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3年作品 (阅读4320次)



⊙冻 土

冻土之下
有一块釉片
吸引一只摸索水罐的手

何其遥远呵,水星
火星只是活人眼中红色的麦种
我的嘴巴里填满了黑暗和空虚
我不会说,再也不会说出冻土
是甜的或是苦的

冻土之上
你们东西南北
你们悲欢离合
月亮是一张白纸
轻轻盖在我的  脸上

2003.1.12


⊙思念之树

树根穿行于岩石和土壤之间
好像我对她怀着深深的思念——

岩石梦见云彩
那是紫色的雨衣走在远方的雨中

树液凝成琥珀
因为寂寞的项链需要一个金黄的坠子

如果鸟儿是树的语言
我的情话就会被衔到一个清晨的耳朵里

但沉默的日子没有翅膀
就像我的树冠上徒有日月星辰的宝石

扭曲了,被扭曲了——不是风
而是痛苦的时间扭曲了我的身体

我迷乱的树影
一只在风中动荡的黑色小舟

——像载过范蠡和西施的那只
当落叶纷纷,秋天挥霍光我的热血和青春之时

它挣脱牵挂消失于茫茫黑夜
正如我平静地站着进入腐朽

2003.1.18

⊙献给上帝

干裂的非洲
黑人的血是红的
他们的供品也是

——是太阳的石榴果
是被夜晚咂干的乳房
是上帝透过一个黑人孩子的眼睛
巴望的  爱和苦难的乳房

上帝无处不在
在刚刚破晓的亚洲
我把一碗清水端在胸前
请润润喉咙吧,我的上帝

——您混迹于那些从外省到新疆摘棉花的妇女当中
我分不清您是绿头巾还是花头巾
是我表亲的妹妹还是同胞的姐姐
她们皴裂的手动作飞快
顾不上思念家乡和亲人
就像顾不上喝水、说话

上帝,上帝
晨光溢洒在非洲的干草上,但晨光不是牛乳
晨光是一丛野玫瑰弥散的香气,在新疆的田野上
香气四处弥散,就像一个谎言并不能满足您的饥肠
但它使摘棉花的姐妹停下手中的活计,有一阵失神
但它使您在苦难中得到安慰劳动中得到短暂的喘息

——现在,上帝呵
请以人子的名义
接过我捧到您面前的这一碗清水吧

2003.1.19


⊙数一数

  太阳落下:
  我来了
      ——[法] 伊凡·哥尔

她用银河水洗过的头发有一股清香
她没戴耳环的耳垂上有着小小的针眼
也许,也许世界上最小最美的诡计就隐藏其中

——坐我对面的夜呵
我无端爱上的一位姑娘
她拥有楼兰古国的神秘与沉静

数数,数一数她黑色衣裳上的纽扣
金、木、水、火、土
从第一颗星数起,数到第五
再从第五数到第一……

当我终于数出了声
就像鼓足勇气说出“我爱你”
滑落她脚边的黑色
纱爱着烟
轻  是否真的爱着更轻呢

2003.1.25


⊙你迎面碰见的大自然

幽灵吹骨笛
青苔坐朽木

——穿过百代的深林
她浑身月光出现在你面前
以为遇见了青衣素食的君子
含笑对你
深施一礼

她衣褶里的松香
像个贪玩的小厮
乘机溜出很远

而她,美丽的大自然
是一位不会嗔怪的主人

2003.1.31

⊙打 铁

在犁铧与刀剑之间
让一丛牛蒡梦见耕牛
和紧随其后的春雨

在生和死之间
让牛的大滴的眼泪
把一粒铁器时代的种子泡胀

布谷叫,打镰刀
栽扫帚,锻铁箍

坐在门槛上的雪花
才是你今生来世的女儿呀
不能亲热,只能远望

2003.2.5

⊙紧抱一枚松果

一只松鼠抱着自己的命
蹲坐在积雪的松枝上

耳朵比松针还尖
它突然窜向高枝
莫非听见了若隐若现的人语

惊魂未定
雪粉簌簌落下

眨动着黑眼睛
就像个奇迹
它依然怀抱着一枚褐色果实

此刻,它在专心享受生命
如果不可避免
磕到了三两粒发霉的籽实
当然,生活也将教会它“呸”“呸”“呸”

2003.2.6


⊙雨夜惊魂


雨水流进墓穴
鬼魂逃离家园
抢出的几块白骨
像揣在怀里的银子

而干燥的闪电像分岔的小路
让它犹豫
而闪电的灌木丛
像一个蒙面人突然逼近

怕被再劫
慌不择路的鬼
追随一条涨潮的溪流
急匆匆的脚步
投向远方的灯火

2003.2.14
2.16.删改
2.22.定稿


⊙凉州野调

三九四九
冻掉嘴唇

男人们袖着手
在雪地里跺脚

乌鸦就像黑棉鞋
就像唐朝的乌鸦
乌鸦就像黑皮靴
就像西夏的乌鸦

狐狸钻进红柳丛
野火遇见了野火

2003.2.16

⊙草正变黄

草根苦
秋风起

半夜磨刀子
白霜落满地

紫铜的刀鞘镶着银
(阿妈的头发是银子)
黑暗的心窝藏着金
(阿姐的头发是金子)

草正变黄
我已长大

2003.2.22


⊙像一根刺

在下雨的夜里
一根刺的固执和忧伤
恰似指南针红色的针尖

一片油绿的磁场可是南方的茶园?
一片银白的磁场可是栀子花的芬芳?

像一个处在变声期的男生的嗓音
一根刺更加尖锐
朝着爱情的方向

在一根刺成长的过程中
我被思念凝结的血液
一枚枚红色枸杞
暗自怀想着南方的柑橘
太阳的第二种颜色

噢,就让我在希望中陷入绝望
就让一根刺深深扎进生活的肉里
直到它叫出声来
直到它叫出声来
彻夜不停的雨也无法淹没

2003.2.23


⊙墓志铭


我躺在黑暗里
我的口袋里有两张过期的电影票
就像陈年的叶子散发出腐烂的气味
而长在我坟头的荆棘
春天时会生出几片嫩绿的叶子
仿佛生前我曾写过一些自我陶醉的诗篇
(我曾经渴望朗诵给谁听?)

一只山羊
当它仰着脸
尽情采食我的绿色时
过路的人呵,你发现今天的太阳
那红在它胯下的鼓胀的乳房了吗

2003.2.23

⊙西凉月光小曲


月光如我
到你床沿

月光怀玉
碰见你手腕

月光拾起木梳
半截在你手里

另外半截
插在风前

一把锈蚀的刀
插在焉支以南

大雪铺路
向西有牛羊的尸骨

借光回家
取蜜去盐在你舌尖

2003.3.23


⊙残缺的诗篇


磨损星星
一张干羊皮上的字

我要做一个目不识丁的人
一个直截了当的诚实的人
——我的大雁
就是凭信
飞吧,从今天的肩头起飞
径直去告诉那位西域的姑娘——

我要以声声雁鸣换取她的白胡椒
我要用托举生命航程的冷热气流
换取她两粒红胡椒

我的大雁
请告诉她,那位从未想过怀孕的姑娘——
我目不识丁
我是一个诚实的人
我是一个热爱肉体超过热爱灵魂的俗人
我,
正在绝望地爱着

2003.4.27



⊙片断:一个清朝的午后


江南的烟雨里
小白菜翠袖薄衫

美女出贫家
茅屋和碧玉
碧螺春宜用粗瓷大碗



喝茶的善于清谈
只是不披头散发
在茶楼里的人发辫油光或者干巴巴
比魏晋时的士人显得拘谨



官道上
马蹄和银子



槐树正绿
知了正欢

谁能把大清的山川风物
装进一个精巧的鼻烟壶中

北方古城。一座朱门半掩的宅院里
送茶的丫鬟抬高脚步
把一株海棠的轻
移进书房的梦中

那海棠之红
痨病的颜色

2003.5.18


⊙夜 雨

   ——纪念1997 年3月8日去世的祖母

荆棘是冰凉的
头戴紫荆冠的亡魂
带来野径上的黑云
和隔年的蘑菇

三十七口井的村庄
一座白杨树环绕的庭院里
西红柿和茄子在暗中
竞相生长

堂屋的灯光
夜里深坐的亲人们
还在说着远行的人吗

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
那怯生生的亡魂
悄悄推开院门的手
突然被一道闪电
镀上耀眼的白银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回到人间的
只是一场情义
润物细无声的雨水
汇合那倾泻的灯光
慢慢地流吧

从不同的方向流进
这庭院里熟悉的菜地

2003.6.14


⊙群 星

在它们中间不会出现
我熟悉的某个人的雪
和身上的气息

田野上的白杨
寂寞变成爱的化身
需要光速和风速
一对孪生姊妹倾心照顾吗

放弃沉思
随头顶
一颗离开集体的流星
趋向更加庞大的空虚和落寞当中

那里,事物未知的幽暗中
一只可能的拴马桩
霜和白银的
静静闪耀

终归,我能换乘上识途的马儿
我能在群星之外找见她

2003.6.22


⊙痛 苦

我的土地穿着一只犁铧的鞋子
我的三月是少年在上学的路上踢着土块和石子
我的快乐是无知的迎春花,我的青春是浪费和盲目
我的才艺是折磨我内心的田鼠
它一点点吃掉我的欲望——那些被热血煮熟的麦种
哦,我的收获只是懊悔的燕麦

——闭着细小眼睛的干瘪的燕麦
但愿痛苦的婴儿已经夭折
但愿我还是尚未出生的父亲

2003.6.22


⊙归 宿
  
    马首向何处,夕阳万千峰。
         ——[唐] 权德舆


星月是光芒的巢穴
尘土是鸟翅的归宿

三两朵散淡的云
构成的晚景
是我的,高低都是我的

投射在
大地上的云影
你可以当作盛水的兽皮囊
——是我留下的

里面有一口
或许仅剩一滴水了
但对于路过的死神
这就够了

2003.6.28

⊙疲 倦


  ——和人邻

闪电厌弃雷声
矿脉遁入岩石

火种
禁闭在
蛇的口中

任何言语
都是多余的

暮色四合
一株干枯的树
瞬间处于
旷野的中心

没有爱
激情与绿色
早已风流云散

2003.7.5



⊙古渡落日
1

篝火如鞋,柳丝提着鱼儿
篝火如歌,唱着去会情人
篝火如我,腮边涂满胭脂
篝火如灭,灭了生死你我

咦,灭了,长歌短棹漫说

2

两只乌鸦
在树上观潮

黄河瑟瑟的波浪
是天堂和地狱之间的桌布

夕阳的铜盘空空如也
那亮铮铮的空盘子
乌鸦亲密的背影
恰似两枚落到人间的
爱的水果
充满变数


3

巴颜喀拉的雪
雪山女神的银梳子
只梳过黑夜的头发

从青海来的羊皮筏子
只运载
香日德的羊毛德令哈的盐

今夜的古渡
只亮我的灯
只想我的人

羊毛湿了
啊羊毛和胡须一同湿了之前
我要投放
一颗落日七粒井盐
我要减轻些筏子的重量
把对你的念想
托付给逆流而上的黄河鲤鱼

它们要游回源头
回到女神的祭坛
它们各个因此都快要瘦成一根刺了

4

渡口的芦苇
请记住那泅渡到尽头的人最后回望的
眼神
请藏好落日最后一滴哀怨的蜜

芦花飞白,芦花如孝
顺风又顺水的芦苇
戛然惊起于苍茫中白鸟
恍惚寡妇的新月
恍惚麻鞋踏上一条青石大道


5

我突然想到一面驼皮鼓了
被腥涩的河风潮湿,鼓声滞重难起
即使擂鼓的壮士手腕酸了头发变成白色的浪花
即使边塞的黄沙如亡魂暗中等待着进军的密令
一面驼皮鼓……总之,如果我们捕捉到了什么
——那只是它声音的泡沫,那只是蟋蟀的叫声

随太阳西沉的驼皮鼓
是浴血的驼皮鼓

古渡口
一根水泥电线杆
替代了霍去病立马横槊的形象
替我遥遥目送——

啊驼皮鼓

2003.7.12—14_


⊙西凉短歌

1
牛羊归栏不数头
暮雪随后

瞎子埋玉山沟
翠袖提灯上楼

灯花三结,河西小憩
铁马入梦,天下大愁

2

蓝马鸡溜过冰雪地
榆树瘦倒的影子
观音土扶起

3

黄羊血,葡萄酒
红柳吐火

为邪所侵
水碗立箸以测鬼
桃柳为符
遂钉恶鬼于乱石间

4

大清早
男人上房扫雪
女人入厨烫猪头
除夕将至

午时刚过
灶王爷不请自来
捉襟见肘
见自家白菜冻成冰

冰糖和烧酒
多多益善

5

大年初一
牛头系红马首挂绿
出行垅上

为春神设座
搁白色石头于田埂之上
祈求六畜兴旺五谷丰登
牛马的蹄窝里
撒胡麻黄豆及五色小麦

6

柳条儿青青
野艾长成

柳条儿摇摇
狸猫在叫

柳条儿飐飐
纳鞋穿帮

柳条儿软软
思念绵绵

柳条儿柔柔
爱是难受

柳条儿褪骨
野人吹笛

柳条儿带露
泪水如玉

柳条儿似鞭
秋风呜咽

柳条儿如铁
情不该绝

7

三星高照
照见兔子的嘴巴

一个腭裂的人
兴许出家
兴许回家

苜蓿开花
瞧,处处像她

8

茴香焙盐,祛除腹胀
萝卜蘸糖,美好姻缘

9

鸱枭如刀
风如割
割一缕韭菜惹出祸

韭叶宽的路咋走哩
韭叶细的腰没揽过

我的幸福
只比这韭菜中的水分多出一点
我的脸色却比春天的绿

10

胡麻吹筚篥
汉人坐胡床

一个瘦男子
他指着落日的手指
像失血的胡萝卜
渐渐变黑,风干

2003.8.2—3
      8.9


⊙生羊皮之歌


白云自白
白如阏氏

老鸹自噪
噪裂山谷

雪水北去
大雁南渡

秋风过膝
黄草齐眉

离离匈奴
如歌如诉

拜月祭日
射猎狐兔

拔刃一尺
其心可诛

长城逶迤
大好苜蓿

青稞炒熟
生剥羊皮

披而为衣
睡则当铺

羊皮作书
汉人如字

2003.8.30  



⊙大麦黄了


大麦地里的黄骠马
埋头向前
不时摇晃着尾巴

偶尔抬头
是在凝望祁连山顶的雪
那匈奴人的月光与残梦吗

眼里深深的忧伤
背上薄薄的秋霜
或许是这个黎明可以忽略的部分

大麦黄了
混进大麦地里的阳光
毕竟是比燕麦和回忆更耐咀嚼的草料

——请听阳光的鼓励
——请继续埋头深入

2003.8.30



⊙在俄博


八月九月
梳羊毛打酥油的是吐蕃特人
贩卖羊皮和石头眼镜的是三个穆斯林

在肮脏小镇的十字路口
一个匆匆的过客是我
另一个,是折身飞往草海深处的蜜蜂

山峦起伏的草海
寂静多么辽阔呀
那蜜蜂嗡嗡的声音
为她,一位到青海边陲放蜂的南方少女
抽走了一根金羊毛——从空气中
并非从我身体里

而我
却不能带走俄博的一丝儿风

——那夹杂着方言和神示的风
瞬间把我吹远
吹回狭窄的生活

2003.8.31


⊙山丹的天空下

睡红了的日本南瓜
不会梦见吞毡咽雪的苏武
在田野里待价而沽的菊花
亦不是匈奴的阏氏

可以了
你们可以收获干净

需要休眠的土地
是一辆加重自行车
支在田间

2003.8.31


⊙她们从森林中走来

她们采挖过的地方
些许从蘑菇的根上抖落的
褐色颗粒
潮湿而土腥

她们抛弃的
更大的阴影
是一只聒噪的老鸹

老鸹如马
屠耆靠在焉支松下

清晨,那些往山下走的妇女
她们提着或背着的布袋里
有些经年的月光
有些昨夜的雨点

还有些
是山脚下的炊烟知道的
为她们换几枚银顶针的
幽灵的


带着露水和雾气

2003.9.6

注:屠耆,《史记·匈奴列传第五十》曰:“匈奴为贤曰‘屠耆’,故常以太子为左屠耆王。”



⊙秋日私语

背着弓走在衰草连天的草原上
我长久地沉默着

一群噗噜噜飞过的野鸽子
它们的眼睛,我相信是远远的
三两座灵塔中的舍利
我相信怀孕的野兔会突然把直线跑成折线
在我尚未抽弓之际早已窜到云朵后面

天黑下来以后
我会把因秋霜而受潮的微微弯曲的箭杆
在篝火边细心烤直
我还相信
黑夜会在附近的灌木丛中注视我
像一个过于肥胖的野兽
微微喘着粗气

2003.9.7

⊙你知道


   我骑着螺钿般光洁的小牝马
   没有镫也不用缰绳
   那晚上我跑过了
   世界上最好的路程
           ——洛尔伽    

你知道如何将我的忧伤从霜变成盐
从盐变成光明之珊瑚,储藏进你湖中

叫声喑哑的鸥鸟寻找着栖息的岛屿
你坚实的乳房承受着欲望之手的抚爱

你知道我轻声呼唤着你小名和幸福的
嘴唇为何总是痛苦之杯的形状

我的血液是我分给你的红色金子
你知道你承接的还有神秘的黑暗吗

以此种方式忘却伤害的人,你知道
世界是他的老情人,他们将重归于好

明天
他们将继续恋爱,继续吵架,继续受伤

而此刻,你的眼睛是火焰之网中徒劳逃窜的
受惊的鱼儿,手臂如同波浪
把你温柔的手掌
薄荷的叶子冲向我腰间

在如此迷醉的薄荷的清香中,亲爱的
你知道,我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的手指如同一个光裸的婴儿
正沿着你柔软腹部那条褐色的生育线
去到从前一个红光临盆的黎明

哦,就让我再次诞生
再次回到你和世界的身边  

2003.11.9



⊙我 想

像一条小河
轻声低语着
在灌木丛中
走尽曲折美好的路程
我想整夜整夜
和你说着话儿

轻声地
不想惊动什么
哪怕是一只七星瓢虫
愿它贪玩
愿它将时间彻底遗忘在一片叶子背面

灌木丛中的小河
我的嘴唇
是湿润的
我言语滔滔
我对你欲言又止的话语
三五条好奇的小鱼
歪着脑袋
在一块青石后面不知进退

最好什么也不说
整夜整夜我只想和你呆在一起
让灌木丛
在风的面前
护住一条因欢乐而疲倦的小河

温柔的梦乡中
两只被寂静惊动的鸟儿
飞向了月亮

2003.12.5

⊙给 你


静谧的森林里
鱼儿在冰封的湖里睡觉

给你一场大雪
在乌鸦飞离的怪松下
你将碰到一头快要冻毙的幼鹿

幼鹿幼鹿
梅花遮体
抱起大地
如肌如肤

给你瘦小的身子以母亲的力量
给你加速流动的血液
遥远的归路

给你一根红头绳
把黑夜的头发统统归拢在脑后

你在雪地里艰难移动
给你一座破旧的木屋
直到第二天的早晨
直到这时
大雪仍然不停

我用陈年的松木
已经给你把火烧旺

永远都是新的

你解开袍襟
递交到我手里的那头幼鹿
它刚睁开的眼睛也是新的

2003.12.6


⊙来 临

明月照临
我内心的黑暗依旧
仿佛积雪难以渗透的煤炭
保持着岩石清醒与痛苦的棱角

我曾经熟悉的
你幽兰的气息
和我耳鬓厮磨的明月
难道没有带回来一点

2003.12.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