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虹(2003) (阅读2049次)





我们进入了河流,
在许多年后的一天
我们的衣领冰凉,潮润,太阳还没有升起
    河上也没有雾,

天空铺陈在阴沉的气候里,很容易改变,容易脆弱。
有一会儿,雨密些了,蒙住了我们的眼睛
几只黑色的老孔雀,噗噜噜地飞走,离开了树林。

并不是雨,而是天空本身
直接打湿了我们,
雨更大的时候,河流就肿胀起来,
水的光像一道迫切的虹
    向上张起,同天空的虹粘扯不分。
它们越来越黑,
越来越冰冷,
在我们的接近中旋转,吹拂
那么漆黑,仿佛不能容纳
    天空的存在。
我们划着桨
透过了第一道虹
兴奋地望着对方的脸
然后是第二道,

我们没有更年青,也没有发生别的改变
我们只是继续呼吸着
    河流透明的呼吸,
我们想起那些几乎就能开始,又消失了的一切。
我们觉得这条河会永远在内陆延伸,仿佛土地无尽
    仿佛不存在大海。

(给凝凝和伟棠)
2003,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