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5年作品 (阅读5918次)



⊙幻 象

积雪覆盖的岩石间
明月,幻化成蓬松而清新的
天山雪莲

东一朵,西一朵
在清夜逡巡的雄性雪豹眼里
别有一朵,簌簌而动
像宽衣解带的女人

那热血窜动的豹子犹疑不前
一棵孤单的松树
在它身后

在它身后
投落雪地的树影
已然又斜又长,仿佛一条接人来去的小路

若是你来,你在何处
若是我去,我即通过豹的眼睛
看见你——

明月雪莲
赤裸着,走进我心里

2005.1.3

⊙对不起

抽回你的手
你让绝望的双手攥得更紧
把虚无攥出虚汗

弄疼了
弄疼了

惊叫一声
一个影子仓皇逃脱

对不起
我尚在懵懂之中
我来不及替你喊声:对不起

噩梦,像个被我松开的好人
早已无影无踪

2005.1.3

⊙车 轮

    薄雾漂流,寒烟四起。
    落日,少妇的紫皮独头蒜及时成熟。及时成熟的当然被及时运走。
车粼粼。旧日的马车驰过初秋的蒜薹地、石井、一座村庄、青苔湿滑的板桥,然后,悄然拐进有三两座坟茔的林子。
    但运走旧日子的马车,为何只留下一道清瘦的车辙?难道此前有谁听到了车轴断裂之声?难道马车拐进磷火点点,笑语依依的黑夜前,早有一只车轮被断裂的时间抛出,抛向一边?
   磷火与萤火亲密的林子里,被风湿痛折磨的孤魂,依靠老树坐着,一边倾听蘑菇生长的声音,一边抚摩一条空空如也的裤腿。夜雨飘来。渐渐地,雨声淅沥,是略带大蒜味的淅淅沥沥的叹息:那意外失去的,被刷上了桐油的,被当作古老饰物放置在激情鼓乐劲爆的现代迪厅中的木制车轮,在人影幢幢、灯红酒绿中该是多么寂寞啊!那寂寞的车轮正在怀想一条因偷情而被打折、断裂的腿。是的,那车轮上的铁皮、铁钉定然在旋转的镁光灯的照射下绽放着幽幽的光,否则,今夜为何感到钻心的疼,伴随着一种热辣辣的奇异的痒!
    ——生死总是血脉相通。岂止生死才是血脉相通啊!

2005.1.9


⊙土风:三个时刻


·夜之歌

谷草卷幼儿
送死送活

月亮过大沟
送的人呀
请找两片最薄最轻的石头
盖住他(她)的眼睑

夜枭摔碎黑砂罐
粗砺的水
淌干父母泪

一阵风
归于一粒沙子的平静
夜不归于黎明
归于神秘归隐的七颗星
七个苦涩的方向

2005.2.10


·正午

鬼张目
风喊沙

寂静喊汝
勿应答

正午过荒滩
红布遮颜

2005.2.10

·清晨一瞬

提起光芒之犁
辍耕的人
吹吹田野的风吧

吹开苹果花之前
唤醒小女儿之前
小小的风
摸摸这人黑红的脸膛吧

比太阳黑些
这个人,比太阳还爱出汗

2005.2.11


⊙1965年10月


公社的夜晚
星星在开会

夜空辽远
一颗流星
一个一年以后遭到批斗的人
提前离开了集体

正在怀着我的母亲
住在中学一座
空空荡荡的房子里
一阵剧烈的咳嗽
把红色的云
燃烧到她年轻苍白的脸颊:
她  肺结核  我
三位一体

白杨萧萧
激灵的水涌进窗户
但白杨说些什么
只有风,和磷火懂得

2005.2.12


⊙告 别

翅膀告别手风琴
我告别歌声

雪把香留在你腰里
雨把衣裳贴紧你的皮肤
雨中石榴又红又亮
可惜,我的心早已不在往昔

我把天空的沉默
带进了眼睛

2005.2.13


⊙夏 天

泉水是大地的梦呓
在山谷,在原始森林
在不存在的地方
叫着你汗津津的名字

你血管中的轻雷应和着午后白云的脚步
你睡梦里成熟的葡萄已经可以酿造

一条前去喝酒的蛇
爬到离你仅有三米远的地方停下,昂首吐信

它的另一个梦幻伴随着夏天的形象
升腾起自我应答的喷泉
自你微微张开的大腿间
自史前停止喷发的

火山口

2005.2.14

⊙结 束

闪电
情人脸上的裂缝
瞬间之门

肉体出走
爱与情分离
我的腋窝里埋藏着无言的雷声

我走了
我的腋窝里埋藏着旧日的笑脸

2005.2.19

⊙奇 遇

蚯蚓忙碌
阎王的手指
在黑色的衣襟上
划着花的枝叶
花的名字
划着众生额头上的皱纹
冥河的波浪

白牡丹
被冲到了月下

同一时刻
一个女人赤裸着身子
从打骂声中逃出家庭

她们相互跑进
跑进了光明的胞衣

2005.2.19

⊙途中的秘密

亮着灯的车厢里
来回的人影
白开水中
漂浮新鲜的荼叶

车下
一个捂着棉帽的巡道工
用锤子敲打车轮
星星颤栗
天空落下寒霜

——就象白净的手
悄悄伸向黑漆漆的村庄里老乡的
架子车、鸡埘、小苹果树
以及井上辘轳

那一刻
永远停在铁轨上

有多少心跳
停在大地深处

2004.7.10
2005.3.13改写

⊙美 目

闭上眼睛
把我关进你的身体

然后
让我睁开它们

看见水和光
飞鱼

看见自我
眉毛失火

画眉唱歌
幸灾乐祸

2005.3.19

⊙赐 予

我不需要太多智慧
和无为的泉水

我需要看清你的睫毛
你隐藏在耳朵后面的小褐斑
(时而放射幽蓝的电光)

请赐予我盲目的心
以星罗棋布的天空,或是

一粒毒药
让一颗流星将我彻底砸翻在地

请赐予——
赐予尘埃以你明白的心吧

2005.3.20

⊙白 昼

一只鸟自电线上飞走

天空
进入我耳朵
蓝色的,嗡嗡的电流

我不由得怀念起你歌声中的休止符
酒楼中带靠背的软椅

那一夜,高挑于飞檐的一颗小星
也曾为你的歌喉如痴如醉
春雪在郊外悄悄融化
火车运空了我的身体

……一座空城

白昼,不允我梦想

2005.3.20—21



⊙月光俳句




星星缩归针尖

缩归辽阔



干枝断裂
松果,把故人的手
塞进你手里



萤火虫
墓碑上的方块字
月光梳头的小轩窗

雪水淌银
八月消瘦
云照看雪山,跟来跟去

夜里,分秒都好
要用心去爱
不要用功读书



桂叶刷风
桂子抱着李贺
“哎呀”一声



月光流进墓穴
挤挤,往里挤挤
蟋蟀递话过来


2005.4.2—3


⊙夜 景

加油站
破碎的蛋壳中流淌着灯光
梦被马达声搅成糊状

拖着哈欠的油枪
胡子拉碴的卡车
一颗星在天上静静奔跑

原野沉寂
寡妇醒来


2005.4.3


⊙寺 庙


念珠啊
喇嘛他捻着,把持着
有一头白鹿要冲出他身体的山谷

鳝鱼很滑,春夜的水田里
青蛙背着青蛙
说些醉话

2005.4.3


⊙眺 望


在一个有轻微沙尘暴的早晨
那些梨树
站在西北某座寺庙的后院中
它们看见对面楼上一扇亮起灯的窗户
看见我在窗前心不在焉地眺望
一张苍白疲倦的脸
但它们看不见从我内心的裂缝中
昨夜已经悄悄溜走
就像在三分钟之前
她从我这儿匆匆离开
铁门“喀哒”一声
有什么坠进了黑暗之中
它们更不知道此刻我有多么惊讶
惊讶于它们的存在
(真的,仿佛第一次看到)
新鲜、纯白——
它们开着的花多得足够用来
为消隐于天空的每一颗星星命名
甚至富裕
而那富裕的我不能浅俗地形容为欢乐的浪花
彻夜从我身体中转移——转移给她
又神秘地转移给在静穆寺庙中有说有笑的它们

几只鸽子盘旋着
降落在那些梨树周围
带来了早晨六点钟和无意义的变化

2005.4.9


⊙黎  明

一颗星落进松林里
我苍白的嘴唇埋进积雪

被风轻轻吹动
褐色的干透的松果
——我曾经有过的言辞
多么地无足轻重,在雪地上

在我们相约的地方
太阳独来独往
对成长和衰败视而不见
太阳
陶醉于燃烧

就像我曾深深地陶醉于你
陶醉于用心血和果实
对这个世界进行言说

天空静静燃烧
我竟无话可说

2005.5.22  改旧作


⊙身 体

    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
    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老子

一个人
到底能承受多少忧伤

我的身体内
炎热和寒冷相互拥挤
我被挤出自己
在白发上寻找晨曦的小路

雪山肃立
河汉无声
所谓陡峭所谓高远
都与我无关

更多时候
我像一条受伤的狗低嚎着
不得不退缩到嘈杂混乱的内心

卑琐、不堪耐烦
是我必须的生活

2005.6.3


⊙雨


绿蒙蒙的草原
被雨水洗净的
石头上
刻着经文
刻着你名字

雨下个不停
催眠的雨声
却使
那些石头渐渐长出
透明的翅膀

它们要飞往远方
抱着你名字
飞往
蓝色湖水下珊瑚的宫殿

这一切曾经与我有关
也被你用心接受
雨,在击石取火
雨是过去的证人

现在,云朵
依然低垂
开败的野花
就像完结的爱情

你不恨我
我也不再想你

闪电剔净骨头
我迟钝的心
归于
单纯的雨水

雨默默下
我默默流淌

草原
默默地绿着

2005年7月10日—11日


⊙月如钩


月如钩
解纽扣

当日搂头
雨后潮湿清新的气息
找见了我们
我俩并肩眺望
猜那窗外的月
是牛郎织女
秘密勾在一起的小拇指

黄金的约定在天上
你是黑皮肤的姑娘
你的血液是夜间成熟的果实
让我又酸又甜

月如钩
是离愁

今夜
芦苇在风中折腰
芦苇沙沙的声音
不是当日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话
黄河的水涨了
却因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接连下过三天大雨
却因那洗绿果树和耳朵的雨水彻夜流淌
流淌至今

月如钩
有想头

水鸟已经睡了
水鸟是可以涉过银河的鞋子
我心里曾默许你一双
——你可否在梦中试穿它们
黄河古渡头
灯火好似桂花油
灯火不见你头发
天越发黑了

月如钩
水东流


2005.7.17



⊙暮 色

即使大地有所补偿
即使土豆要被挖出
不必攥紧拳头
长眠的人
无物惊扰他们

寥廓秋野
落日
一只充满血腥的野兔的眼睛
瞪着
残山剩水间的鹰

在它身上
风暴重获大地的宁静
和我的  一无所有

2005.8.27


⊙焉支山遇雨


秋雨中静卧的石头
可会突然坐立成狼
在焉支山的山顶
仰天长嗥

闪电的缝隙里
单于一扬鞭
五里以内的马蹄
踏灭百里开外的灶火

翻飞的马蹄不粘泥
闪电末梢的胭脂
亦不想染红那一首古歌:
亡我祁连山,使我牛羊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

胭脂,胭脂
要染
就染红一头狼的前胸染红一群狼的前胸
——冒着大雨,让它们
在狰狞的石头中奋力突奔吧

或者
染红松林里那位挖蘑菇的妇女的脸颊
到林间避雨
我得便向她打听
今年蘑菇的长势和市场行情

2005.8.28

⊙在甘州茶楼听《汉宫秋月》


秋月
来和我说说话吧

一只蟋蟀
从古琴的弦上一蹦
蹦出茶楼
在大佛寺的木塔下喊着
在甘州一条小巷道里喊着

秋月
来和我说说话吧

在黑河两岸的野草丛中
在葵花垂着头
细细寻找的露水地里
一只蟋蟀
明明灭灭

秋月
来和我说说话吧

而天空深若坟墓
秋月
被帝王捐弃的团扇
她会听见什么呢

那只餐风饮露的蟋蟀呀
它只让我忽忽悠悠离开了
子夜时分尚未打烊的茶楼
只把我喊进了它的身体

2005.9.3
2006.4.15删
4.25/26


⊙薄暮杂句



白杨说些什么
坟墓里的人知道

秋水
竖立在马的耳朵上

忙前忙后的——
蚊子呀



葵花的花盘
星星的幼稚园



秋风散余财
别忘了呀
一只小老鼠的眼睛

留下几粒玉米几颗麦粒
留下星星,给天空



拖着缰绳吃草的马儿
雨后
我想带着一条浑浊的溪流去找你散散心去



我只是想
和那棵有疤的苹果树
和那几棵距离不远不近的梨树
在田野里站上一会儿

我只是想和它们一起听听薄暮的声音
有人相互打着招呼
有人吆牛有人喊羊
真切又遥远的声音
露水沾湿了我的衣裳

苹果树和梨树
它们都有润泽的叶子
它们由绿转黄的过程中
我不会暗自从我的左耳进去
对我的右耳说:
我,还需要想些别的什么



天气转寒
马蹄变硬

旅人呵
苍山一路瘦了下去



乌鸦
请以明月的形象出现在我诗里吧

2005.9.17—18


⊙一位老人的话


春天里瓜果蔬菜啥也没有下来呵
夏天炎热,啥都会迅速腐烂掉
我也不想死在秋天
秋天的羊肉多么肥美呀
冬天,我心疼得放不下我的孩子们
天寒地冻的,披麻戴孝爬起跪倒可怜的很呐

2005.9.18 中秋

⊙马蹄寺


悬崖醒来
在鸽子的嘀咕声中
山谷的刺莓果已经红似太阳之血

白杨经霜而黄
那风中翻飞的金箔
似乎正适合抄写经文

我曾在哪尊古佛前燃灯
又曾在哪座石窟中
听老鼠半夜里偷喝灯油

灯摇红莲花
月见祁连雪
我确曾听到过怕冷的清溪急匆匆奔向山外的脚步吗

月落日出
十月的一个清晨
我看见的却是通往崖顶的险径上
一袭灰袍拾级而上

—— 一个僧人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飘渺的白云

2005.1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