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太阳(2004) (阅读2177次)



太阳

下午,从农大那边回来的路上,
风一直很大。
我紧紧攥住两手上呼呼拉拉的塑料袋,
在我身边,
公路已经成为一柄光束。

“太阳是不能直视的”。
这座巨大的球体,已经搁放在黑蒙蒙的百望山顶上。
光从一个遥远的,我不能够量度的距离,直扑过来
  抵住我的眼皮。
在这个季节,太阳的光亮正达到一年中的顶点,
我仍然不能说出那些被凶狠照耀的一切,那直白到了
我无法直视的大树、道路和房屋。
                我必须先通过那些中间的,微弱的,
在这个距离中,一切都必须被努力抑制着,几近尖锐。

我一再谨慎,目睹太阳。我在我的哲学中直视。
我有一些对炎热的了解,但是不够。
即使我的语言炽热,在炽热中,我有一些对空间的了解,但是不够。
这座强硬的球体,我很快忽视了;我也很快成为一具影子,忽视身体。
一年年过去,浪废和毁掉了。我只看见了,那弱于任何一种对他的期待的人
他缔造了一个视野,一个弱于任何一种期待的视野。

许多年前,我曾说:“我想写出太阳”,我想成为光。
太阳每天都在。有时,我似乎真的接近了片刻,然后离开。

2004,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