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论荷马(2001) (阅读2274次)



论荷马

1、
他被诱导了,去从土地上寻求适当的材质,
以补充他语言中的引申,和制约。

他反对耸出地面的事物,正如
一个比利时人所做的,
当它“以形体上不断的重复和增长”
加深了向上的属性,他反对
    那种无尽。
他也反对土地本身的空虚。

一阵纠正的冲动掌握了他,
在过去许多时刻里他所受过的教育
从土层下,浸出地面
形状潮湿不一,

散发出黄荆辛辣的气味。
他将演唱这些:
当他把自己移向低处,越往低
他身上所矗立的教育就越深。

他将演唱这些教育,演唱童年、树木,
以及冬天的天空上,一个国家垂落的雾霾。
他将全部接纳,每当蒙受一种
并不做出任何措辞。

2、
这样,他近乎粗率地站在
他过度的理解力之上,
种种暧昧与汹涌的素质,支撑着
他光秃的充满事实的身体。

那么,一个荷马就这样开始?
我也渐渐相信这个寓言,
——他站在自己模糊的、过度的理解力之上,
一阵风刮去了
他眼里的虹膜。

他开始动身行走,盲目,直到重新回来。
它们仍在那里,扑打着,闪着态度不明的光。
——他一片一片地全身穿过它们
获得了新的视力。

2000.9
2001.5。  
·Constantin Brancusi雕塑“无尽之柱”,1937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