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赋闲在家,新诗两首 (阅读2748次)



在深夜


我喜欢在深夜
看几页书、写几行字但是
大部分时间在深夜
我也会发呆。遥远,或者再遥远
在接近天亮的时候
人的体温最低,容易发冷
发呆也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所以
我喜欢在深夜
看书、写字、发呆的间隙也看一看
A片。那些大波银行员、骚情的
护士、美丽女理发师、穿套裙的
秘书、戴着帽子的空姐、学生装的
女生、皇宫尤物、电话接线员
以及也疯狂的修女。这是多么恰当而又
更加清晰的黑夜啊



等电话



不管是什么样的电话
在睡梦中等一个电话永远
比在清醒中等一个电话要好
并且要好得多
清醒时  等待是焦急的
不焦急也是牵念的
或者还要在心里想
究竟要怎么说  怎么回答
要提前操练
而睡梦中就不一样了
十分简单  只管睡去
沉沉睡去
电话骤响  一声“喂”
马上就清醒  就可以很快应答
根本不用多想
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在梦中完成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