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哀歌 或 虚幻的对话(长诗) (阅读3739次)



哀歌 或 虚幻的对话
           
第一章:虚蹈


第1首

必须以最迅速的方式进入,沸腾的水慢慢冷却
极为媚俗地靠近冰点;必须在丑态泄露前
将生活引向窒息的边缘。那个唱歌者,在半夜

蜕尽关节上的淤血,将灵魂再梳理一遍,只觉麦田里
摇晃的声音爬上喉节,并进入十指 “我不是第一个
梦见你的人,那些过往的人拾到你的铜镜
他们目睹了,你的躯体如坍塌之墙,熔入了地面
并在一捧清泉里,发现你失血的脸。”

唱歌者此后日夜呕吐,可怕的梦魇
像无法驱散的鬼魄,在他血管中蠕行,然而
一切还远未过去

明天醒来,太阳被虚蹈之火烧毁,都城之郊
他发现另一个自己,躺在宿命的咒语中,永夜的天空
秃鹫盘旋,默默地唱着挽歌……


第2首

空气中充满敌意,金属交集,在暗处嘶鸣
取一滴血割一块肉,放于祭台之上,有人在嘶嚎……
那个偶然途经之人,无意间发现一场正在进行的秘密

安息于夜的右侧,并以麻布包藏,膜拜内心
圣洁之神的仪式中,必须将丑恶的行径埋匿。
炼金术士: “将手伸入寒冬的坚冰之内,我听见
冻结的语言一一复活
它们像犀利的铜针,立在我的灵魂之上,试图

“以骇人的姿势,读解我不洁的内心。一个有罪之人
带着咳嗽走进寒冬,在大雪的面前呕吐;我听见

“泥塑之身,在风中龟裂,即使是最虔诚的反省
也无法抹尽背脊上的污点……”
巫觋:”今夜,你将重返出生之地
嘘一口气,将暗运的火焰吹灭。”


第3首

炼金术士:”你以雷霆之势向我翻滚而来,将宿命的悲痛铺开
这致命的喧响下,彩蝶折羽而坠,鱼类遇礁而碎
你是谁?将我万无的身躯和意念,抛向深渊……”

巫觋:”我感到大地倒置于天,恶的果实向上而坠
一万条河流张开干渴的喉腔,在我体内痉挛;丛林
倾倒之势,压毁庙宇,苍狼遍野,遇人为食
黑夜里,我感到彻骨的痛……

“我曾进入时间的现场,亲临万马复践的壮观
我曾囿于一室,将自己磨成锃亮之剑。我是

“你的父,你梦中的操斧之人,是夜中奔驰之尸
往西,再往西,运送着人间的岩石
为另一个人的死亡,安排好十二种假设”


第4首

炼金术士:”但我听到来自东方的喧响,在火焰上聚合
它们相互断送,相互噬咬,我确信这只是一种假象。
当秋风扫叶,将生命的猪皮筏运往另一个时度的房间

“当流产的妇人,怀抱早夭的肉身痛哭,我确信这只是
你安排轮回的另一种假象。在我之前的先哲曾说,水
是万物之始基,那魔幻的气体,于反复的聚散中
成就了岩石和树木,成就了灵魂之肉身。”

巫觋:”我以使者的身份,往来于神人之间,从东方
到西方,从这边到那边。我走遍每一个角落,感到了

“大地的痛苦,看到了时间的深远
和业报轮回的恒久。在所有诡秘之谶纬与预言的背后
灵魂以另一种存在,常住不灭。”


第5首

炼金术士:”想象的大雪翩然而至,并以极快的速度覆盖村庄
和我内心仅存的污垢。在这圣洁的背后
人们背着圣洁下的污点,羞愧地行走。

“魑魅者心怀诡异,摆出透迹尘封的礼器,试图从
注定的宿命之阙逃遁。我本非洁净者
数年来忍吞着暗运之火的拷问。万火在我体内
相互喂食,相互追捕……将痛苦反复排演。”

巫觋:”在更远的地方,我将自己安置于众人之上
我看见风向暗处生长,大水在于沟渠中扭曲

“我看见,善良的屈从于丑恶,神圣的暗行从于污浊
我看见,持火者声嘶力竭,少女向隅呕吐……必须
以大雪之势,将旧有的秩序覆盖以匿迹。”


第6首

炼金术士:”之冬,我来到这荒芜之地。大风往上吹送
大火往下蔓延,我在这往与来的中间,借助
昨夜与你的密语,完成了顿悟。

“我仿佛得道之人,立于枯草与荒凉之上
胸口隐隐作痛,心怀悲悯。我是谁?
草木聚于节气,万兽聚于精气。我是谁?
魂聚于魄,而肉躯之身聚于灵气。

“长夜之下,气息与气息相互酝酿
一种虚无与另一种虚无相互吞食……

“与语言于一隅相遇,我感到热血涌泄。我是谁?
如果我是一棵树,在泽被其它生灵的过程中
已日渐干竭……”


第7首

炼金术士:”梦见我的血肉之躯,于另一个空间
生出十二只仇恨之手,它们或执杯盏,或怒持
利刃,或污血注流,或火焰炙烤……”

巫觋:”昨夜,我盘坐于山顶,目睹两条河流日渐干涸。
天生巨响,大风摧树拔根,城池坍塌。诸神的预示
须臾散灭。我仰首向苍穹,感受万物往于生生不息之中
我听见,一场暴动始于良知的薪尽烟绝。”

炼金术士:”我于另一个空间里行走。我与另一个我
披着欲望与饥饿,像两株不适时宜的白花。

“我们促膝而对,谈起凶猛的季节,谈起夭折的花蕾
谈起十二只手像十二具面目狰狞的头生出邪念,谈起
黑夜之下,受蛊的良心,恶的本质……”


第二章:私语


第8首

阳光撒在草尖上,总算给阴霾的内心带来一点温存。
他长久的站在窗下,要的只是一句话。年轻的炼金术士
看着阳光慢慢聚合成金属,窗帘上的灰尘左右摇晃

“他要把路铺得更远,要亲眼目睹
冷静的暗蓝在不可猜度的空气中,将一个梦
填补、充实……”她像一个气度非凡的巫女
于一句冥想之语的对岸来回踱步,注目远处

“山巅上的冰雪崩于她回眸之际。天池之水
不可挡,并杂夹着不可斩断的欲念进入。

“还可以更远,远于视线之外。”炼金术士
与她定下君子之盟。她只愿则居一室
将暗蓝的宝石埋于不为人知的私语之下……


第9首

手持之棋不可以轻率放落,年轻的炼金术士
于灵敏的嗅觉中觉醒,辨别出月亮
幻变不定的颜面。”她坐于流水之上

“不安地翻动佚名的法典和经卷,她听闻过很多
城堡塌陷的事实,无名的痛苦扼断
她幻想美好情缘的境地。” 炼金术士
一个绝望的人,终日与骷髅死骨相对峙

“如果情欲中,我来到一处宽宏的境地
并与你衣袂相联;如果……如果……”

将所有妙想关闭,这么多年来
埋没在这儿的尘烟无数次苏醒,爬上额头
在情欲中与你久久纠缠

第10首

本以为春意盎然之景,藏于大雪的背后
本以为剖开素布相裹之核,能见
冥想中的城池……巫觋:”那个心怀重病的人

“再一次被众人远远抛离,他掐灭内心仅存之火
将自己安置黑暗中,凭靠枯萎的感官
摸到了幽灵悬居之穴。” 炼金术士:”我凭借一茎可渡之苇
达到万无的空地,环顾回周,空无一物。”

咳嗽声在加剧,那个带病的人,那个
呕吐的人,拆散体内的诗句,将整个冬天染红

巫觋:”也许他苦觅之人,正居住于云端
日夜编织着对他迟来的怨恨;也许乳房只是
出于幻象;而空前的孤苦却很真实的源于他空泛的内心。”


第11首

于是他来到海边,看着来去复往的潮汐
胸口作痛;他掬一捧聚散无形的气息
并看着它从手心逃脱……

炼金术士:”我来往于两个境地之间。一个已在苦闷中萎败
一个尚在完美的酝酿中;一个要在痉挛中分离
一个正在爱欲中沉溺。”于是他来到海边
受她朦胧的幻影牵引,将身体倾向蓝色的梦境

炼金术士:”那美丽的景象纷至沓来,它们围绕着我聚拢
仿佛现实中,一切仍完好无损。”

巫觋:”仍需要向北,仍需双手合十心中默祷
爱情的无常体现在时光消逝的无常中,若干年前
他已将自己埋在爱情历尽苦难后的必经之地。”


第12首:

炼金术士:”我感到时间的有限,那么多
美丽的景象,不可以长久的停留
那个醉酒的女人,带着醉意在我对面喝歌

“我想象,她是暗蓝的幽灵,潜身于我的不眠之夜
并慢慢爬入我脑壳深谷,直至血液;我想象
她是一朵暗蕴之花,于河水泛滥的季节
途经我久经骚乱的家园……然而这都不是。

“你深居城堡之内,四周林木亭亭;你
于我的遐想之外,轻哼起伏不定的歌曲……

“关闭所有想象,并将它们安放一隅。但总有
缕缕亮光和暗影掠过我童稚的内心,筑起一个
永不泯灭的梦境……”


第三章:魅影


第13首

阴历七月十五,冷月爬上宫阙之顶,招来
悲号之鸟群聚,轻风摇动树影,侧耳而听
有细碎的踱步声,在窗外、床前来回游动……

王已入睡,梦见美丽的海蚌,如倾诉之唇反复张合
梦见操斧者,从烽火右侧潜入。操斧者:”万众已入睡
我被突其而来的暗光惊醒,看见白色大花
于你的枕边绽开,向你报晓不为人知的秘密”

巫觋:”那年的雪特别白,覆盖了老城墙上的青苔
音乐漫不经心响起,天空下起石头雨

“阴谋在雨中进行。他们歃血为墨将仇恨写入石头
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将王的梦打开
操斧者进入,并在血光中走出……”


第14首

巫觋:”阴风缓送,夕阳与冷月交替之际,我来到
这间风雨中被废弃的驿馆,仿佛听见雏马嘶鸣
众人雀散,只留下慌乱的脚印。”

月光宛如轻扬的丝幔,巫觋于
突然转身的叹息中,看见他的前身,那个身怀戒律的人
右手提着自己的头,左手持着经卷
在他脸上,时间的痕迹已被剥落

操斧者:”诸神的诘问来自千年前
那些身披烈焰的异教徒,爬上神殿,带来骚乱之火

“他们推倒广场上的旗杆,并将
众人膜拜的偶像焚毁。我只是探寻天路的途经者
在这场骚乱中,发现了神留下的踪迹。”


第15首

“或许就在你转眼的瞬间,我化身为虚无
以另一种存在出现在你眼前。时光滑过
带来一阵短暂的骚乱,透过乱石之流

“金属的鸣响,雏凤不祥的高唳,以及潮水
与潮水的撞击。思忖者双手扪心
推演出劫难的周期”

巫觋:“必须以万雷齐鸣之势
将完好的秩序摧毁
必须以不可逆转之水,横贯苍茫,直达人心——

“在空前的灾难中,欲望之火烧熄于城门
你们相濡与沫,看到了背悖的渊薮,你们
拾起散落的佛珠,交换了经卷和良知……”


第16首

巫觋:“我感到出其不意的疼痛,从黑夜的湿地
入侵,一个潜伏已久的秘密于不明之夜
缓缓折断,将怨积的浓血挤出

“那个妇人,身体倒置于树梢,试图睹清
物质的反面。她吹着软笛,以不可能抗拒的荏弱
将仅存的意志摧毁……

“守夜人说起鲜为人知的故事,一只手生出另一只手
一只手噬啃另一只手,一只手摸到你枕边
默默垂泣。你是谁?

“以幻影之名,把梦中的景象掏空
并以潮湿之身进入我的肉体,撕开我脆弱的防线。”
一只陶瓶以孑立之势,摔破于不明之夜……


第四章:无


第17首

就像薄弱之水不可以长流,你走过最炎热的夜
轻声呼吸,你说:”这是一片广袤之地。”
有人曾在此埋下自己的骨头和一柄乌黑的长剑

黑夜里一些声音在疼痛中苏醒,你曾站在
一颗爱情痛楚的背后独唱哀乐
那个古怪的施巫者
吹着蛊惑人心的烛火,不经意中道出夜的危险

石头将自己捆绑严实,一首诗将自己安顿下来
三尺之水轻盈直上额头

我们忘记了矇眬呓语中,彼此吐出的语言
施巫者走进我们中间,在安谧中撬开不顾后果的预言
一觉醒来你已抛下我渡到了黄泉的对面


第18首

那时我站在村口,看见土地开裂之声,直入眼瞳
水渠断流,鱼类的仇恨在烈日下向外延伸
水稻哭喊的声音,像老人悠长的呻吟

“是什么,将隐匿于大水下的秘密层层剥开?
是什么,吐出不顾后果的果核?”
我是那个说话的人,站在空无一人的房间
感受到劫后余生的空虚,我就是那个浪子

在原始的情欲中爱过,嫩草上发绿的少女
身披黑暗之光,从宿命之缝向我走来

让我在一场灾难中得以幸免。”如果
在既定的宿命中我们必然接踵而随
一切痛苦的醇酒将不会被错过。”


第19首

在这个城头上,我分娩过,生育过
骨头哗然裂开,生出许多双向上痉挛的手
像一双双怒放的花,痛苦地生长出血迹

在这万无的城池里,我们是两两借居的魔鬼
四匹发狂的幽灵,拉扯着我们的长发
以始基之水,冲击我们肉体上的污秽
骨骨……骨头……在花之时碎裂

那些曾跟随我们渡过冥河的红马
(酒醉后的诗句)现在仍跟随着我

它见过我们无辜的饮下命运的毒水
见过我们在爱情中分娩和生育,见过我们
在自己培植的花园里迷失……


第20首

那时,巫女梳理好一天的情绪
安坐于竹影之下。对宿命和爱情的理解
像蓄意已久的秋叶,等待着一场

能让她在灰烬中重生的火焰。
周围是荒凉的空屋子,街道上种满
人们逃离时慌乱的足印
对于远,她有过无以言尽的猜想和渴望

----晨曦初开,林间的歌声很远
那些旷日持久的阳光被风吹拂的日子

----人们忙于嫁娶之事
忙于春耕秋收
忙于准备幸福的婚床......


第21首

二十六年后,我化身为另一个人存在
驾着猪皮筏从夏天进入春分
与她进行一场秘密的对话

“一切才刚刚开始,我看见
林间长出各色花卉,它们藏匿于
夜色的背后,把一场悄然的喜悦
生长进石头的内心......”

“我在前生的幻念中便已看到你
幽居于密林深处,终日陪伴
你悉心栽培的春心,顾影自怜”

“在一个空泛的节气里,我度过了
许多光阴,目睹抽节而长的枝叶
在我的等待中迅速地轮回;而你
怀揣经卷的书生,有一天你会不会迷途忘返
误入我的庭院?”

2005年1月至2005年9月•静若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