妈
小风子说,你自己留着吧,嘬死你丫的
我说,可是你离不开姑娘呀
小风子说,那就直接找小姐
我说,你那么有名,被认出来怎么办
小风子说,小姐只认得钱
到了她们那,咱们都一个操行
我说,那太可惜了,像你这么英俊的小伙
她们应该给你钱才是呀
                        06.02.28

10. 在法源寺喝茶

小风子要去法源寺烧香,让我带路
我骑车带他,小蛮子小跄跟着
小风子告我,他在普陀宗乘看到一尊天王像
说那是战神我就是战神
我说,我不爱进寺庙,因为不懂,进去就别扭
小风子非花15元让我和小蛮子进去
可庙里只许烧香,不许点香烟
看见不少年青和尚都坐在电脑前
而卧佛殿的卧佛仍那么安然躺着
小风子拜了好几个殿磕了好几个头
小蛮子则讲起戊戌变法在这的故事
我们来到客堂喝茶,问起挂单的事
人家说外地来的和尚都不让挂单了
小风子讲自己读的什么经说没读完
我说读读坛经,好玩,也容易读完
我们特想抽烟就离开了法源寺
小风子说我带你俩去清真寺边上喝豆汁
                       06.03.03

11. 在阜外炸酱面馆

小风子小栩子和我在面馆吃喝
小风子挤兑我们成天喝酒瞎混
为什么不能去干点正经事
我说,我们是无聊的一代,干不干不吃紧
我劝小风子倒应该多出作品
因为你的作品能一呼百应,好多人在等着
小风子说,我一定要把官司打到底
凭什么他们用我的东西不给钱
我说,给不给钱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你的东西在影响青年,这就够本
小风子说,那不行,都被网站欺负不敢出声
哥们儿就要领这个头跟他们干
我说,你不是版权革命家,你是创作者
每人都有每人的专业,干专业才是
我让小栩子劝几句,小栩子说还是喝酒吧
我说别让他喝酒了,给他要可乐吧
小风子不干,说,你看我可乐是不是
                        06.03.03

12. 孔已己饭馆

我与小民子吃饭时谈起了小风子
同桌的一位香港大妈特感兴趣
她说,我特崇拜他,喜欢他的东西
我说,太好了,一会儿我们带你去见他
我马上给小风子电话讲一香港姑娘要见你
说她是你的饭司 长得很丰满
小风子说来吧请她喝普洱
我骑车在前,小民子骑车带着香港大妈
迎着寒风骑了四十分钟,大妈冻坏了
下了车膝盖弯不了说好多年没被人带了
可是小风子对大妈并不热情
他可能没想到这香港姑娘年龄比较高
他小声跟我说,这不是姑娘是大妈
我说,她喜欢你,你就留着吧
小风子说你走的时候把她带走
我这今晚有别的姑娘要来
                       06.03.03

13. 新文化街小馆

几瓶酒之后,我对天才小风子说
你长得确实精神,而你的精神有些武士道
小风子说,我就是大和民族,我是日本人血统
我问,你们家是满州国的么
小风子说,具体情况我爸没跟我说
小风子又指着自己,你看我这鼻子长的
我说,没错,你要演日本电影准像
我发现旁边一姑娘独喝啤酒
就坐过去,送她一瓶啤酒喝聊
小风子看我不顺眼,喊
你这个臭流氓,回来,别跟人捣乱
                     06.03.03

14. 在武夷花园喝

在武夷花园的小魏家我给小风子打电话
说,你过来吧,这有两个姑娘,大方又开放
他问还有没有别人
我说还有几个画画的唱歌的
小风子说有生人我不去,你们和女人鬼混没关系
我一去了非得大街小巷全知道了
我说,那你来看看你一万块订的古琴的料
小风子说,我现在手里没有一万以后再说
我说,那我就对姑娘不客气了
小风子说,少废话,你啥时客气过
                       06.03.03

15. 在后孙宅

我带小风子到我与小蛮子的后孙宅
小风子说,太破太小太味了,是人住的么
我与小蛮子喝啤,小风子连水都不喝
他说,这屋呆不下去,我去院里呆着
我说,你不说要买个大宅子请我去住
小风子说,可不让你白住你得干点什么
我说,你弄辆三轮车,我是你的车夫
小风子说,太好了,不过你不能住我家
我在旁边单给你盖一个小院
否则你非得把我们家女的都勾引了
我说,不可能,我三轮院里的女的比你院里的好也多
                              06.03.03

16. 在北安河涮肉馆

今我和小风子带个姑娘去北安河看望玩探险的老刘
老刘住在一个著名的香烟牌号的院子,正晒太阳写诗
老刘这年冬天没穿短裤短衫而是毛衣加冲锋服
但屋里没暖气,摆不少酒瓶茶桶和蔬菜调料
老刘和小风子喊叹几年没见,上次是在一个酒吧
老刘拿出自泡的菊花酒斟给我们,说这儿的水好
又拿出好烟请客,自己只抽两元的大前门
小风子问老刘最近还探险么老刘说就是呆着
我问老刘旅行记的出版如何了老刘说该出手时不出手
我说,你要再不出我就再出了,你的作品不应藏着
老刘说阿弥陀佛又问小风子在干什么
小风子说打官司因为不能让人随便抢咱们的产品
老刘说阿门你还是应写作品你的东西很好嘛
谈起探险第一人老尧,老刘说当时我们约好了见面可是
小风子说1986年我的处女作就是纪念老尧了但没发表
老刘说一定要发出来阿弥陀佛来为老尧干一杯
半瓶菊花酒喝完我们四人去附近吃涮洋肉
老刘只吃了一筷子然后不停的抽烟喝黑啤和黄啤
我说,老刘你为什么不好色你对女人什么看法
老刘说,鸡巴毛,中国有女人么,他又对姑娘说对不起
我说老刘多年前说过,你们性开放,我就性封闭
老刘说阿弥陀佛我现在只需要烟酒茶和朋友阿门
小风子问,你到底信的什么,一会阿弥陀佛一会阿门
我说,老刘的三大口头禅是鸡巴毛阿弥陀佛这事重要么
老刘说,这村原有好几座庙,风水好,古树多
小风子问,你1986年以前干嘛那时你都42岁了
老刘说,当宣传干事,我父亲是王震的手下
我说,老刘不开火车,但在中国是探险的火车头
又说老刘独自不带向导和骆驼用四十多天穿了塔克拉马干沙漠
老刘却说,后来走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与哈萨克都喝醉了
我说,老刘你该带学生不用再走只须教授经验
老刘说鸡巴毛,他又问起另一音乐英雄的近况
小风子说别跟我提他他已经不灵了
老刘说阿门他的歌很棒你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小风子说,那是以前,当年我走上这条道全靠他的指点
老刘又问一个和平里的老友说他很有思想
小风子说,屁,我觉他有神经病,就爱说状态
老刘说,他有一句话,是什么样的人就做了什么事
老刘又说,我说是做了什么样的事就成了什么样的人
小风子说,你的这话才牛逼,咱们住一块吧
又说,在这买了院子,雇个女人,做饭,你想灵就灵一下
老刘说阿弥陀佛你一定要把写老尧的东西发出来
小风子又问,你所以走长城是因为一个美国人要先走
我说,老刘那时的境界还有限属于狭隘民族心
老刘说阿门你说的对现在我都六十多了
又说,我觉自己过不了多少天了该走了
我说,你应把一年当成一天,那也要再过三十天
老刘说阿门也可能在北安河也住不久要搬了
小风子说,别,咱俩住一院,咱们养狗喝酒
也不怎么说起毛泽东,小风子说我最崇拜他
可是在纪念堂不远,盖了一个大玻璃坟(音乐堂)
又说,毛的亲人都死了,他的诗太棒了,操得累
吃喝完我们回老刘小院,见遗碑,北安河道,宽一丈五
接着又在院里阳光下喝菊花酒,小风子送上毛笔
我在纸上瞎写一诗,老刘说你看那鹫峰多好
又说我们的谈话多好,早就想搞个鹫峰论坛
这时房东回来,我们看见他关在屋里的大黑狗八顿
喂了我们剩的羊肉那狗跟我们亲近起来
小风子说这狗不错等配了母狗下崽定一只
老刘问小风子家里都好吧,小风子说,有什么好的
我肯定不是我父亲的儿子,我是满族,我是大和民族
老刘说阿弥陀佛你带的这个姑娘多好
小风子说起前妻懂什么下半身我带她去天津听二人转
那些女的才是下半身,丫顿时傻了,甭跟我提下半身
老刘搬来整坛的菊花酒,不停地倒给大家不停的阿门
也不知为什么小风子说我最佩服哈威尔卡思特罗
又说最讨厌周恩来因为他把他的老朋友出卖了
老刘说我就是周恩来我就是一个虚假的人
小风子讲起89年演出的事,说维持秩序有民兵张健
又说过几天就去找他,说早就看出他有能力,游海峡时胖了
我说老刘是玩山玩沙漠,小风子说是玩陆
我说老刘已是山不用再爬山,老刘不动应让路走他
我说,小风子你就算玩天的,你玩的东西形而上
老刘拿来他的诗本,开始念了,是批判味的打油诗
小风子将一首流行歌填进下流词也开始唱起
那只大黑狗八顿在我们周围转来   不摇摇尾
小风子和那姑娘不怕那狗舔脸,老刘说我从不摸它
可是八顿经常用爪扒我原来是让我给它挠痒
小风子说这狗怎那么喜欢你让它闻闻你的裆部
说着小风子就用手分我的两腿,我说我怕冷
小风子不松手,那八顿吼了一声就咬了小风子的手指
只咬破一个小血口可那姑娘忙拿纸帮着擦
小风子说没事,又用手指指着八顿说话
八顿又要上来咬被我拽住,我说,不能对狗指着喊
小风子说喊,不怕,我不怕让这狗吃了,怕让人吃了
他又好声相哄八顿又让八顿亲他脸
酒一直在喝,一坛子已喝完,小风子又忽然嚷嚷
说要拿刀捅了这狗,说没见过敢咬他的狗
八顿被主人关进屋里,女主人是浙江姑娘学外语的
我让女主人朗诵莎士比亚,小风子骂我,说我欺负姑娘
天黑时我们移进老刘屋内,继续开一瓶尖庄
小风子已倒在床上,鞋也未脱,我说他喝多了
老刘的声已越来越大,不停拍我肩膀
眼里几乎有泪光,我问,你一生哭过几回
老刘说,从没哭过,太感谢你们来看我
他又让那姑娘好好照顾小风子
我对姑娘说,你陪小风子是很幸福也辛苦
老刘在那姑娘本上签上独特的字体姓名
我又在老刘的本上瞎写一诗,小风子正打呼噜
老刘为我摄像半天忽又说对了没装录象带
老刘拿出雪茄请抽又讲有朋友寄来了钱
我问老刘练功么,他说了一句什么不练但功练我
小风子睡一小时,我们拽起他走,老刘送到村口
小风子不让我抄近道非把我送到绕远的地铁站
又给敦然买了几斤香蕉并塞我五元钱
刚才敦然打电话找我,小风子抢过电话说
操你妈逼,我们开会呢,你别打电话好不好
我还想起今天的一些片段
比如小风子说老刘上过电视老刘说很俗
比如小风子说我现在想死我说事没完不急
比如老刘说作家余某某不错小风子说那是傻逼
比如小风子说我给你送了普尔老刘说我常喝绿茶
比如我给老刘把脉觉出每分80下并说没有间歇
比如老刘捧出蒸南瓜我说太凉了下次
比如老刘一支一支连续抽烟说每天得两包
比如老刘眼已不清明但杂色茂密长发依然
比如老刘说话仍爱加上手势仍是小啤酒肚
比如老刘说小风子仍然精神小风子说脑子让他们弄坏了
比如小风子说哥们在拘留所里是打出来的二板没露身份
比如老刘说这辈子就是监狱没进过我说尽量别进
比如我说老刘你的书我想写个跋,老刘说阿门
比如老刘喜欢让人点烟,总说孩子帮我点上
比如小风子说南京大屠杀又怎么了成吉思汗也到处屠城
比如老刘屋子很小被褥干净钢笔很歪本儿全是诗
比如我们刚一进村打听老刘一大妈说是那个老不穿衣服的
                                    06.03.04

17. 在老5号酒吧

这酒吧给我留着毛笔墨汁
那天小风子送了我本草纲目
我就将上册送了那老板并要来笔墨
我给老板写了破诗权当酒钱
小风子竟在桌面直接写了
然后说,多牛逼,你看这笔道,你见过么
他又对服务生喊,这桌子不许擦
我说,那人家怎么营业,要不给你拍下来
服务生左拍右拍,特别耐烦
正好旁桌几个英国人,我跟洋女说话
小风子非要给一小伙起一英国名
结果人家接受了,小风子说这名字才牛逼
我看到一个中国姑娘跟一法国小伙在一桌
我就坐了过去跟他们谈笑
小风子喊我,你回来,别在那边耍流氓
                        06.03.05

18. 在西单小馆

小风子约我喝酒还说别叫别人
小风子说他请客又亲切叫我大哥
小风子说,在北京我只认你一个大哥
我说,可我除了帮你喝酒什么忙都帮不上
借着酒我说,你也出新东西呀,看人家山佳
小风子说,他不灵了,已经被招安了
小风子说,他的底我知道,是模仿的平克佛洛伊德
我问,你现在跟小丽还来往么
小风子说,没有,我觉得都是阴谋
又说她当初跟我好是利用我的关系救三水
我问,那个大号女呢,在爆肚见过的
小风子说,她是安插到我身边的特务
我说,你应多跟小栩子来往
小风子说,他太虚伪,已不是我的朋友
我问,你经济上是不是紧张
小风子说,当然,我准备诈骗我爸二十万
我说,太多了,不好弄,还是两万两万的来
小风子说,你够阴坏呢,我现在
学这么坏跟你有关,咱认识二十年了
                          06.03.05


《跋,天才小风子对我的教育》


一个时代总得有人疯
聪明者首当其冲
我喊,我怎么没疯呀
人说,你也配,就你这操性

任凭鼻涕自流
我连疯的资格都没有
把觉睡好也需要力量
我却攥不紧拳头

有人替我精神分裂
有人替我横死大街
分工不同,我清醒活着
对一杯啤酒我也不敢轻蔑

什么女的配得起天才
蠢女人或者妖怪
有人想吃唐僧的肉
有的红唇喝了天才的奶

当天才难当天才的大哥易
武松的大哥不要武艺要笼屉
可惜天才看不上我的女人
她们挺好的,小桃蜜

天才拥有一块天
我不要天我要一块田
有的眼睛俯看鸟的心
我不看,我滚过日月年

天才的自私不为自己
我被剥削因为我富裕
蜻蜓像直升机一样飞翔
诗歌成了我的肉皮

学不了高深就学宽远
理不起头就刮干净了胡子
我就像一只苍蝇油子
躲过多少苍蝇拍子

我当天才的鸟弁
却像天才聘的导演
亲爱的天才,请往那边走
因为那边美丽而凶险

天才大多都不幽默
跟他们开玩笑不能太深刻
寻找天才的痒痒肉
有时找到的是大耳聒

不能把蚂蚁赶向大海
不能让汽油挨着火柴
为什么没人骗我说,你也是天才
为什么我总骗人说,你不可爱

“最优秀的头脑被疯狂毁坏”
于是天才们可以玩赖
再小的耗子也有鸡鸡
最出花活的是好人学坏

从背影判断一个人的模样
从他的女人判断他的健康
但天才的眼睛与他的心灵无关
我看相只看手背不看手掌

天才搞过的女人我还能不能搞
我走过的路先人肯定走不了
想唱一支歌给老天爷听
老天爷的耳朵我找不到

驴打滚特别一般
天才摔的跟头特别好玩
          
一手做洞另一手做棒
天才的身上自有阴阳
一个人就能完成做爱
天才和疯子在一个裤裆

有的人张口就是胡说
有的人是被理想逼的
自以为天就骗得了天
强大的神经悄悄塌了

“骨头里秋风漾溢
大车上坐着一只蚂蚁”
小人们为天才长歌当哭
女子们哼哼唧唧

崇拜天才像崇拜共产主义
因为知道那是好东西
好东西不见得与食色有关
虚荣心呀主要是让我务虚

不非做什么
也不非不做什么
我没有天才那么执着
拐个弯,绕到后面生活

不怕被人批评
就怕不当好玩的风
要擅于把强奸当成做爱
如果是在处于被动

暴力实在令人热血沸腾
可是我们反对暴力倾向
当一个思想把我打昏
我醒来后特想去开开窗

如果规定好,北可以叫南
天才是一辈子的漫延
穷人们可以久穷乍富
蚁穴上的大堤野花正艳

天才不用怕被绑票
绑匪无法给天打电话要钱
天才也不怕亲人被绑
说呸,把电话挂断

近朱者赤近天才者中庸
近墨者黑近疯子者清醒
那只老虎都快饿死了
那你也别靠近,你太轻

据说一个天才王国
选出的国王是最平庸者
国家里都是天才就不好玩了
我想在珠峰顶挖一个石窝

不要告诉小姐你的老婆家
不要告诉疯子你的电话
对天才的问话可以不懂
笑一笑呗,无罪属于傻瓜

法律应禁止天才结婚
国家会配给一些慰安女性
她们小巧玲珑
恐龙虽大但其阳具属于微型

天才按说不属于人类
有人容忍他们的古怪行为
但也有人照打他们不误
他们很茫然,怀疑世界不对

酒是俗人的仙浆
却是天才的俗汤
我喝马尿就觉得自己成了骏马
天才喝马尿容易跑马或尿炕

大偷第一爱偷第二爱钱
妓女第一爱钱第二爱天才
她那颜色可疑的身体
等待着开光等待着洁白

失败是成功之母
谁借人的腹生下天才
当然,不必冷冻天才的精液
天才转世了一代又一代

我觉天才特别好玩儿
是我的高级玩具
就在人家操我玩我的时候
我也玩了天才的鸡鸡

我特想教天才一门市俗学
比如如何鉴赏啤酒小姐
我诲淫不会诲盗
否则让天才去偷老天的手碟

天才皈依是可笑的
天才和高僧都是政治局级别的
在天才界也应反腐
凭什么天才就可以不追求享乐

人家问我,我想在这小个便
我说,小吧,别让我看见
这泡尿肯定溅在自己的鞋上
那朵白云仿佛很甜

猜猜疯子自己手淫么
我喜欢听疯子唱歌
疯子见到疯子绝不打招呼
就像天才见到天才废话太多

我为何受大妈们待见
我缺五个大牙,肾早已虚虚
我去求问天才与疯子
一个说你傻逼一个说你牛逼

卧操,我是双逼之人
它俩都属于一颗心
谁要娶了我我该会忙坏了
我不会让天才过度伤身

疯子杀人不用偿命
而天才,懒得杀人
特别勤快的时候就杀了自己
仿佛杀的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如果把疯子和天才关在一起几年
出来的时候二者的身份没准变换
关键是二者已经有了夫妻相
他俩谁也不像原先的嘴脸

有人在天上骑着一只大鸟
放牧着一群小鸟
有人在地下骑着一只大鬼
放牧着一群小鬼

收破烂的越来越多
那是因为破烂越来越多
城里的疯子也越来越多
他们歌唱着我的祖国

人老了吐痰要使出力量
要不容易吐在自己鞋上
而疯子,不屑于衰老
老鼻涕也闪着金光

我的朋友挨了两刀肠子流出
那也是替我承担了不幸和痛苦
多少次酒后我明明欠揍
也有人喊,打丫的,看他真疯假疯

一位老哥背后说我神魔俯体
当面他称我,狗日的
我在想,狗界里有无天才
却想起荒野上的狼崽

我是个著名的混混儿
我没见过天才的恶棍
一些傻妇女把我当成宝贝
她们骑着我淌出下流的泪

我们是有一个组,叫后小组
也有一个网站,叫hoou或者忽悠
我们玩前人之未玩
那是想为天才们做一个演出

我们装哑巴在中朝边境
我们赤足在冬日大街
有人说,怎么疯子成群了
也有人说,这帮傻逼还挺能喝的

什么才是最好的才
疯子说,刚才
什么疯是最好的疯
天才说,啥疯

有没有一个时代不需要天才
有没有一个傻子王国
当监狱已经暴动
疯人院出奇的平静

有人称我老傻逼
管我身边的年青人叫小傻逼
于是我成了傻逼之父
酒高时我们将疯子照顾

为找一个避孕盒能急出一身汗
有时候天才满市的找我不见
若在一个没有傻逼的世界上
我当傻逼吧,天才在高喊

一个开放的姑娘打开了卧室
又打开了小小的衣裳
疯子笑了天才哭了朋友们傻了
我站起来,说那里危险,我上

好的香烟能抽进心里
优秀的蚂蚁能趴进蛇鼻里
荒唐的时代已漫延进我身体
我在等一个伟大的电话,然后离去

三个臭皮匠能合成一个诸葛亮
一份矜持能分化成三份放荡
天才能不能被分解
反正平静能酝酿疯狂

祖国母亲呀你是我的后娘
党啊你是我的异父兄长
我的血在管子里乱流
我装天才特像装疯却不像

妇女节到了,少女们毫无感觉
我们邀请些熟女来武夷花园
我也给一个天才打了电话
可人家不接,但愿在陪人过节

仰天大笑不出门
我辈当然蓬蒿人
让啤酒更凶猛让天才更天让疯子更子
谁能更加更,抽签决定

                          06年3月7日于武夷花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