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微弱(组诗) (阅读3755次)



微弱

1.

那时我睡着了,听不见床板吱吱作响
也听不见你从我的身体爬出来
站在微明的月光下,将我的毛发反复梳理

或许在梦中,树枝折断,不堪负重的呼吸
沉沉地捽在地上,一些东西在不知觉中消逝
一口痰吐在墙上,在夜里会化身为蝴蝶

那时我真的睡着了,听不见你在我耳边
唱的歌。你说:“总该结束了,
泥土酢松适合播种。那个诵经的人已经回到印度去了”

或许在梦中,你牵着我的手,上了渡舟
身体就向西流。送别的面孔越来越远
你呼喊的声音,越来越远

2

我来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黑夜就将所有的
黑暗赤裸裸地向我摊开,我的呼吸所剩无几了
不吉的鸟在黑暗中鸣叫

我来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熟悉得
仿佛曾在此住了二十几年,你的身影仍停在
夜色里,桌面上放着你用过的笔

我已看不见你,也听不到你的声音
时间连同荒草在我耳朵之外静悄悄生长
一切都已过去,一切都仍在进行

在这最高的屋顶上,我手里抱着诗集
怀里是爱人的相片,轻风一阵接一阵
将我一层层温柔地剥开,一切又可以重新再来

2005/12/4晚上 临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