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2年作品 (阅读4084次)



⊙延  河

我想描述昨天
描述一个黄昏爽朗的笑声
描述挽起裤管洗衣裳的
一群青年当中
那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子
弯腰拧干一件褪色军装的姿势
以及鲜嫩的藕
她那被细浪涌吻着的小腿

陕北慢慢黑下来的天空
我的表达是含糊的
我不知道她眼望的方向
一颗星
何时把一盏麻油灯
端进了杨家岭的窑洞

洞顶一棵树
让我想到
伸出手测试风向的人
他脚边该有
一只面朝东方的羊儿

黑羊白羊
呼尔嗨吆
东方——又一个红
不容我继续描述
黎明
像一个裹着绑腿的战士
沿着延河跑来——

敬礼!
向着今日的宝塔

2002.1.16


⊙南泥湾


这是一架望远镜里的粮仓
谁能用丛生的荆棘编织新的草鞋?

这是一支火把发现
野山桃和水芹菜的地方
八千光脊梁的汉子
用镢头和岩石对话
汗水兑换成铜
响当当的铜呵
为黑暗里的人们
兑换朝霞

蹄子下迸溅出火星
一匹飞奔在崎岖山道上的战马
将什么样的捷报
从前线传达

月出南泥湾
一架纺线车吱呀呀地转
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转到今天

清凉的月光
冷却
仍在发烫的镢头吧

退耕地带
让一只怀孕的母豹
在上山的途中从容回望

南泥湾
犹如一只摆放在
历史和现实中间的盛满灯火的花篮


2002.1.16  深夜


⊙过安塞,听唱《赶牲灵》随想


山沟沟是个伤口
信天游淌出血

崖畔畔有棵歪枣树
黑辫子缠细妹妹的腰

马褡子驮盐走三边
我呀,走在路上

你晒你的红枣
我喊我的歌

你的枣子里有个核
我的怀里揣把火

日头没了
天黑了

你窑洞前的碾子
霜落上

哎呀呀
你若真是我的妹子

走头头的骡子
你告诉它一个歇脚的地方

2002.1.17



⊙在陕北,想起半个多世纪前的一场大雪

阿房宫像是三千册焚烧的书籍刚被沉埋
大雪填住刘邦的嘴
大风吹僵射雕的手

呵开冻凝的笔尖
那位在窑洞里沉吟的诗人
就着麻油灯的光亮
狂抄万里雪飘

大雪飘 大雪飘飘
大雪在我想起时已经停了
日夜不停的是那些运载石油的罐装卡车
正在通过延安的高速公路
把沉睡了亿万年的地火运进我的诗行

2002.1.18


⊙安塞剪纸

剪一只公鸡要打鸣
剪一头毛驴去驮水

铁丝箍牢的木桶桶
晃出几颗星星泪蛋蛋

哎呀,泪蛋蛋洒进了
十里黄土(那个)沙蒿林

左剪剪,右剪剪
剪罢风雨剪阳光

一串辣椒挂风中
三孔窑洞红彤彤

窑洞前面的苹果树
后山坳里的糜子地

剪一对锄头锄把长
对襟褂儿嘛等你穿

等你穿等你穿
喜鹊叫得她红了脖子红了脸

2002.1.18



⊙边缘地带


     可怜无定河边骨
     犹是春闺梦里人

            ——(唐)陈陶



无定河边毛头柳
毛头小伙子的脑袋
让寒风割掉了

冷呵
磷火也不见的冬天
蹲在电线杆顶端的那只老鹰
像是镔铁的头盔
久久等待着
一位武士的出现



无定河的水
在野鸽子睁开的眼睛里醒来

送我一粒小米
赠他一粒沙金

无定河呵
谁负责掏出淤积在你身体里的
黑暗的泥沙
在这个平静的早晨
谁想到用它修补灵魂的每一道裂缝



覆盖着厚冰的无定河
梦中追食蜥蜴追至烈日脚下的单于
被反咬了手指

毛乌素沙漠边缘
只有一匹胡马拉着小车
只有躺在车上不想心思的一个汉人
嘴角叼根草眼睛望着天

天下大好河山无需指点

2002.1.19



⊙绥德一首


横在扶苏脖子上的水
压在蒙恬胸口的土

水渗进土里
好像他俩又凑在了一起

知心话
就是青青的冬小麦呀

2002.1.27



⊙等待一个人送来树苗


树坑已经挖好
在我心上

绕过天狼星的山峰
一个送树苗的人
就要来临

树坑
就要喊出一个比春风更轻的名字

紧随我左右的黑暗
有着按捺不住的兴奋——
就要弯下腰去帮我扶直树苗
就要
把那个送树苗的人
栽种到我的生命当中


2002.2.23


⊙忘  记

  谁来为我们计算我们决定忘记得付出的代价?
                  ——塞菲里斯:《大海向西》

有一粒盐,不再去想和一条鱼结伴游走的海洋
有一滴露水、一声鸟鸣、一缕阳光
真的可以淡忘与一个人或者一个世界相关的一切了
是的,一颗星正在教我忘记
教我如何独自摆脱全部的黑暗

但所有“一”让我忘记的并不都等于零
瞧,我描画的一棵洋葱
它能够说出你栽种在地球以外的水仙的品性

2002.3.30
      4.5 删改

⊙西  安


秋风中的渭水
鱼的灯
大雁提进了未央宫

卸妆的宫女
从头上摘下的珠翠
是开始叫了的蟋蟀

汉代的三更叫到唐朝的五更
再叫
一辆红色的出租车缓缓驶进
长安城

梦中的人
请打开宫门
迎接从车里钻出的戴着日冕的黎明


2002.3.30

      
⊙破  冰


眉毛挂霜的清晨
一把斧头凭借我体内的热血
大声呼喊那在河流中沉睡的人

醒醒,和积雪的山林
新鲜甜美的太阳
和一匹马垂首啃食的田野一道醒来吧

斧头下迸飞的冰渣
剁冰取火
我只要一尾鱼儿
从我剁开的冰窟窿里
高高蹦起

——当一尾黄河鲤鱼
替那沉睡的人出门探望
我,就是新生活的第一个客人

2002.4.7

⊙谣曲:夜雨


村庄的灯  灭了
一块糖刚好被黑暗含化

眼泪和泥
苦艾遇见了死鬼

你摸到了葵花
雨水结籽

哎呀结籽
半夜情长一宿雨短

2002.5.21


⊙铁匠铺之歌

一个铁匠和铁睡
一朵桃花破伤风

天空
那被烧坏了的皮革围裙上
无数寒冷的星星
记起铿锵锤音下飞溅的火花

死灰开始复燃
炉膛的火光
铁砧
像是沉溺于自身黑暗的独角兽
在铺子中央睁开惺忪的睡眼——

风箱、火钳、堆放墙角的烟煤
和锈亲热的锄头、链条、挂钩、铲子
一切都已醒来

山峦、河流、炊烟
乡村积雪的屋顶、纵横的阡陌
被寒风捋光了叶子的白杨、黄杨、水曲柳
乌鸦和喜鹊、悲哀与喜悦、善和恶
铁匠铺醒了。远近周围的一切统统醒了

当太阳
那块淬火的马蹄铁
自时间幽暗的水里被捞起的那一刻

是的,在醒了的道路上
有一队迎娶桃花的人马
正踏霜赶往春天

2002.6.6
      11.17改



⊙给秋月的四支短歌




我对世界的好感
来自月光的灰烬中
一只东走西顾的
幼兔

霜的歌喉
和死人并肩默立的岩石

我的视线
宛如光的枝条  绿了



说出屋檐
一只鸟飞向青山
说出溪流中的鱼
一棵行走的丁香
脚底一滑
腰突然扭伤


你若说出“爱”
月光就像飞速打开的绷带
而世界则像一个病人
被幸福缠绕



磷火
婴儿盲目急切的嘴唇
寻找着乳房

月亮尚未移出乌云
她光芒的乳汁
早溢洒在
荒野的
脸上



松树没有微风
流水没有歌声
萤火虫没有灯
我没有自身

咿呀
黄昏不见白唇鹿
山冈上不见秋月

我要睡觉
白茅铺地
有鹿入梦
白茅纯束

秋月好身子
让我拾到玉

2002.6.8—9

⊙黄昏谣


小布谷,小布谷
水银泻进了麦地

和村庄隔河相望的坟墓
炊烟温暖而河水忧伤
离过去很近离我不远
黄昏,黄昏是
被白天砍掉了旁枝的
白杨
头戴一颗明星
站在乡间的土路上

水银泻进了麦地
小布谷,小布谷
收起你的声音
        最后的红布

请死去的人用磷点灯
让活着的
用血熬油

2002.6.23



⊙写于清真寺旁的诗篇



石头缝里的青沙葱
羊儿嘴边的雪水

洗净我的灵魂
还有指甲缝里的泥垢

放羊放老了腿
我是新疆的回回

我要雪水
我要三丈三尺白布把我裹紧

时间到了
我要死亡像亲娘一样把我抛弃

像一个裹在襁褓里的婴儿
被放到天堂的门槛上



一粒枸杞
换你星星

你的夜晚
一张搭来的烂羊皮
卷在我自行车的后座上
我已经上路

春风对我笑笑
迎面的春风呵
豁嘴的小贩
看见——

宁夏广大
沙葱开花



摸黑念经
宰羊椎牛

天空之下
清真寺里

太阳摆开圆桌
霜雪领受圣餐

头戴小白帽的乡亲
使用红筷子的回回

俩依俩罕,印安拉呼。你们多么高兴
看你们如此高兴,我又为何高兴
俩依俩罕,印安拉呼。



深夜念经的回回
一顶跪着的白帽子
就像是一片安眠药
在黑暗里缓缓溶解

如果九万九千顶白帽子
跪在大地上齐声诵经
九万九千片安眠药
能使世界安然入睡吗

现在是星期六子夜零点刚过
我那还没有一点睡意的儿子
遥控一辆电动坦克车
像以色列人长驱直入巴勒斯坦
正从我书房里杀出
杀进客厅去了

在他兴奋的呼喊声中
我透过窗户
突然瞅见清真寺圆顶上金属的月牙
那个离句号很远的半括号

2002.9.7

注:俩依俩罕,印安拉呼:清真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


⊙幽燕歌(之一)


幽州如井,比天空更深
燕山似玉,比阏氏还白

一个匈奴窥视
大雪冻裂马蹄

幽州埋下石槽:饮恨
燕山扭伤狼腰:痛心

大雪落
飞骑无蹄

谁与一个匈奴
青丝白发并辔幽燕

2002.11.10



⊙幽燕歌(之二)



燕山堆柴
渔阳煮马

月亮离营地多远
我离火光和铁盔盛酒的战士多远

仿佛一口未出鞘的刀

被自己的影子倒提着
在雪地巡逻

端坐在寒冷的尾巴上
愿有一匹白狼逼视着我
像个真正的敌人

2002.11.10
      11.16 改



⊙自1997年冬

你的孤独养鱼儿
渤海辽阔
我的倾诉是渔火
星光微弱

你的台风睡不醒
你的婴儿正长大
你的手表搁礁石
你的海鸥栖何处

打捞你的涛声
我是夜半出海的渔夫
西边掉落一颗星
你的牡蛎在深水

清早拉起的网里
一只私奔太阳的青色小蟹
她仅只带来一点儿关于你的
也许是海的……骚动

我,已经知足

2002.11.17 深夜


⊙杨玉环

白绫子,一丈一
月亮点起白蜡烛

梨花一枝……春带雨
雨是一群活蹦乱跳的儿女

2002.11.24



⊙献  诗

想你耳垂
银子很凉

送你头巾
大雁在天

我居甘南
挨着四川

夜里生长的蘑菇
摸索星辰的手指

其实你还太远
远在黑暗边缘

像白色灯盏
像你自己的身子

你守白知黑,
我像黑脸的扎西背着自己的骨头朝圣

我的白度母
我的绿度母

——我正赶在一场风雪前头
给你背去过冬的烧柴

2002.12.1


⊙诞   生

草尖上的两只鸟儿
在它们的谈话中
偶一闪现的
是难产母羊痛楚的眼睛

马灯凑近,猎户前来
羊水破了,小星离开

破了呀,羊水
流动的光芒涌向有一棵向日葵的山冈

2002.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3月